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在文字的路上(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屈指一数,跋涉于文字之旅,已经四十个春秋。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光里,从未敢懈怠那些起初让我写字的人们。能把一笔一划写端正,才觉得安然,甚至伟大。

我总觉得,文字是一门功课。人活着,就要写一点文字,把日子里那些绚烂抑或遗悔,通过文字,把它们安放在岁月的一隅,不失不忘。人至暮年,再来阅读华年之作,会让老旧的生命焕发生机。你看这多么的有意义。

文字,是生活的一部分。搁浅了文字,就是一种人生的缺憾,这种缺憾与文字的华美与简陋无关。四十年跋涉于文字之旅。四十年,路漫漫,因终年跋涉而感漫长;四十年,弹指一挥间,那些曾经相伴流年的文字,依然保留着当年的模样。

那些读物困乏的年代,是一个不能满足阅读的年代,几乎读完了村子里能借到的书籍。回收站的老板,把回收的旧书刊,留在厢房的筐子里,让我阅读。现在回想起来,老板给予的精神滋养,依旧不乏感动。

渐渐步入岁月深处,养成了自己的阅读习惯:第一遍浏览情节,第二遍欣赏文字,第三遍留下些许笔记,使阅读过的文字存储在阅读的记忆里。阅读久了,就有了写点文字的欲望,16岁那年的农历五月,我撰写的“安河村小麦喜开丰收镰”的稿件,装进信封,让人捎到县里的广播站,就在一个早上播出了,这是我第一篇发表的新闻稿件。

起初的文字,多半是一种爱好。后来,文字竟然成了一种职责,抑或像衣食出行一样的一种习惯。在外宣的岗位上,经常处于捕捉新闻的风口浪尖,因新闻稿件讲求时效,让你不得不常常风风火火,难得有闲适的日子,静下心来,写些散淡的文字。十几年后,离开了外宣岗位,脚步不再匆匆,闲暇的时光稍稍多了起来。可置身于时光的一个角落,品一杯茶,抽一支烟,写一些闲适与散淡的文字。

好的文字,一定该宛如溪水般的清澈,在尘世的边缘,默默地流淌。文字虽饱蘸心灵的汁液,有时,思维也会断片。在某一个时段,会无话可说,不曾流畅的表达,甚至默默的发呆,面对灵动的键盘,竟敲不出一个字。

十多年前,一个中秋之夜,便尝试写一些心情随笔,心灵感悟,十年后的今天,竟在自媒体发表了几百篇。很多人阅读,也有很多人共鸣。

有时,文思的枯竭,多半源于精神的慵懒,灵魂的浮躁。你若能在喧嚣的时光里,秉持一种静默,就会萌动出丰腴的文思,让你有不吐不快的感觉。

从一家省报总编辑岗位退到江南的兄长留言:子隽能从汹涌澎湃的外宣岗位,转变角色,秉持一种风轻云淡的情怀,写下一篇篇清浅的文字,装扮岁月,点缀人生,积淀墨香,缤纷了岁月,快乐了自己。你一定是一位能在喧嚣中静下来的人。

是的,文字从酝酿到产生,是离不开淡定与静默的,因为只有穿越了静默的文字,才会鲜活而不浮浅。文字之旅总不是一帆风顺,花香怡人的,否则,何称跋涉。

从浙江一所高校退下来的一位兄长,一直关注我的文字。曾留言:三年前,子隽博客总访问量越两千万人次,已达到顶级级别,为何仍不辞辛劳,一如既往更新文字?其实,那些零零碎碎的文字,绝大部分是在一些报刊刊发过的稿件,不然,哪有那么大的精力。这些年,更感到文字是生活的一部分了。专栏要更新,文字之旅总无法停歇。

《牛城晚报》,华北一张出色的报纸。我见证了它的创刊,成长。一些曾为这张报纸呕心沥血的兄长,先后退了下来,一些年富力强的兄弟们,成了这张报纸的脊梁。他们格外关照我的拙文,使稿件不断的见报。这关照,永不能懈怠与辜负。

只有甘于孤独或静默,文思才会萌动。所以,常常安然一隅,静静地为一种场面而感动,为一些事物而感慨。在自言自语,窃窃私语中,一段拙文就水到渠成了。这些短文,也许色彩不够浓重,却真实地记录了此刻所思所想。

现代媒体风起云涌,美文美不胜收。博客,微信,微博,空间,还有大型的美文论坛,一篇篇两情相悦,流淌着风花雪月的文字,沁人心魄,广为传播,文字的魅力在快速地延展。而这些苦心敲击下来的千字小文,絮絮叨叨,承载着曾经的往事,积淀着浅薄的感悟文字,实在也不够时尚,太过枯燥,甚至不堪一读了。

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为什么没有答案,太多的答案又没有为什么。文字也该如花儿一样,有的绽放在冬日,有的绽放在春日。只要绽放,就会装点岁月,弥漫花香。这大约就是风格的秉持所在。

文字是一场盛宴,与一些人的相逢与告别,犹如夏雨一般,来去匆匆。那些有约同行的人,驶过年华的月台,最后又消失在时间的渡口。只有那不朽的文字,才会再现曾经的本真。

癫痫怎么治比较好呢原发性癫痫病的发病原因是什么那些医院看癫痫好洛阳有治疗癫痫的好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