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哥们,我们等你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激情小说
一   松约了四个死党一一鹏、峰、钊、铮聚会,地点是本地有名的“漫步时光”咖啡屋,他们全都睁大眼睛,呦呵,哥们高雅了?草根松咋还洋式了,他们猜不透。不管咋地前后脚赶到咖啡屋。   松点了五杯(coffeelatte)意式拿铁咖啡。不一会儿,婀娜多姿的女服务生端过咖啡,优雅地放在五个人眼前,摆动腰肢离开。松轻轻地搅动咖啡,望着杯中打着旋儿的漩涡,深吸一口气闻着咖啡的香气,滑稽地闭上眼睛。片刻,他睁开眼睛,瞅瞅发愣的哥们。唉!这还不懂啊!在闹市区呆久了,烦了呗!瞧瞧这儿多安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咖啡屋的光线暗黄,迷蒙中,有几个零星的人在静静地咂着咖啡,脸上折射着橘黄色的光,让人瞬间安静。   松咂了口咖啡,若有所思地说,知道为啥喝拿铁咖啡吗?他们一头迷雾,各自品着咖啡。拿铁咖啡不像其他咖啡味忒苦,牛奶让嘴里游动着醇厚的奶香味,舌头立马润滑,舒服!哥几个兀自看着他,峰眨巴着小眼睛乜斜着松,招呼哥几个来,不会就为说喝咖啡的滋味吧?   当然不是。松这才亮出底牌,水果店的生意不错,准备再开一家店,俺打算用俺妈的那套房子作抵押贷款。一会儿,跟俺去看看店面,给拿拿主意。   那是前年,松第一家水果店开业前选址,非要哥几个拿主意,几个人到场一看,隔壁是“金玉满堂”首饰店,说啥不乐意,怕那家店抢了水果店的风头。可松看似瞪着眼睛听他们嚷嚷,其实心里在打小九九。他突然一拍桌子,乐了,俺偏在它隔壁开店。哥几个齐声喊,为啥?松狡黠地笑了,等着瞧吧!   二   松好像天生做生意的材料,有板有眼。他进的货价格低品相好,又薄利多销,让利三分,赢得不少回头客。同行也纳闷,他的货咋那便宜,实再猜不透。其实,还有段传奇呢。   松想打探点门道,常去水果批发市场转悠。他观察了几天,发现有个店面特殊的热闹,而其他的店门前的人稀稀拉拉。他打听到那家是山东批发商,溜达过去想看个究竟。赶上了店面忙着卸货,买家吵吵嚷嚷,穿来走去的好不热闹。他好奇地凑过去瞧热闹,见一装卸工小声问人家,兄弟,你家咋这热闹?人家上下打量他,白了一眼,忙着卸水果。他还不死心,非要弄个明白。他抄起一件货蹭蹭进了店,不小心在门口碰了一个人。对不起!那位中年人,穿一身讲究的休闲装,腋下夹个包,脸带疑惑地问,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你是新来的?松放下货,喘着粗气,大哥!不,不是。俺是来进货的顺便凑个人场!中年人仔细打量他,你想进货?对,大哥!那好,跟俺来吧!松心里偷着乐,这货没白卸。   松跟着中年人来到店面后边的办公室,房间很大,老板桌放在屋子中央。那人坐在老板椅上,挥挥手让他坐下。松瞅瞅棕色的皮沙发,小心地坐下。兄弟,知道俺是哪儿的吗?大哥,听说您是山东的?对!俺看你有眼力见,是干生意的料。俺家承包了百亩果园直销……松一听“直销”二字,眼睛立马放光。这是财神爷!他立马逢迎,大哥,好啊!您咋称呼?男人掏出香烟递给松一根,拿出打火机点着,烟雾在男人头上转圈。男人眯着眼睛吸溜一口烟气,又优雅地吐出圈圈,俺姓李,山东莱阳人。到这儿干合法生意,可地头蛇跟俺较劲,暗中使绊子。那好啊,俺应招,打算在唐山水果批发市场搞直销,看他咋办?除非他有果园子,可现种也来不及啦!好像香烟是对手,李哥拉过烟缸使劲掐灭。松赶紧趁热打铁,李哥,您英明啊,俺有家水果店,咱可以合作不?当然可以,咱互惠互利,你去找小王签合同吧,保证供应你的货!立马在信签上刷刷写了几行字,递给小松。哇!李哥,一手好钢笔字啊!龙飞凤舞。嘿!兄弟,你忒会说话,快去吧!其实,松不是奉承,他练过钢笔字,那字有庞中华的风采。可此时,他没兴趣欣赏钢笔字,他的心砰砰地狂跳,连跑带颠地直奔订货办公室……   松的水果店,生意红火。也得益于媳妇萍,她人老实厚道,能吃苦,卖货实诚,引来不少回头客。可那条街上的水果店除了他家,都冷冷清清。对面那家店的老板,据说是有名的混混,平时游手好闲,生意都是他老婆打理。他的胖女人,看着对面生意好,她闲着没事儿,站在门口,两手叉着腰,两条大象腿支着大肚子,活像现代版的大赤包。胖手指着松的店骂大街,说松家俏她家生意,日你娘操你祖宗的满口喷着吐沫星子。惹得那条街的人围观,好像在看耍猴的。可萍理都不理,有顾客好奇地问她,这人骂谁呀?萍停下手,望着门外,白了一眼胖女人,俺不知道,大概更年期了吧?又手脚麻利地忙着卖货,对那婆娘的恶言冷语权当西伯利亚的冷风。   三   松开水果店的事儿,哥几个真心佩服。可鹏想不明白,忍不住问,当初,你为啥偏要挨着“金玉满堂"?松嘿嘿一笑,兰花指对着鹏,眼睛眯成一条缝,其实很简单。你想啊,去金银首饰、玉器店的人,大多有钱人啊!这类店大多在大型商场,那有停车位,人家买东西都开私家车,可闹市区存车没个地儿,真正腰包鼓的谁来?这不还是草根消费者。松咂了口咖啡,用手抹了把嘴角,眼睛里闪着亮光。你们想,这类购物群会咋样?爬在柜台打量那些金银首饰,眼睛放着光,是忒稀罕,可腰包里的钱害臊啊!也就闹个瞧热闹,可不能白来啊!干脆买点水果水灵水灵心情吧!哈哈!扭头进了俺的水果店。你们猜咋地了?咋地了?那家金店黄了呗!哈哈!你小子鬼机灵!这叫购物心理学,跟着俺长见识吧!咱不说了,去看看俺在郊外看好的店面。   松穿上外套打算起身,衣服还挂在胳膊上,手机响了。哎!萍!慢点说,啊……别着急,俺马上回。哥几个对不住了,家里出了点事儿,俺要赶紧回去。松直奔吧台付了帐,招呼没顾上打走了。   松一踩油门轰地一声车呼啸着飞奔,他的脑子乱套了,好像有千只蚂蚁吞噬他的脑细胞。他一再提醒自个儿,要冷静,沉住气。可妮子咋样啊?萍说丫头让车撞了在医院。老天爷保佑她!别出事儿啊!她才七岁啊……   松到了医院,蹭蹭跑向急救室方向。萍哭哭啼啼扑到他身上,身子颤栗着,他揽过萍安慰,没事儿,妮子不会有事儿。萍抽噎着说,大夫说全面检查才知道,孩子给撞闷了,司机跑了,呜呜……谁呀?真他妈的缺德,让咱给摊上了!萍摇摇头,兀自流泪。松挥着拳头照着墙壁砸过去,鲜血顺着雪白的瓷砖流了下来,斑斑血迹刺痛了松的眼睛。孙子,等找到饶不了你。   两个小时后,孩子被推了出来。他们赶紧跑过去,大夫说,还好,孩子没大碍,只是右腿骨折了,脑震荡目前还不好确定,两天后再观察看看吧!大夫的话让松和萍的心才算踏实了,妮子住院治疗。   哥几个见松急匆匆离开,不久打来电话,听说实情,立马带着媳妇儿跑到医院。病房里,一下子满满当当的,几个媳妇嘘寒问暖把萍感动的眼圈红了一圈又一圈。峰和铮媳妇主动要求轮着和萍照顾妮子,萍不好意思,两个媳妇爽朗地说,可别见外,咱都谁跟谁呀?这一来,萍也能腾出时间去打理水果店的生意。水果店的收银员都纳闷,老板娘咋不去看闺女啊?好奇地问她,萍笑吟吟地说,俺有两个妹妹替俺照看呢!收银员疑惑了,她不是独生女吗?啥时候跑来了妹妹?正打算问,萍抿着嘴,神秘兮兮地说,去干活儿吧!   第二天,松的妈妈脸色蜡黄地赶来医院,她心疼地抱住妮子,泪水顺着褶皱横流,她轻轻地抚摸着妮子打着夹板,裹着纱布的伤腿。妮子,告诉奶奶疼不?吓死俺了!妮子被撞是瞬间发生,只记得嘭地一声,自己被抛到老远,眼一黑意识模糊了……她很懂事,骨头折了咋会不疼,昨晚上疼得叫唤,可妮子没吭声。小手拉着奶奶皱巴巴的手,妮子睡觉都攥着奶奶的手,才能睡安生,拉着它才有安全感。   四   住院期间,奶奶照顾妮子,松和萍还得打理水果店。松闲下来,就在那儿发呆,抽着闷烟想着心事,他被锁在烟雾中,心里堵得慌,哪个王八蛋撞的?他越想越气,用手呼啦呼啦烟雾,把烟掐灭。俺去交警支队一趟啊!没等萍回应,松开车直奔交警大队,找到责任区民警,请求查看相关交通录像资料,接案民警受理了松的诉求。松这才长出一口气,觉得轻松好多。   妮子脑震荡不严重,大夫建议回家调养,一个月后出院。松把妮子接回家,麻溜去补齐水果店的缺货。松刚安排好发货车,准备发动油门回走,萍打来电话,光顾了哭说不出话,好像出了事儿。松赶紧开车往回走。咋按下葫芦又起瓢啊!妮子才出院,这又咋地了?……   他下了车直奔水果店,进门愣了:水果店一片狼藉,货架子翻个底朝天,水果散落一地,地上放着六个泰国水果篮子。萍披头散发爬在桌上呜呜地哭,两个收银员小妹无神的眼睛瞅着大水果篮发呆。松拉起萍问她咋了?萍含着泪,指着对面的水果店,有一帮人耍赖不说,还撒酒疯调戏……萍哭着扭头跑到后边的休息室。松强忍着怒火,问两个收银员到底咋了?   原来,松刚去进货走后不久。来了一帮人喝五幺六地进了水果店,四下打量。有个瘦高子,一脸横丝肉的男人,凑到萍跟前嬉皮笑脸,老板娘,俺定六个大篮子装泰国水果,赶紧给我准备,俺先去找地儿喝几杯,饭后来拿。萍本想说,定这么多高档水果,要留定金。可看这群人不是善茬儿,把话咽了回去。几个男人喳喳呼呼走了,望着他们的背影,萍无奈地摇摇头,心跟着悬了起来。收银小妹小妹急了,姐,咋不要定金啊?这万一出了岔子……别说了,干活儿吧!其实,萍也在担心。   眼瞅着晌午了,日头火辣地钻进水果店,几个大果篮摆在地上,鲜艳的水果格外刺眼。萍的心也开始焦灼,她不时地望着门外。来了!收银员小妹喊了一声。果然,那群人东倒西歪地进了门,一股子混合着酒气和腐烂的恶臭弥漫了水果店,萍打老远躲着。瘦高个儿偏偏凑近萍,老板娘,皮肤倒是挺嫩,卖水果白瞎了。你男人不够意思,让你成天价受累!哈哈!那双毛茸茸的猴爪子想摸萍的脸,萍下意识地躲闪。大哥,你有话说话!哈哈!俺是有话,一口酒气喷向萍,萍恶心的眩晕了。瘦猴趁势抱住萍,把一张臭嘴贴在她脸上。萍急眼了,蹬蹬退后几步,拉着架势,抄起身边的水果刀,指着瘦猴。别过来,再过来俺捅了你!瘦猴没想到遇到了“杨排风”。他冷笑几声,戏谑地说,这娘们还真有脾气啊!哥几个动手吧!话音未落,一帮人把水果店掀个底朝天,萍愣愣地看着纹丝未动,他们早有预谋啊,今儿的灾星是躲不过了。两个收银员吓得脸色惨白,蜷缩在角落。那帮人祸害够了,扬长而去。   松的火气往上撞,忽地脱下外套,直奔对面水果店。胖女人得意地抽着香烟,吐着眼圈。松劈头就问,瘦猴哪?胖女人瞟了松一眼,阴阳怪气地说荆门治癫痫医院,呦呵,瘦猴又不是俺男人,你找错地儿吧?你少废话,俺去找他!说着直奔后院,胖女人大声喊着,你他妈跑这儿撒野来了,老娘不怕你。   松踹开后院一间房的门,瘦猴和那帮人正打牌,看松闯进来怔了。松上去提溜起瘦猴,拳头排山倒海地砸向他的鼻梁骨,瘦猴爹呀妈呀地惨叫,松哪肯放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心里还在叨念,俺老婆你也敢动,你个孙子敢调戏她,爷不打死你算你有九条命!……   不一会,110警车呼啸而来。松被带上警车,瘦猴被送去了医院。   五   瘦猴的鼻梁骨塌陷,鉴定为轻伤,经派出所调解,瘦猴提出赔偿5万元。松来了气,拒绝赔偿。办案民警无奈地说,本来理在你手里,你报案多主动,可你义气用事……松说,怪俺没搂住火儿,俺宁可去蹲看守所败败火。   可萍着急上火,自个又没主意,还不敢告诉婆婆真相,她给四个死党打电话,他们二话没说,赶到萍家。萍憔悴的脸上挂着泪。看着眼前的萍,哥几个心里不是滋味。   萍跟松结婚那会儿,正是艰难的时候。松在郊外承包了一家废品收购站,他们就住在大院里。满院子的垃圾,她不嫌弃不说,还和松一块整理、分类垃圾。夏天雨季,院子的臭味扑鼻,苍蝇蚊子乱撞,萍的胳膊和腿被蚊子叮咬的全是包,再加上院子脏,感染化脓是常事儿;到了冬季,屋里没取暖设施,只能生蜂窝煤取暖,萍哪会生炉子,满屋子浓烟滚滚,呛得流着泪往外跑。废品站在旷野,人就像在风口,西北风刮在脸上,刀割一样疼。尽管萍带着棉手套,手冻得还像紫茄子。松看着萍化脓的伤口,哪个城市女孩子能受这份罪?心里酸酸的,他拥着萍发誓,要让她过上体面的日子。他调皮地问萍,跟俺受罪后悔不?萍也顽皮地说,后悔?那可不是俺的个性!两人相视一笑……   萍唉声叹气,唉!他在里边,连个进货的都没了,咋办啊?俺婆婆知道了……愁死俺了!呜呜!萍又哭起来。哥几个安慰着她,放心吧,哥几个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想办法!进货的事儿,我们哥几个先替你解决。明儿,去看守所看看松!   第二天大清早,哥几个先后脚来店里,问清萍需要进货的品种,需要数量等,峰拿出本本认真地记下来,生怕进错了品种,搞错了数量。几个人开车去了水果批发市场。几个人搭货、装货,点好数量,很快赶回水果店。萍这才舒展眉头,看着哥几个汗水淋淋地卸货,心里真为松有几个贴心的哥们打心眼儿高兴。此时,她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心想,熬几天吧,有这哥几个在俺不怕了。 共 62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