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看星星的夜晚 (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激情小说

我最喜欢有星星的夜晚,是在小的时候,大概是六十年代吧。

总是到了夏夜,吃过晚饭,便把屋前花园里一块平地扫得干干净净,又洒上湿润润的清水,温热的地面上便升腾起一股股的土香味儿。有习习的凉风吹来,我便把行军床稳稳地支撑起来,铺上毛巾被,放上枕头,又摆上小木凳、竹椅儿,一家人要在这里乘凉消暑。那个年代是没有电视,没有空调,天热了,人便坐到院里扇风聊天在消磨夏夜。大人们总是说事,谈今论古的,话投机了,会坐到半夜,这才回屋里睡。

那时的我就喜欢躺在行军床上,仰望天空,那是一种碧蓝深黑的夜空,就像一潭夜色里的湖水,静静地悬在天上,湖里满是晶晶闪烁的星星,一眨一眨地跳动着。那星有密有疏、有明有暗、深深浅浅的样子。密的就成了一种条带状,有雾样的感觉,那便是星云,是银河的光茫。我企图去银河里寻找牛郎与织女星,其实那到不难,是在银河的北岸,有着三颗平行的星星,距离均匀在一条线上,中间的极亮而两边的都弱一些,于是人们便说那是牛郎挑着的两个孩子,去寻找他的娘子呢。与牛郎星隔河相望,在银河的南边,有四颗亮度相当的星,呈平行四边形,更像织布的梭子,那就是织女星座。

我躺在那里仰望着,银河也就一尺来宽,而牛郎与织女相隔两岸,就是见不上面,每年七夕,才能鹊桥相会。当时的我就很为牛郎织女抱不平,这也太残酷了,这是神仙搞的?还是人间弄的?但故事就是这么讲的,故事也是人间写来的。七夕那晚,我看了一夜的星空,牛郎和织女就一直在一尺来宽的银河两岸,不曾相会,我纳闷中,又听说只有在葡萄架下,才能听到牛郎织女的说活,我真去过葡萄树下,可怎么都没有人语声,倒是那些蛐蛐在不停地鸣叫。

所以我就怀疑人在说假话,在瞎编这种悲情的故事,让人永远的遗憾和伤痛。于是我每天夜晚,躺在行军床上,望着那银河星空,就想着我的牛郎织女的故事,那该是我自己编的了,比古老的传说要好的多,我让她们夜夜相聚,天天幸福在一起,让那孩子满天空里游耍,就像孙悟空那般自由自在,这种美满的结局,便让我夜夜入梦,幸福地睡去。

天明时,东边天际上泛起白光,而在半空里就有一颗特别明亮的星星,人说那是金星。日落时,有阵子它便去西天上,它常常与半个月亮相伴,当天空还没有暗下来,星星都看不到,而它与月亮就已经当空明亮了。金星再加上太白两字,不就是它把大圣骗上天空的吗?让大圣养马看桃,大才小用,惹得大圣闹了天宫,捣了丹炉,天兵天将小才大用,险些要了玉帝老儿的性命。按说大圣该死罪,可遇上如来给玉帝耍了个心眼,硬把大圣藏在了五指间,一养五百年,到头陪唐僧取经,入了佛门。这倒是给人间办了个大好事,取了真经,普渡了众生。人就感谢如来,便在人间修了不少寺院,烧香念佛。而玉帝在哪?很少有人知。只是这太白金星,还天天守在那东西两天露脸,生怕人不知道,我就很反感这颗星星,常常不去看它。

倒是北斗七星常常让我猜想无限,有人说它像个吃饭的勺子,那可真够大的,而且勺把儿一年四季都在转变方向,冬天偏西,夏天偏东,勺尖儿却总是指北,怪不得顺着它的勺尖儿走,方向便不会迷失。天好的时候,夜空里就能看到猎户星座,也能见到仙女星云,最让人爱看的,是那夜空里的流星,一夜能见六七个,朝着不同的方向划出一道光亮的尾巴,就消失得无影了。老人都讲,那是人间的谁不在了,天上便落下一颗星来,我总是想见到它,但又怕看到它。那个时候的夜空繁星点点,让人遐想无限,不知是在人间还是在仙境。

如今,几十年过去,一切都变了。人是变老了,眼睛也不好使,但对那种有星星的夜晚,却依旧还是那么的留恋。现在,环境变好了,条件优越了,但是,总感觉少了清水洒地的那股土香味儿,也少了大宅院里人们坐在一起乘凉聊天的那亲切劲儿,更少的是躺在院落里的行军床上仰头看星星的那种纯情和享受了。

现在的天,还是那么碧蓝透黑,可天上的星星就少极了,整个一片夜空里总是看不到几颗星星的,很费力地找到一两颗,那星星还不怎么明亮,看不好就没有了亮光,更看不到牛郎织女、北斗七星,也极少见到流星划过夜空的美景。

心想,这种变化究竟在说明什么呢?是一种进步吗?人类发展的东西是越来越多,而自然的东西就愈来愈远了,连满天的繁星也远离我们而去了。我想,再过若干年去,再过几代人去,有星星的夜晚,恐怕只能在影屏上看看而已。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忧伤起来,我们怎给孩子讲那星星的故事,给孙儿说夜晚的星星是如何美丽的,就连风靡一时的韩国影片《来自星星的你》都无法和孩子们讲得清楚,因为她们再也见不到夜空里那些美丽的星星了……

杭州到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呢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癫痫发作后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