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青涩涩的岁月酸溜溜的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同学在微信上建了个群,进群的不全是同班上的同学,多是那一届上下的校友,也有儿时一起的玩伴,每每打开微信,常跳出一连串熟悉的文字和语音,于是脑海深处立即闪动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尽管时光穿越许多年,这些熟悉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

我们出生在偏僻贫穷的苏北农村,离开农村到集镇或县城里的中学读书是我们的梦想,但这是个难以实现的梦,大多数孩子只能考进离家不远的人民公社时设立的农业中学,这个中学原来是个半农半读的职业学校,主要是培养有道德、有文化、有技术的农民和农村管理人才,直到80年代初期才成为全日制中学,但我们仍然称之为“红旗农中”,简称“红中”。

“红中”坐落在离集镇约五六里远的一个村庄的田野上,除了校园后边的那条小河边上住着几户居民外,四周几乎是一片青绿色的庄稼,秋收夏插季节时常见到村民们在校园周围忙碌,因此仍然是个名副其实的农业学校。不过远离集镇的喧嚣,村庄、池塘、校园、庄稼,还有田间忙碌的村民,“红中”水清树绿,清新纯美,简朴自然,确是一番别样的风景。

“红中”的设施条件非常简陋,只有两幢校舍,三幢宿舍和一幢食堂,校舍还能遮风挡雨,宿舍按现在要求看算是标准的危房,我住的那间宿舍就没有门,是用两块拼凑的木板挡着的,挡人不挡风,四周墙壁上有很多窟窿,窗户框子看似砌在墙缝里,实际是撑在墙上,风一吹直晃,像是要倒下来。一间宿舍里摆着四张双层床,有的床掉胳膊少腿,四肢不全,我的床头下就少了一只床腿,用砖头垫起来才能睡觉。冬天四面漏风,被窝总是捂不暖,夏天风雨交加时,感觉宿舍在晃动,害怕什么时候会蹋下来,住在里面常常是胆颤心惊。

我们学校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学校领导和老师为了我们住得安全,经常找来师傅修修补补,但墙缝里常会钻出一些老鼠和蛇之类的怪物来,往往被吓出一身冷汗,大半夜睡不着觉。听说有个女生宿舍床上的毯子里藏了一条赤溜蛇,几位男同学过来帮忙才把蛇赶走,吓得这个女生几夜不敢上床睡觉。

住的简陋吃的也十分简单,要自备一个饭盒,每天自己早早的淘好米把饭盒送到食堂,由食堂师傅统一蒸熟,中午到了最后一节课时,食堂师傅会按班级分类,用一个方木框子把每个班级的饭盒送到教室门口,然后再挑来一桶汤菜,汤菜主要是冬瓜、萝卜或是咸菜烧豆腐。下课后同学们会一窝蜂的围到方木框子周围,翻找自己的饭盒,然后带着早已准备好的汤瓷缸到盛着汤菜的木桶前排队,由生活班委一个一个分菜。由于人多菜少,有时分得不均匀,排在前边的同学可能分得多一些,排在后边的同学就不那么幸运了,有的甚至一滴汤也没分到,只能吃干饭去了。后来学校改善我们的伙食,每周可以吃到一顿肉,说是肉,其实分到我们汤瓷缸里的只有几片肥肉,实在不能解馋。

午饭是自己带着饭盒蒸的,还能吃饱肚子,早晚饭就不那么令人满意,每人两勺粥稀能照见人影,一趟厕所就没了,三节课不到肚子就开始闹意见,要是晚上更是饿得不行,条件好些的同学会在家里带些山芋干、馒头干之类的食物,同宿舍的每人会分上一小片,大家吃得有滋有味。只可恨屋后开小店的老杨师傅这个时候开始在小店里炸油条,大多数同学因为身无分文,自然不会光临小店,但飘进窗子的油香味直刺我们的鼻子,馋得我们直流口水,至今让人难忘。

我们那时上学时不像现在的孩子由父母宠着,专车接送,都是自己跑步,还把每周的口粮背着,晴天还好,要是碰到下雨天,道路泥泞难走不说,学校西边的那个圩堤常被雨水冲跨,我们要把粮食举过头顶,捲起裤筒,涉水过河,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虽然住不好吃不饱条件艰苦,但学习氛围却是浓厚的,同学之间的友谊清纯得就像校园池塘里的水。每天天不亮,学校的大喇叭就响起了欢快的音乐,唱得最多的是《在希望的田野上》和《乡恋》,这是起身号,学校在催我们起床,于是我们在彭丽嫒和李谷一优美的歌声中开始了全新的一天。

大家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赶紧来到前边的操场上,老师早已在操场上等候了,待大家到齐后就带领我们沿着操场跑步,全校同学排成四路中队,三圈下来好多同学累得掉队了,最后往往只剩十几个同学在坚持,一直等到老师吹响了哨子才停下来。当然我是其中的一员健将了。

那时没有电灯,跑完步以后天才放亮,这时教室才开始亮堂起来,于是同学们陆续的来到教室进行早间自习。早间自习时老师是不来上课的,但偶尔会来查看,全靠我们自学,自觉性高的同学学得非常认真,我在学习方面自觉性不高,不太愿意动脑筋,老师布置的作业总是悄悄的抄同桌,于是自习课就成了我自由的空间,常把一些文学方面的书籍带到课堂上阅读,也常被老师逮个正着,老师批评我是不务正业。

那时我们男女同学之间不讲话,我和一位女同学不仅是同桌,还是邻村,每周放假回家时,虽然一起来去,但总保持一段距离,直到毕业也没说过一句话。老师为防止我们互相调皮贪玩,就利用男女同学不讲话的实际,过一段时间会把我们的坐位按纵队成排的“换防”一下,于是经常男女混坐,常换同桌的你。这样的安排收到了实际的效果,老师不在教室的时候确实安静了许多。后来同学聚会时常有男同学拿女同学开心,说读书时不懂爱情,虽然喜欢某某同学却又不敢表白,要不某某同学就是自己的另一半了,这时女同学也会附和着说昨不早说呢,人家一直在等着哩!

既然男女同学都不讲话,就谈不上有女友了,但铁杆朋友却是有的。有个同学长得虎背熊腰,人称“山大王”,离我家不是很远,因此我们走得很近,属于两肋插刀的那种。一次我俩带着几个同学偷偷跑到街上去看电影《少林寺》,回来后被两个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拦住,被我们一顿拳脚打得狼狈而逃。“山大王”因为性情豪爽,为人耿直,同学们都很喜欢他,每次同学聚会都忘不了叫他一起参加。可惜他英年早逝,38岁那年在一次车祸中去世,同学们甚为惋惜,每每提及常常泪水满溢。

我在班上是个排名靠后常令老师头痛的那种,数学老师一来我就头疼,语文老师一到浑身精神,多年后数学老师对我在校成绩经常断后的表现仍然记忆犹新。然而我对语文却特感兴趣,不管课文多长我能在一个早读期间倒背如流,令人头昏脑胀的作文课却是我渴望期待的最佳时间,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让人绞尽脑汁,而我在一节课内一气呵成能够写满一个本子,年近六旬戴着瓶底厚老花镜的李老师不知是惊奇还是气愤,直接打了个满分,然后跟同学们说我的作文属“免检作品”,以后不再修改点评。我估计老师根本就没看,因为把全班作文都看完了,也不可能把我的作文读完。

那时由于教育资源匮泛,好多同学即使成绩很好,也只好遗憾的止步于“红中”,考入中专大学继续深造只是心中的一个遥远的梦。而像我这个在学业上严重失衡的更不多见,因为部分课程的掉队拖了整个成绩的后腿,决定我无缘更上一层楼,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回乡务农是我们无耐的选择。

但也有少数同学刻苦勤奋,成绩优异,考取了那时同学们梦寐以求的乡里人称为“跳龙门”的小中专,一下子成了国家人,为人生开辟了更加广阔的前程。有位漂亮女生就以全县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取一所省级中专院校,后来分配在省级机关工作。我们虽然因此而荣耀羡慕,更多的是酸溜溜的妒意。

回首同窗时的美好时光,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欢笑,一起打闹,那时总感觉离毕业遥遥无期,可是转眼间就已各奔东西。当年纯真的你我,人生前程瞬间又是天壤之别。离开“红中”回乡后,酸楚、苦闷、迷惘困扰着我们这些落榜同学,我们就像一条漂泊在大海里的小船,迷失了人生的航向。

但我们不服输,每每想起在“红中”一起度过的青涩岁月,总感觉浑身有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激发我们不向人生屈服不断进取的坚强毅力,尽管道路曲折坎坷,但信念追求始终不动摇,孩子大了总要飞,学校再读多久总是要离开的,但学习永远不止步。当我们再次聚首时,蓦然回首,发现再多的辉煌也冲淡不了那一段青涩涩的岁月,心底深处那种酸溜溜的情愫已成为一个甜甜的梦。

难忘“红中”!

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预防发现患儿出生甘肃治疗儿童癫痫医院小孩长期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