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银杏叶子黄了(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在我们宿舍楼下的一个小院子里,长着一棵脖子般粗的银杏树,这两天它的叶子黄灿灿的,很是美丽。我每次路过,都会瞥一瞥。或许是路过的次数多了,或许是路过的匆忙,我只关注它的美,却并没有在心中激起波澜。但今天不同,正好是重阳节,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这棵银杏是李伯伯栽下种子后成长起来的,快有18个年头了。据说,当初李伯伯和老王打了一个赌,是什么赌,我不知道,反正李伯伯从外面邮购回来一小袋子银杏种子,却只成活了这一棵。邻里每每说到这棵树的时候,就会谈起打赌的故事来。我对它情有独钟,也许受外界的影响。过去,银杏树在箕城近乎无。现在,在东大街和东升西街的街道两边,栽着长长的两排银杏,寻常时也许人们并不关注,但在深秋时,那金灿灿的叶子缀满枝头,就如同金币,风儿一吹,就宛若唱着丰收的歌,十分夺人眼球,不禁令人止步而观赏,很是惬意。还有,就是在太行寻梦园里。去年寒冷之际,园中购买栽下了数百株比脖子还粗的银杏,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栽树时,于每一株枝上,都挂上了或黄色的、或枫叶色的塑制叶儿。远远望去,金光灿烂,粉红娇艳,令人缱绻走远的秋天。虽如此,却遭来众多非议,真是有钱没处扔。当问及种树人时,说是每一株树,栽下来就达万余元。难怪乎李伯伯的儿子笑着说,他院中的这一棵银杏,至少可以卖到三千元吧。但我希望,这是笑谈。

我对它情之所钟,还在于,每次看到它,就会想起李伯伯这位老人。从乡下迁入县城的第二年,我们唯一的一家人就居住在这所机关的大院子里。那时,还没有宿舍楼,只有一排砖瓦房,有食堂,房前是一大块耕地。记得最深的是,每次碰见上食堂的李伯伯,他总要逗我,问我吃什么来,还是山药蛋煮圪塔吗?他还给起了个风趣的名字,叫“猴儿打伞“,这是他见我时常挂在嘴边的话。那年,我才12岁。

李伯伯和我父亲私交笃厚,关系一直很好。即便是退休而少见面,也是常常互相牵挂、念叨。待我住上宿舍楼后,每次父亲来转一转时,总要去找李伯伯坐一坐才离去。父亲浑身都是战争年代留下来的军人秉性,他多次奔跑于县政府和机关间,才好不容易分到了两间空宿舍。我婚后要求来居住,他却说那是政府对残疾老军人的恩泽,我无权享用。当李伯伯的女儿前来问居时,他竟二话不说就欣然同意了。李伯伯的女儿,一住就是七年。其间,李伯伯的女儿想出房租,父亲却分文未取。由此可见,两位老人是多么情深意重!还记得,父亲住医院做手术时,只因离岗甚早,机关里的人也时有轮换,因而没有人来探望。李伯伯不顾年老体衰,只身来看视,二老总是有谈不完的话题。在李伯伯生病期间,苍老的父亲出不了家门,但总要托我捎话。在李伯伯乘鹤西去时,父亲说他多想去送一送,嘱咐我一定要出车送别。

如今,这一切似乎都成往事,但父亲还是时常在我面前提起李伯伯来。也许是受此影响,我和李伯伯的儿子,邻里一直很和睦。只因我“好一口”,我们经常在小院子里,一起玩耍、喝酒,谈天说地,甚是和谐。旁边的那棵银杏,不仅见证了上辈人的情谊,同样,也在见证着我们一代人的情谊,但愿它还能见证我们下辈人的情谊!

昆明哪些医院治癫痫奥卡西平能治好癫痫疾病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