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花语】红军爷爷,带我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小说
破坏: 阅读:1378发表时间:2017-05-29 09:03:44
摘要:红军东征解救了一个童养媳,并把她培养成新中国大干部。

【丁香花语】红军爷爷,带我走!(散文)
   小汪12岁了。可是竟然被卖了两家做小媳妇。因为一场瘟疫,夺走了自己的家人。唯有小汪从瘟疫中挺了过来,家族伯伯把她卖给刘二狗做童养媳。
   九成憨的刘二狗,常常揪着她的小辫子转圈圈,疼得她双眼落泪,可那位高大肥胖的公公,却盯着他儿子玩她,儿子占了上风,他就笑得喘不上气来。
   随后,狗父的玩性被激起来,拿根裤带栓了小汪的脖子当毛驴,绳头递给傻二狗,“驾驾”的声音响彻头顶。父子俩兴奋的像刚买回来一只毛毛狗玩具。
   这一来小汪就是二狗的“驴”。有一次,绳子勒的她差点断气,父子俩则抱作一团,也笑作一团。可惜,没过多久,长工打水井口大开,傻儿撵着小汪要骑,跑得过急,把持不住脚步掉在井里淹死了。
   小汪差点做了陪葬,又是家族伯伯据理力争救她活命,于是她又转卖到另一家做儿媳。这家人是二财主,说是有钱,还不是很有,只不过春秋和夏冬有几身能换洗的衣服,不像小汪家,春天的夹衣拆了里子成夏衣,到了冬天把里子补了补,絮点穿过好几辈子的棉絮再过冬。
   身处黄河边的小村镇,冬天狂风大作,爸妈在的时候小汪还有这样的补丁衣服穿,可惜他们都不在了。
   小汪做了两次媳妇,依然还穿着妈妈给她做的小棉衣,先前的是儿子死了,把她半新衣服扒走收回,没有陪葬算幸运了;这家是太抠门,不舍得给她做新衣,她只能再穿起来妈妈做的衣裤,可是这些衣服太小了,简直装不下她的整个儿瘦身子,裤腿五分,七分,还是八分?袄儿小,扣不住就敞着。裤边旗旗伞伞,脚丫子全年裸露,穿袜子简直是奢望,冬天穿一双有底子的鞋算是过冬了。
   俗话说:“肯吃的胖了,肯攒的发了。”那家人舍不得给她穿戴很正常,连自家人都不舍得,公爹冬天戴一顶纸帽子,自言:纸帽子夹风又省钱,买纸买布谁便宜?
   一家老小吃饭用称,称好后再抓回一两把,放在瓦罐里封起来,防止虫子吃掉。地下掉一粒米,公爹都要掀开沉重的米瓮盖,放进去再把米瓮盖好,然后用手指感觉,石盖沿和瓮的缝隙真正严实了,才肯放手离去。点火做饭要求更苛刻:只许三根硬柴两颗碳,多了就挨打,老婆也照样要求,对小媳妇更是严格把关。盐沫子、辣椒面和水葱,是一年四季的调料。来了高级的亲戚加点宝贵的芝麻。亲戚前脚走,公爹随后骂,三两天都骂不完,什么芝麻多调了,什么盐上的太大,不怕咸死……
   他们压根没把小汪看做媳妇,小汪总是饭熟了到一边去等,他家人都吃过了,仿佛她也吃过了。小汪喝面汤或者捞泔水,还得瞒过公爹和婆婆,而自己的汉,不知道是不是个出气的活物,从来不十堰治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向他这边正看一眼。吃没吃,不管。
   后来她才搞清楚,这家人当初要他的时候,是因为儿子14岁了。可是儿子看她不顺眼,瘦的像鸡仔,脏的看不清眉眼。这样,她就算这家人的累赘!
   他的公爹有心找小汪的伯伯,退回小汪,又担心小汪伯伯找他后账,就忍着没,但他日夜发愁小汪的到来,多添了一张嘴。心里打算,悄悄卖了她,交代小汪伯伯说,小汪走了没回来,我们到处找……
   等再出售的那段时间,一家人认为,小汪能少吃就少吃,不吃更好,只是小汪不知道又要转卖她。
   二
   有消息传来,有队伍从陕西要过黄河,“队伍要过来?快跑!”于是小汪的公爹,婆婆和她的小汉,藏了半夜的粮,然后,能拿的拿走,不能拿的,锅碗都扣起来藏在坑洞里,连调料钵子一个个都舔干净,藏在院子里的天地爷神窑洞洞里。
   走了,慌乱中他们不再顾及小汪能卖多少钱,撇下累赘走了。
   红军东渡,有人竟然敲打她家大门,小汪开了门,村支书带着全身灰蓬蓬衣服,八角帽缀有红布缝的五角星的一大群人进院了。那些人有绑羊癫疯的症状腿的,有穿草鞋的,有穿大衣的,有把背心穿外边的,小汪一下子变成这座宅院的主人!他们要粮食,支书大概平时知道这家人的藏粮点,没有多费事,粮食找到了,小汪呢,没阻止,她恨这家人待她如鬼影,就觉得全吃了才解气。
   有个爷爷亲切的问她叫什么,小汪回答:“小汪”,可是爷爷的外地口音叫她小望!出来进去的人叫他周政委,小汪心灵就叫他周爷爷!周爷爷夸小望的名字好,将来有出息有希望。可是小望心里说,什么呀,爹妈说我像狗狗,汪汪叫,我叫小汪呀,无奈这些人愣是叫她小望!说有希望有出息……出息二字是妈妈整天唠叨的词,小望懂。
   但是她根本不相信,她会有什么出息,妈生她下来,除了爸妈,没有谁朝着她说过正经话,这位周爷爷说她名字有出息,她竟然喜极而泣,抹着眼泪大胆地纠正爷爷:“叫错了,我叫小汪,狗叫的汪汪!”
   爷爷摇摇头说:“没错,就叫小望。记住,你叫小望!”小汪答应以后叫小望,说不定叫了小望就真有出息。
   爷爷笑起来,月亮下弯的眼眼非常亲切,他看着小望添柴火,笑眯眯地问:“小姑娘”,小望连“姑娘”是叫她都不懂,愣在那儿不知让搂柴火,还是去找酸菜。
   爷爷低头问小望:“姓什么?”“不知道。”小望自己问自己“什么叫姓?”接着眨着不懂的眼儿看爷爷,“唉!”爷爷叹了口气说:“小望,来,爷爷给你洗洗脸和头,这么大的黄河,担一担水澄清了就能洗,怎不洗洗呢?”
   爷爷叫一个小伙子去黄河边担水。
   这家人藏了锅碗也不码事,红军有锅。东西熟了,揭开锅,嗬!好亮眼,是窝头,那种糠面和玉面混合的窝头,小望赶紧准备离开,去旮旯里等着,说不定今天的泔水有点捞头。可是爷爷却拽住她,在滚烫的夹篦上捏一个出来塞到小望手里。
   红军的到来,小望第一次站在诸多男人的面前,正正经经吃了一个糠面玉面的窝头!味道好甜,玉面好香!她激动地流下眼泪,爷爷以为烫着了她,说:“孩子,慢点,烫着喉咙,慢点!”
   可是眨眼间小望把窝头吞咽下去了。问她还吃吗?她心里想,要给还能吃五个,可是我吃了别人就少吃了。她摇头拒绝,细心的爷爷看她不敢吃,就怀里揣了两个,准备待会儿给她。
   小望第一次照镜子。红军爷爷从有红五星的背包里,拿出一面椭圆镜子,让她照了照,她吓哭了,里边菜籽色的脸,像鬼似蓬乱的头发,是小汪——小望吗?她连自己都不认识。
   小望抬头看看爷爷,瘦削的脸,一双黑漆如电,亮亮的眼。一屡山羊胡,一拃长,胡子黑黑的,人没有那么老,为什么蓄胡子?
   黄河实在是黄河,黄乎乎的水,澄清了一个下午,烧火热了热,一阵洗涮,出落成一个不错的小女娃,接着爷爷给了小望镜子叫她再看看。
   小望一看,嗬!原来自己也不丑,皮肤尽管菜籽色,但眼睛圆啊,脖子细,但头发好啊,黑得像妈妈做衣用的黑丝线!爷爷用破损的但洗得很白的毛巾给她擦头发,还用自己缺齿的木梳给小汪理头发,一梳一梳,梳的小望头好痒好舒服,她抬起头看看爷爷,见爷爷黑漆如电,亮亮的眼,满是慈爱,瘦削的脸,山羊胡一颤一颤,好亲切!
   这时有小兵过来举手敬礼,说:“首长,我们该启程了。”小望奇怪,按说小兵应该叫他爷爷,为什么叫他“手掌”?什么叫启程?小望着实不懂。
   不过爷爷给小望梳头的手停了下来不梳了,小王猜疑启程的意思是爷爷他们要走,顿时感觉危机来了,禁不住大哭。
   爷爷连忙把怀里揣的窝头给了她,两眼盯着她问:“干嘛哭,饿了?”
   小望泣不成声:“爸爸妈妈没了,这家人走了,你们也启程了,以后我连泔水桶里的也吃不上了。爷爷,带我走吧,我给你点烟锅,烧开水,爷爷,跟着你们,我不吃你们的,只吃你们不吃的,好不?”说着要把两个窝头给爷爷。
   爷爷没接那窝头,脸上现出非常为难的神色,你这么小,除了点烟锅,烧柴火,能干啥?好好等这家人回来……
   小望哭着说:“我是他儿子的小媳妇,连狗狗都不如。我从来没端过他们家的碗,每天都吃泔水桶里的东西……带上我走吧,爷爷,你们吃了他家的粮食,他们回来会吃了我……”
   爷爷慈祥的脸变成怒色“有这事?吃了他们家的粮食,我们会按价格给银洋的,你拿着银洋,他会打你?”
   小望绝望地点头,有银洋他会抢走,再吃了我,他们是全村有名的抠户!
   爷爷说:“我们要打仗啊,带你走多累赘,这样吧,我叫村里的组织保护你,绝不让你公爹他们动你一根指头,银洋给了组织上的人,要动手打你,银洋就不给他,还要抄他家……”
   好多话小望不懂,但有人保护她听懂了,但是,世界上还有爷爷这样待她好的人吗?小望不信。队伍开拔了,小望跟着走,组织上的人竟然没看住她。
   多少年后,小望果真有了出息,她成了新中国人民大学的首任校长,她是我妈妈的姑姑,也是多少年以后,才知道那位胡子爷爷是周恩来主席。是周恩来亲自给她起的名,给她香甜的窝头,给她洗澡梳头。是东征的红军,带她走出童养媳的恶劣处境,走上革命的光明大道,培养她成为新中国革命干部的。
  

共 332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