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克孜尔千佛洞的声声叹息(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在南疆,要去库车旅游,当地人会告诉你,要看佛洞,就看克孜尔千佛洞。据说,克孜尔千佛洞是新疆乃至全国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石窟群,它和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并称,是全国四大石窟之一。仅此一说,就足以吸引我们的朝圣膜拜之心。

我们一行六人去库车旅游的那一天,除了去克孜利亚神秘大峡谷,就是去了克孜尔千佛洞。到克孜尔千佛洞浏览一番,一颗瞻仰文化瑰宝的敬畏之心,化作了声声叹息!

刚到克孜尔千佛洞,站在山下,仰望悬凿在半山峭壁上的石窟佛洞,一个个紧密相连,不知其数(回来后看一本书,说是现存有编号的共有236个石窟),蔚为大观。如此多的石窟群,悬于峭壁,人在山下,仰望之,不由不生肃穆敬仰之心,顿觉自己肉身凡胎之渺小!此乃一叹也。

爬上峭壁,一边随导游走进一些石窟,观看窟内景象,一边又心生三叹!

一惊叹先人凿作之神力,如此峭壁,于其上悬空凿作洞窟,在主要靠人力劳作的年代,其施工之艰难,可想而知。当年工匠,如何攀上攀下?如何将凿下的石块和石屑转移?当年劳作景象,实难凭想象模拟得之,其神秘难测,似可与云贵高原神秘大山中的“悬棺”相提并论。

二惊叹且又佩服当年圣僧修炼之毅力。石窟群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即为僧侣居住和坐禅的毗诃罗窟,另一部分是供僧徒拜佛和讲经说法用的支提窟。进到石窟内,一览无余,窟深大都不足五米,左右仅容六七人并肩而立,空间极其狭小。毗诃罗窟内,粗糙的石床,光秃的石壁,石壁上间或还依稀看到当年灯烛燃烧熏黑的痕迹。就想,在这样的石窟中居住,夏天还好一些,冬天一定是奇冷难耐。如此艰苦的生存环境下,那些僧侣们,一天天,坐禅念经,修性养志,能不“饿其体肤,苦其心志”乎?白天还好过一些,每到夜晚,大漠狂风,如虎啸鬼唳;石窟凄冷,刺袭脊髓;残灯冷烛,昏昧飘摇;其孤独寂寞,定然如幽灵一般,啮噬心灵!如此环境之下,定然彻夜难眠。他们又是如何熬过一个个凄苦漫长的夜晚?只靠捻珠诵经,倘若没有异乎寻常的沉思定力,没有一颗超越人间一切苦难之上的柔韧而又刚毅的修佛净心,似我等凡夫俗子,又有谁能坚持下来,又有谁不败下阵来?佛在心中,万难皆空!到此一游,似乎明白了什么叫苦修行。阿弥陀佛!

三叹文化浩劫之惨烈!这是让我极其痛心的感叹。

据《新疆旅行宝典》一书介绍:“这里的石窟壁画早期受佛教发源地印度犍陀罗地区的影响,佛教造像具有浓厚的印度、希腊风格,其特征主要表现在佛像面部呈椭圆形,眼眉细长,鼻额平直伸出,头发为波浪式卷曲。到了公元4世纪,佛教艺术受到龟兹本地文化的影响,人物造型本地化,脸圆眼小,五官集中,身材匀称,人物服饰渗入了龟兹男女世俗服装样式和武士装束。”由此可以看出,这里的壁画具有很高的文化艺术价值。正因为此,今天稍微有些文化的人,只要来南疆来,大都前来克孜尔千佛洞瞻仰。

今天到此,却叫人瞠目结舌,心意悲凉!

236个石窟,石佛全无。洞内壁画,皆残缺不全。好一点的,也斑驳脱落,伤痕累累,凡是带金色的部位,都被剔刮得坑坑洼洼,露出石岩的底色。据导游讲,是当地一些贪婪之徒以为金色即是金子,贪欲趋使,行此恶径。差一些的,只有星星点点的颜色和线条。有些洞内,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壁,更有甚者,原来有壁画的地方,只剩下一些凿痕累累的凹坑。

听导游讲,除了一些贪婪之徒的破坏,自然风雨的侵蚀,就有以下两大原因了。一是晚清外国文化侵略者的劫掠,如德国人、英国人、俄国人发现了我国西域的许多佛洞的石佛和壁画融东西文化之精髓,有很高的文化价值,竟然将一些石佛和壁画的精品或卷裹而去,或凿挖下来运到外国,如今,在德、英、俄等国家的国国家博物馆里,堂而皇之的陈列着从此盗走的石佛和壁画。二是后来伊斯兰文化在此地兴旺发达,佛教文化逐渐处于次要地位甚至是被排斥的境地,因而,一些信奉偏激的极端分子,就对这些石窟里的佛教文化精品进行毁灭性破坏。文化的趋于衰微,伴随的是艺术的被破坏和毁损。当年令人叹为观止的壁画,如今只剩下残损的碎片;当年辉煌灿烂的西域佛教文化艺术瑰宝,如今只剩下残梦一样的旧日风采的影子。

游客今日到此,与其说是来膜拜佛教宝地,不如说是来被动寻找颐和园一样的旧梦;与其说是来瞻仰艺术瑰宝,不如说是来被动凭吊不可复制的往日佛教艺术巅峰杰作的魂灵。我想起了《国殇》,沙场上,两军对垒,硝烟弥漫,刀光剑影,血肉迸溅,是何等的惨烈!对战死沙场的将士魂灵的祭吊,悲壮慷慨,荡气回肠!而今,我来凭吊这些残损的艺术碎片,觉得这些被毁损的灵魂,是在绝对被动挨打的境地中,被无声的剥蚀、割裂、挖凿、刮剔、卷裹,既无力呐喊,又无力搏击,还无力反抗,毫无悲壮可言,只有柔弱无助的哭泣,只有幽咽乃至无声的悲哀。

我想写一篇吊祭之文,但我唯有低沉的叹息!我遍寻为此而写的吊祭之文,找不到!

我有些迷茫,又有些浅悟:历史上不同文化的矛盾纠葛,愚昧对文明的冲击和毁坏,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戕害和打击,又有谁能说得清,辨得明?或者说,因为顾忌而不能和无法说得清道得明。让后人面对着伤痕累累的文化浩劫,面对文明的残骸和碎片,只有无穷的遗憾和无奈的悲叹。

倘有可能,我倒想请来一些僧侣,就在石窟群下的龟兹高僧鸠摩罗什的塑像前,举办一场规模浩大的道场,借以超度那些被毁损和被偷运他国的石佛和壁画的悲哀的亡灵!我也想借此祈求造物主和大慈大悲的众生,宽大为怀!在善待生灵的同时,善待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信仰背景下的各蕴内涵、各具特色的文化,不同文化相互尊重,共存共荣,和谐发展。这样,人类文化的花园才能真正的百花齐放,花团锦簇,四季如春。

临行,回头再望悬崖峭壁上的克孜尔千佛洞石窟群,披着一片温柔祥和的晚霞,似乎更显得慈祥端庄和雍容大度。我的心,却依然不能从沉郁和压抑中解脱。同伴们,也不时地连连叹息。

癫痫疾病如何治疗河南哪家癫痫医院专治癫痫病济南癫痫病应该怎样治癫痫病的治愈费用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