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姐姐,开在生命里的花(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文章

很想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只有快乐的梦,只有纯洁。

现实往往都不会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岁月好像一直在重复着离合悲欢,正因为如此人生才会精彩万分,才会那么让人向往,或许应该感谢我生活在和平的年代,才会有一个梦一样的童年,真的是梦,只不过梦醒啦,什么都没留下。记得小时候特别喜欢缠着堂姐,她陪我走过了童年,一起上学,一起迟到,一起回家。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就渐渐的离开了我生活的轨迹,留下我独自远航。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在未来等待着我的到来。对于我这个没有结婚的男孩来说,好像姐姐这个词也变得愈发重要,像亲人,像父母。至少在现在是这样。或许这是独生子的固有的梦吧……

在我的印象里,堂姐和我很亲近,尽管随着时间的流动,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但那种思念一直埋藏在脑海深处,每一次引动,就像海啸爆发一般,让人泪流满面。

堂姐陪我走过童年。还有一个姐姐就是我的表姐,她是一个很不会关心人的人,只是有时候说的话实在让我无法拒绝。记得那是高中时代,心中萌发了退学的想法,那时候压力真的和大,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所有坏情绪都停留在我的脑海,一直在等着迟到的末班车,就那样等着,一直到我高二结束。记得那时的对话。那个夜晚至今还很清晰,高一,开学两个月后,两个月的时间冲淡了我对未来的向往,迷失在寻梦的路上。

“姐,我想走啦,我想我不适合在这里学习,我想换个换个环境。”

“你想好了吗?你这次离开,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毕竟学习才是一条正确的路,你还小。”

“可是我真的受够啦,我在这才是浪费时间,我没办法想去学习,我努力啦,可是发现,我真的无能为力,我不想浪费时间。”

“如果你真的想好啦,就离开吧,如果以后你生活不够好,老姐会接济你的。”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离开,不过那天晚上的对话却一直埋藏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人在无助的时候或许很容易感动,对,我被感动啦。

其实我觉得我还是一个幸运儿,上天又给了我一个圆大学梦的机会——春季高考。在我来济南的时候表姐和堂姐已经上了大学,而我像是在黑暗中走出的迷失者,再次受到了上帝的光顾,受到了他的指引,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时间不长,但很幸福,很完整。

春季高考,一种新的高考形式,是它让我来到济南,让我在我人生的记忆中留下了浓厚的一笔。也让我遇见了另一个无缘无故的大姐姐,叫她大姐姐,其实也挺适合的。

她是我所有老师中的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比我大六岁,喜欢穿黑色的羽绒服,有一个淡粉色的指甲,有时候带着眼镜,后来又换上了隐形,可能爱美是每个女生的天性吧。

人类往往是在不经意间就会伤了另一人的心,也会在不经意间融化了对方的心理屏障。你长得好像我弟。就是这一句简单的话语,拉近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摇身一变,我变成了他的干弟弟,她成了我的姐姐。也许真像她这个基督教徒说的一样,这个世界真的有上帝的存在,看到迷失的我,觉得我太可怜,便派她前来拯救我的。小时候的阴影对我影响真的很深,竟让我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此,我竟会对她感觉到依赖,没有她的时候,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似的,就像在夜空中行走探险,失去了北极星的指引,变得不安。

生活不是一味的背离你的航道,有时候也会让你喜出望外。那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八点到她学校,幻想着见她的场景,心里充满着向往。很感谢她,因为她真的很忙,忙着考证,忙着实习,可还是愿意陪我聊到中午,聊的很多,因为在这之前,她帮我找回了人生的路,让我不再迷茫!

细细回想起来,才发现相对论是很棒的学说,和自己想念的人在一起,时间永远在飞一般的流逝,转眼间便是永恒。

其实她对于我是个很特别很特别的人,感觉就像梦一样,害怕醒来之后就会消失,所以一直很努力的想去抓住对方,不想让她流失在时间长河中,再也见不到踪影。幸运的是我没有一直被这种感觉缠绕,我还是走了出来,但是那种思念却愈发强烈,走掉的是那种患得患失。

什么是重要,我现在也没那么懂。或许重要就是想让她永远陪在身边,不离不弃;重要就是在最难过的时候,想要得到对方的安慰或者鼓励;重要就是打开联系人后,想要找的第一个人。百年人生,有太多的后悔与不舍,唯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你难过的时候还会陪你,还会安慰你,鼓励你。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粘人的孩子,喜欢黏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生活的无奈会慢慢吞噬彼此的时间,淡化人们的感情。凡事都会有例外,我相信我是那个幸运者。仔细想一下我还真是很幸运的人,生命中出现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让我体验到了人生百态,看到了岁月蹉跎。

我是独一无二的,再也找不到和我一样的花儿,但是我知道会有许多相似花儿在过去凋零,在未来盛开。

情到深处人孤独。这种孤独,或许应该叫做思念。

治好癫痫患者抽搐方法郑州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北京在哪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