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家乡的青鱼(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离开家乡已经十几年了,如今早已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可是每年一到腊月,妈妈还是会腌上几条青鱼,晒干后托人带来,或者叫姐邮寄给我。我曾在电话里多次告诉妈妈:“现在超市里,随时都可买到活蹦乱跳的鱼,不要担心我们吃不到鱼,不用再腌鱼了。”说归说,妈还是每年都腌。后来我也不说了,心想这也许是妈妈的一个心意,别的替代不了吧。

青鱼是长江中下游和沿江湖泊里,生长的一种鱼类。主食螺蛳、蚌、虾、和水生昆虫,是一种高蛋白、低脂肪的食物。新鲜的青鱼,不管是煎是煮,吃起来都是味道鲜美。腌制成咸鱼以后,鱼肉微红,肉香诱人。在妈妈的记忆里,她这个从小就瘦弱的女儿是特爱吃青鱼的。

小时候,父母养育了四个孩子,生活很不富裕,除了过年,平时难得吃到鱼,更别说青鱼了。那年冬天姥姥因病去世了,姥爷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姥爷也是有病在身,爸爸就去江边的鱼船上,买回一条大点儿的青鱼,妈妈腌好凉干。每天蒸饭时给姥爷蒸上一块,其它人都没份,因为这在当时已经算是一道很奢侈的菜了。爸爸为了让我们吃到鱼,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用可弯曲的树枝,做了一只带柄的园形鱼网。空闲的时候,就带上我们几个,去江边的江叉子里抓鱼。我们跟着爸爸走在通往江边的小路上,旁边是开着野花的江滩草地,天空偶而还会有鸟儿飞过,我们高兴的蹦蹦跳跳。到了地方,爸爸就卷起裤腿站在水里,我们几个就待在岸边等着捡鱼。爸爸每抓到一条鱼扔到岸上,不管大小,都会引来我们几个的欢呼声,爸爸也一起笑了。忙活了半天,爸爸抓到了一些小鲫鱼和鲷子鱼,可以用来改善我们的生活了。回来的时候,我越走越吃力,就掉队了。这时辛苦了半天的爸爸,就把鱼网和小鱼交给姐和弟,把我背起来。我伏在爸爸的背上,心里美滋滋的。

有一年的长江迅期,汛期时水流会比较急,小弟和一群男孩子在江边抓鱼玩耍。我不敢下水,就站在岸边看热闹。只见小弟一不小心滑倒在水里,眼看就被水流冲出几米远,这时一个瘸腿的哥哥冲上去一把抱起了小弟,小弟得救了。小弟鱼没抓到,还差点丢了性命,那时小弟六岁。从此,爸妈不许小弟再去江边抓鱼。多年过去了,我们不曾忘记这一幕,也不会忘记小弟的这个救命恩人。

去年回家乡过年,几年不见的爸妈已是满头白发,妈的腰背也弓了。妈慈爱的望着我,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那一刻我泪水盈盈,心中充满对父母的愧疚之情。妈妈已经腌好了青鱼,留着给我带走的。爸爸还特意买了几条鲈鱼,放在冰箱里。妈说:“这些鱼都是你爸去江边买的,江里的鱼好吃。现在江边卖鱼的越来越少了,跑了几趟才买到这些。”我心里明白,爸妈一生节俭,平时是舍不得买鲈鱼吃的,因为他们若是自己吃,就会觉得价钱太贵,除非是买给我们或是客人吃,他们才舍得。那天吃清蒸鲈鱼,我想起范仲淹的《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 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 出没风波里。”这首的小诗写了江上来来往往无数人, 只知喜爱鲈鱼之鲜美。请您看那一叶小小渔船,时隐时现在滔滔风浪里。我们的父母,就好比是儿女们的渔者,为了抚养儿女而辛勤劳作,出没在生活的风波里。

姐跟我说:“近几年,靠江边的土地和江叉水域都被养殖户承包了,有养鸭养鱼的。还有大约几百亩的江边水域,都被浙江来的老板租了养珍珠。”经网上查询了解,现在几乎所有的珍珠养殖点养殖密度、投饵密度均远远超过自然生长的需求,珍珠养殖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湖泊杀手。知道了这些,我心里为家乡的水域和环境污染担忧。我告诉姐:“政府如不及时采取措施,这样下去,若想恢复原来的水质,将是一个难题;也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真是愧对子孙后代啊!”我带着这个担忧踏上了返程的路。我想通过网络给家乡的政府发一封信函,告诉他们我的担忧,告诉他们:“不能只图眼前的利益,而毁掉赖以生存的环境。真希望家乡水常清,水里一直都有味道鲜美的青鱼。”

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有名漠河治癫痫哪家医院好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