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勘察美军失事飞机残骸亲历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1989年6月,我国发生了一场政治风波。美国政府断绝了与我国高层的来往,中美关系连续几年处于冰点。1993年底,随着我国国家主席赴美与克林顿总统会晤,两国关系迅速解冻和升温。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年我亲自处理的一件事情,竟为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起到了一种催化剂的作用。

那是1993年9月27日,夜幕刚刚降临,我正在西藏林芝军分区首长院办公室阅读文件,作战科一名参谋匆匆进来,递给我一份电报。我一看是波密县人武部发来的加急电报,便急促地读了起来:

据易贡乡副乡长晓玛报告,该乡仲白村西绕群培等5人到绕果笼山沟打猎,9月17日在若果冰川发现一架不明国籍的飞机残骸,飞机残片无数,尸体三具,还有手枪、冲锋枪、纲绳、氧气筒等物。若果冰川至仲白村需要步行四天。

看过电报,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会不会是印度军队的飞机误入我国领空,摔落在若果冰川?因为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国的飞机没有在这一带活动,失事飞机不可能是我们的。

我意识到,情报十分重要,必须尽快上报军区,同时调遣精兵强将,到现场对失事飞机进行勘察,查清飞机的国别及失事原因。我立即决定:由上校参谋长张绍新带队,中尉参谋朱攀文、少尉参谋敬洪、波密县人武部军事科少校科长刘继业、干事杨化勇,特务连10名侦察员,配属2名报务员,1名卫生员组成一支18人的勘察分队前往现场。

当晚9时,我召集勘察分队作了简短的动员,要求他们连夜准备,次日一早出发。

从林芝到波密县易贡乡仲白村250公里,从仲白村到若果冰川120公里。这120公里不但没有公路,小路也没有,猎人打猎凭的是经验上山,毕竟打猎的人少,无法踩出路来。有的是雪山、树林、河流、乱石、冰川、暗流。若果冰川海拔5100米,常年被积雪覆盖,1959年边坝平叛,曾有一个团的兵力从仲白村经若果到边坝,到达若果冰川后,终因山太高积雪太厚,气候太恶劣,无人翻过此山,只好改道而行。

我们的勘察分队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于10月2日在若果冰川脚下设立了大本营。10月3日爬上若果冰川上端海拔4100米处,发现了飞机残骸。若果冰川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原来那里冰雪一直很厚,由于近年地球气温渐暖,直至冰雪融化才露出飞机残骸。

我接到勘察分队到达现场的报告后,随即指示:认真仔细勘察现场,不放过任何疑点和存留物,并一一记录备案。

两个小时后,我接到勘察分队的第二份电报,报告的情况是: 飞机残骸散布在若果冰川顶部的乱石山包右侧,现场长300米,宽100米。发现一块用比较坚硬的牛皮纸印的中文卡,写有“美国来华助战”几个汉字。飞机有零部件,有三具尸体,上写有“1941年,芝加哥”字样。死者的衣服上印有蓝底红色五角星,上两侧加缀有黄色鹰图,这是美军的标志符号。

我和分区其他几位领导及参谋人员分析认为,失事飞机可以基本确定是美国运输机,失事时间大约在1943年4月间。抗日战争时期,美国空运总队曾开辟被称为“驼峰”的喜马拉雅山航线,估计这架失事的运输机与此有关。

对于陈纳德将军和他的飞虎队开辟“驼峰航线”的故事,我略知一二:

1942年夏季,日军攻下缅甸仰光,随即攻占了中缅公路南端终点的腊戍,使这条中国与盟军联系的最后通道被切断,一切作战物资被迫中断。美国总统罗斯福清醒地意识到,要打败日本法西斯,没有中国的参加是不可能的,而中国军队最缺的是战争物资。因此罗斯福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开通到中国的路线。然而,地上、海上已无路可行,全被敌人封锁,唯一的办法是开辟天道。驼峰空运,就这样诞生了。

驼峰航线西起印度的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直至我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盆地。航线全长约500英里,海拔均在4500米至5500米以上,最高处海拔7000米,峡谷深涧,山峰连绵,犹如骆驼的峰背,故而得名“驼峰航线”。

驼峰航线开辟之初,美军飞机损失惨重。曾在缅甸甘蔗林迫降营救史迪威将军的斯科特上校,首开人类飞越“世界屋脊”的勇敢尝试,可在仅距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机场不到半小时航线时失事坠毁,直到1983年才在西藏察隅西北150公里的冈察冰川发现这架飞机的残骸和斯科特上校及副驾驶兼领航员本奇.杰逊上尉的尸骨。其后,美军空运司令部继续顽强寻找一条安全通往中国的空中航线,不幸的是,又有160名飞行员和60架飞机陆续被埋葬在青藏高原的冰山雪谷中。在确认无法征服世界屋脊之后,空军另辟蹊径,重新开辟了一条西起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机场向北进入西藏,紧贴世界屋脊的边缘飞行一小时,再折向东方,继续飞越地势险峻的怒山、横断山,然后经四川和云南交界的大小凉山到达昆明和成都。这样“驼峰航线”就比从前的直线距离拉长了一倍。这时陈纳德将军带领援华飞虎队参战来了。

驼峰空运的开辟,不仅粉碎了日军大规模的侵略和封锁,而且为支持一个庞大的战场而实行大规模的空运开了先例,奠定了基石,在稳定亚洲战场和人类反法西斯战争的4年中,起了重要作用。据战后美国官方公布的数字表明:美国空军在持续3年零1个月的援华空运中,为中国空运各类战争物资65万吨,美国空军在驼峰航线上一共损失飞机468架,平均每月达13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和机组人员达1579人。

现在,美国空军一架失事飞机残骸被我们发现了,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啊!看完勘察分队发来的电报,我立即回电:“这是50年前美国援华飞机残骸,请加强警戒,保护现场。重点保护好三具遗骸。尽可能多地搜集现场遗物。”

10月8日,我收到勘察分队第三封电报,内容大致是:堪验工作基本结束,搜集到80多件遗物。电报罗列了重要的遗物名称、数量和其它有关数据。最后请示是否返回。

我觉得勘察分队已经基本完成任务,考虑到他们在冰天雪地中连续作业了几天,晚上又是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宿营,时间长了容易造成不必要伤亡。于是给勘察分队回电:“请认真组织撤回,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将搜集到的美军遗骸和所有遗物全部带回,飞机残骸能带多少带多少,有美军机微的残骸部分务必带回。”

接着,我指示司令部,组织一个排的兵力和两个排的民兵,配合勘察分队搬运美军遗骸和遗物。

10月11日,勘察分队胜利地回到了林芝军分区驻地。他们带回来的美军遗骸,立即被放进了刚刚买回来的冰柜。其它美军遗物摆满了整个党委会议室:一块美机残片上,白色五角星的机微清晰可见;一个破碎的仪表盘,盘上指针停留在2299.3英尺高度;一部报话机,上面有“MO6414—4YAZ”等字样;四部发动机,看起来比较完好,每个发动机十四个缸;一支冲锋枪,一支手枪,手枪系柯尔提手枪,枪内有子弹,均为美国制造;一张丝质地图,两面都印有图,系美军驻德赫兰办事处制造,绘图范围为缅甸北部掸邦及我国昆明、大理;一张存根,译为“送交俄亥俄中国特尔逊野战部空军维修服务预算处”的飞机维修存根,时间1943年7月24日;一张卡片,译为“空军作战部第8-A令:上尉军官詹姆斯.罕姆执行试飞,时间:1943年11月24日”;一张住宿收据,可见“印度加尔各答庄园旅馆”字样;一张饮食收据,上面有“少尉D.B皮尔”的签名。还有轮胎、起落架、螺旋浆、氧气筒、钱包、打火机、小说书、急救包、避孕套……

综合上述各种物证分析,我们的结论更加明晰:此失事飞机确系美军援华运输机,失事时间为1943年冬季。

随即,调查报告连同勘察图片、录像带,一级一级地送了上去……

我们积极主动、克服困难,查寻不明国籍飞机残骸和遇难者遗骸的行动,很快引起了军委总部和外交部的关注,认为如此大量的驼峰航线遗物在西藏境内还是首次发现。中央领导看了有关报告资料后,当即打电话给军方有关负责人,称赞林芝军分区为增进中美友谊做了件大好事。

11月4日至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华秋在华盛顿同美国副国务卿塔诺夫就中美关系进行政治磋商时,向美方通报了中方在西藏林芝地区发现的美国运输机残骸和3具尸体遗骸的情况。刘华秋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中美作为盟国,曾共同进行过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斗争,有些美国人为此牺牲了生命,这是中国人民不会忘记的。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并从人道主义考虑,中方向美方递交了有关照片和录像,并请美方在查清死者身份后,向死者家属转达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慰问和敬意。塔诺夫对中方通报的情况表示感谢,说此事对美国政府和死者家属极为重要。11月5日,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会见刘华秋时,再次就此事向中国政府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说美方希望与中国政府继续就此保持接触。在西藏发现二战时期美军飞机残骸的消息立刻震惊了世界。

接下来的情况更加令人欣慰:

受美国总统克林顿委派,由美国陆军“中央甄别实验室”主任威廉.乔丹率领的3人工作小组,来到西藏波密县若果冰川,与我林芝军分区亲密合作,对飞机残骸进行甄别,确认失事飞机是美军军用运输机,遇难者为50年前美军“驼峰”飞行员,他们是,詹姆斯.罕姆上尉、D.B皮尔少尉、姆成范少尉。其中一名飞行员的遗孀仍然健在。

美军3名遇难者的遗骨和部分遗物运达北京,之后运回美国,我国政府在首都机场举行庄重的送别仪式。飞机抵达美国时,美国政府举行了盛大的迎接仪式,克林顿总统亲往机场迎接三具覆盖着星条旗的灵枢,迎接三名美军飞行员魂归故里。

1993年11月17日,应克林顿总统邀请,国家主席江泽民飞往美国西雅图,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且与克林顿进行了会晤。两个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首脑,相隔4年后第一次会晤,两国关系空前严重的危机随即化解,两国友好关系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再到后来,“失踪美军飞机残骸在西藏被发现”作为一个重大事件,列入了一些媒体的《历史上的今天》节目。

(作者时任西藏林芝军分区政委)

辽宁那个治疗癫痫治癫痫病方法有哪些癫痫病要怎么治双眼上翻伴有身体抽搐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