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友情】难兄难弟(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传统国学

成语中解释“难兄难弟”是指共过患难的人或彼此处于同样困境的人。我这里不是用这个意思,该典故的出处是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德行》篇:“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本意形容元方、季方两兄弟都好,难分上下。

我的“难兄难弟”是在大学同班里的一位同学。说我们“难兄难弟”既非我们两兄弟都好,难分上下;也非共过患难或彼此处于同样困境,而是我们出生在同年同月同日,我们的出生时辰母亲都记得不太清楚。因为我们出生的时候,钟表还是比较奢侈的家居用品,我们家境都不是特别宽裕,家里都没有时钟,所以我俩不知谁年长当为兄,也不知谁年幼应为弟,称“难兄难弟”是最恰当的了。

我们的古人习惯用人的生辰八字合婚或判断吉凶祸福,因为据说人的出生时辰即能影响性格,也能主宰一生命运,所谓“大抵年为本则日为主,月为使则时为辅。主本保合,未有贫贱之人,时日乖违,岂有久荣之理?”知道了一个人的八字,也就知晓了他一生的命运。我也研究《周易》,读过《李虚中命书》和《渊海子平》等命理著作,笑谈中也为许多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批过八字,但其实拿八字的理论来形容自己和这位“难兄难弟”则说不太通。

我们虽然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入小学、中学、大学,但性格不相同,为人处事的方式方法有别,毕业后的工作历程更不相同。

我属于是地道的汉族,祖籍应在山东郓城,先人生活困难,拎一根武松用过的那种棒子步行“闯关东”,出了关落地生根才成了东北人。他是满洲八旗的旗人,祖籍应在关外,其先人随着一支横行天下的无敌铁骑,斗明朝,平朝鲜,战沙俄,一统中华,到了北京城。

我们也有相同之处,就是我们的父辈都是“三年自然灾害”前后的大学生,这在我们班里也是仅有的,所以在知识层面上,我们比起其他同学要强,我们的交往也是从知识比拼开始的。

我们住在不同的宿舍,刚入学的学生们最亲的是老乡,其次则是同寝,他很快证实了自己是在他们宿舍是最博学的人,在老乡中也是罕有其匹。同时我们宿舍里我也很快被公认是最博学的人。但我们不是老乡,没有乡情,他是体育委员,爱好运动,天天活动在运动场,我也不太去,这方面接触也不多。我听到我们宿舍中他的老乡说起他博学,他也听同学们说起我的博学,我性情澹泊,倒没有什么想法,他却心里颇不服气,憋着劲头要与我比试一番。在一次课余看录像片时,我们都去了,有备而去的他特意坐在我身边。录像片演的什么我没有记住,只记得他是一个个连珠炮似的问题,从天文地理,到文学文字,从政治经济,到数理化学,从历史风云,到当代时事,我基本是有问必答,他出诗词上句,我能接下句,他说某地物产的其一其二,我能继续其三其四;他提起一段历史的发端,我能说出过程和结尾,总之,他是没有难住我,我们不打不相识,惺惺相惜,从此成为最好的朋友。

他的成语和诗词经常在与大家玩的时候脱口而出,显出北京人特有的“京油子”风格。别人只能在心里佩服,却没有人能接续,因为知识的储备积累皆不如他,难免招致他尖酸刻薄的一连串妙语如珠的攻击。只有我有时像个捧哏的顺着他的思路逗趣几句,大家一阵哈哈,也解了别人的窘境。他对我没辄,说又不说过我,只有高挂“免战牌”,不为己甚,但总认为我没原则,是个“老好人”。不过他在学校遇到其它系其它年级的人进行知识比拼发生争执的时候,也常把我叫去做评判,他占理的时候较多,但偶而也有记忆失误的时候,我向来是向理不向人,没有因为他是我朋友而袒护,他对自己的记忆力相当自信,但相信我又胜过他自己,所以对我的评判从来没有异议,这也是平时不断刁难我而没有难住得出的经验。

他可以原文背诵大量的书中诗词歌曲或文章,甚至写作的时代背景都如数家珍,而且经常发挥这一优势,对其他同学采取咄咄逼人之态,玩排球、足球或其它运动项目时,手脚勤快不说,嘴里也总是念念有词,从来闲不住。

他好斗好胜,别人会而自己不会的东西一定要学会,别人会自己也会的东西一定要强过别人。他的桥牌、围棋和国际象棋是我教的,但学会后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玩什么都特别较真,一定要按规矩来,也一定要求胜。围棋、国际象棋初学时特别愿意与我过招,因为我有足够的耐心,把基本规则在过招时一一讲解清楚。他明白了原理后,渐渐就都能胜过我了。他每次战胜了之后,都会咬文嚼字奚落对方,对方不甘心不服输,就会拿出浑身解数再战,通过如此搏杀,他的棋艺逐日大增。但对我,他的激将法从来不奏效,不仅一兵一卒的丢失我不在意,就是满盘皆输,我也泰然无事,无意争强斗胜,苏轼所谓“胜固欣然败亦喜”。他几乎就不再与我玩棋了,宁可自己去操场在太阳底下跑步。

但玩桥牌,他却最爱与我搭档。因为同伴如果叫错了牌,攻差了首张,或飞张失误,他会一直埋怨,别人都受不了,只有我能容忍他的埋怨而默然不语。另外,叫牌时,不会知道其他三家手里拿的什么牌,如果有旁观者看了别人的牌偷偷告诉他,他捂着耳朵坚决不听,不肯占这样的便宜;而且面对对方经常使用小动作,或直接告诉同伙叫什么牌,他也气愤,与其争执,后来看到我不言语,他也就不争了,说:“你们愿意怎么捣鬼就怎么捣鬼,反正我们坚持公正比赛、公平竞争,即使输牌也不会输人。”后来大学举办正式的桥牌比赛,其他平时靠耍赖玩的人都不敢上场,只有我们大大方方报名,上场去比赛。

我们也爱玩扑克“拱猪”,我常求自保不输,有“猪”或“红桃”急忙加给别人,至于获胜与否并不在意,他则致力于胜利,经常冒着输的风险“敛全红”,就是把“红桃”全得到手。他因此总结,我们将来如果合伙做生意,以我的沉稳,加上他的闯劲,必可开拓一番壮丽的事业。

但他在追女孩子上并不闯,甚至很拘谨,相中了某女孩子,他接近女孩子的方式就是朗诵诗歌,如果名字中有“梅”,他就会把古今中外有关的诗句在女孩面前一一背诵。当然一个人背有些冒傻气,就让我做“捧哏”的角色,陪他一起一唱一和,可惜热爱文学并通晓诗词的女孩子太少,他的一番表现往往是“对牛弹琴”,得不到呼应。他有时也表现出正气凛然的形象,对国家前途、人间正道进行一番指点江山、慷慨陈词,也没有奏效。他是个君子,记得一次我俩去市中心购物,走了大半天,劣极疲极,于是决定坐公交车从始发站上,一定排个座位,在车上舒服地休息一下。可是席不暇暖,到了第二站,上了一群人,有位年岁很大的老人,颤悠悠没有座位,我尽管十分累,也十分需要座位,还是起身让给了老人。他见到了,也坐不住,把座位让给了一位老太太,我们被车内人群挤得连落脚的地方都不足。他看到前边座位上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车上有流里流气的几个青年,在女孩旁边说着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他艰难地挤过去,用双手扶住女孩前后的椅背,使那几位青年无法看到女孩,他自己也故作视而不见,两眼望着窗外,后背却用力地支撑出一片空间,使女孩在拥挤的车内一点也不感到窘迫。随着人的上车下车,有很多机会找到座位坐下来,他却一点也不急于坐,始终做护花使者。直至女孩下车,不但没谢他,他连女孩的正脸都没看上一眼,我开他玩笑“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说问心无愧足矣。

我给他讲了“男孩不坏,女孩不爱”的心理,太规矩的男孩让女孩敬而远之,有“贼”心又有“贼”胆,才能打动女孩,带有力度和强迫色彩的举动正是女孩潜意识中渴求企盼的罗曼蒂克,“你总与女孩保持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社交距离,当然不容易成功。要近身作战,有拼刺刀精神才行。”他笑嘻嘻地说:“那你是爱情理论家,我是你的实验品。”他的恋爱经过基本都不隐瞒我,当时我只顾读书,没时间恋爱,也正因为超脱“围城”其外,才看得清楚,所以显得一份“旁观者清”的睿智,能为他出谋划策。

我们有时两个人出去下饭店,要了酒和菜,他是专吃饭不喝酒,说父母是教师,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喝酒,我就一边自斟自饮,一边背诵古今中外关于酒的诗歌给他,可他就是不为所动,所有的酒都我自己来喝。

有时他心里苦闷,想让我陪他走走,我都是二话不说,马上就与他走,走到公交车站,上了车才发现我们两人兜中总共只有一毛钱,就与售票员说,打两张票打到五分钱能坐到的最远的站。囊中羞涩,下了车不敢闲逛,只能往回走,大热的天,没钱也买不了冰棍,越走越热,越热越渴,也就没心思苦闷了,一路轮流讲故事以望梅止渴,回到学校,灌一大杯凉开水,一切苦闷尽皆烟消云散了。

如今我们工作相隔数千里,也曾见过几次面,发现彼此之间尚好称呼,家人对我们的称呼就困难了,他介绍他夫人给我时说:“这个也不知是该叫嫂子还是弟妹。”介绍我给他孩子时说:“这个也不知是你运伯伯还是运叔叔。”

古人结拜异姓弟兄时常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如何如何”,细一分析句中意思,不是想“不求”,是实在难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才退而求其次的,而我们是幸运的,成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加朋友,只是终于没弄清谁为兄、谁为弟,永远都是“难兄难弟”了。

石家庄哪些医院能治好癫痫?癫痫病能否治愈?西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里癫痫病怎么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