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郁金香的春天(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激情小说

《郁金香的春天》

在郁金香花卉基地,我被眼前的花海给彻底镇住了。那一排排、一行行、一垄垄、一陌陌的郁金香,红的红,黄的黄,白的白,朵大艳丽,一浪一浪扑进了我的眼眸。

看着看着,这片郁金香和一个小女孩慢慢地交叠融合在了一起,小女孩那纯真的眼神,那可爱的模样,再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志崟”。看到“崟”字的时候,我心生惊讶,她的父母对她定是有着极高期望的。不然,一个女孩为何会取一个疑似男孩的名字。

她跟我说,除了紧张的学习之外,最大的心愿是出去看看,看看外边的世界有多大。她十三岁了,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县城,离家一百多里。她特别想知道县城以外的地方,是什么颜色。

我惊讶,问她压力是什么?

她望着蓝天,白净的脸上,几缕黑发撇在耳边,马尾辫高高扎起,带着安静的美丽。她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整理思绪,她的眼睛大而明亮,一尘不染的干净。她红着脸笑了,一对小虎牙露了出来,平添了可爱。

她说家里五口人,妈妈在家照顾她和弟弟妹妹,爸爸长年外出务工。他爸爸说几乎跑遍了东西南北,哪里好赚钱,就朝哪里奔波,说是只要妻儿安好,他辛苦点没啥。

尽管她爸爸说得风轻云淡,她还是看出一些不好。比如上次,他看到爸爸的腿上多了一道伤疤,那伤疤就像蚯蚓一样爬在他的腿上。

她摸了一下那蚯蚓旮梁,手指触碰到僵硬,心尖一揪,问他爸,疼吗?

爸爸笑着说,一点都不疼,只要你将来考上大学,我就该享福了!她爸爸说这些的时候,眼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看着她爸爸那期待渴望的眼神,她咬着牙心里暗自发狠,一定要学习好,将来考上大学!

乡下孩子,考上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就算是出门打工,至少能找一个好的工作。她的目标,就是为了让爸爸有一天不再外出务工遭罪了。

她喜欢呆在乡下的田间地埂上,看山野旮旯纷纷扰扰的一簇簇花儿。她相信自己也是其中的一株,将来一定会开出最美丽的花!

我问她:“除了山乡的花外,知道“郁金香”吗?”

她摇头说:“没见过。”

我用尽美丽婉约的词汇,给她铺就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她聆听着我的描述,一脸的迷醉。

“你将来的理想是什么?”看着她纯真的样子,我问道。

“阿姨,我的理想是将来当一名医生!”她不假思索地说出来。

“为什么是医生呢?很多漂亮的女孩都想当明星呢!”

“因为我看到村里好多人都害病,很凄惨的样子,村子东头的王家哥哥才二十多岁,死了;李大伯,骑三轮车摔倒沟里,腿断了;刘婆婆中了风,眼斜嘴歪了……”她说了许多我不知道的人名,最后幽幽地说到了她的爸爸,“我爸爸那腿是工伤,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给划伤的……”

“我将来要做一名医生,去挽救更多的生命!”她的目光含着坚定。

“很有志向,通过努力肯定会实现的!”我鼓励着她。

“阿姨,那什么时候能看到郁金香?”她盯着我眼睛问道。

我紧紧拉着她的手说:“等到春天郁金香花开的时候,我一定带你去花卉基地,去看那大片的郁金香!”

她笑着点点头,那天真的笑脸,如同郁金香般灿烂……

《晚霞满天菊正艳》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看到这座院落的时候,脑海里不觉闪出了元稹的《菊花》。橘黄色的花,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朵朵片片都美丽耀目。

她坐在小板凳上,就在花的旁边,一朵一朵地看,摸完这朵摸那朵。看到我们,她甜甜地笑了,脸颊上两个小酒窝一左一右,对比整齐。这时,一个身子羸弱的妇人扶着门板,脸色苍白,弱弱地唤着她:“冉冉,快请老师进屋喝茶。”

我顿时感到羞愧,这辈子与教书无缘,并排不到知识分子的行列。抹了一把脸,让自己厚颜一次,跟着老师朋友们走进了院子,脚步顿时停止了。

花,还是花,一模一样的金盏菊,铺满院内的角角落落。除了走道的甬路外,全是一色的橘黄色。甬道一边摆着一拉溜簸箕,里边是晒得半干的金盏菊。

冉冉对我们说,这些金盏菊都是她种的,这花繁得快,一兜一兜的,种子和根都发芽,一两年就铺满了院子,而且花期很长,有时候冬天也开花。她一年四季都摘花晒,冬天不容易晒干,就在锅盖上烤干。

我不解,问她,为什么要晒花,既然这么喜欢花,干嘛不多种几样花?

“种金盏菊是有用的,不仅是为了好看的。”冉冉说完扭头偷偷地看了一眼她妈妈,发现她妈没有注意,才小声说:“我妈身体不好,这些年老生病,你看她多瘦,我爸说是生我的时候受风了,每到冬天,全身哪儿都不舒服。医生说多喝金盏菊茶,可以活血疏通,对她的身体有好处。我就去找了花种,撒在院子里,现在都三年了,每年我都摘花晒干给妈妈冲水喝,你看,她的脸是不是红润了许多?”

听了她的话,我心头一颤,如春方吹过心海,暖意袭身,幸福涌满了全身……

环顾屋子,一边墙壁上贴满了金灿灿的奖状。

冉冉妈妈看我们在打量屋子,欣然一笑说:“这些都是冉冉的奖状,她爸爸出门打工去了,我身体也不好,这家里家外都是她收拾的,学习不用督促,年年都拿奖状。她的班主任来家访,说这孩子只要保持现在的成绩,一定能考上重点高中的。”

这时,提着开水瓶从厨房走过来的冉冉,听到妈妈的夸奖,脸“唰”地红了,扭捏地喊了声“妈”,低着头倒完茶后,揉着衣角拘谨地站在她妈的身后。

冉冉妈亲昵地看着女儿,苍白的脸上红润了,带着满足的笑。

我们离开的时候,余晖倾斜,晚霞照在金盏菊上,金黄一片。

冉冉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阿姨,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给妈妈治好病!妈妈那天对着自己的身子捶胸顿足,说都是她自己的破身子拖垮了这个家。要不是她天天药不断,爸爸挣的钱完全够用了……”没有说完,她的眼睛就溢满了泪水……

她走到了院墙一角,掐了两朵花送给我,神色害羞地问:“老师,您说我将来能当医生吗?”

我认真地对她说:“肯定能的,只要你努力,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她咬着嘴唇,用力点着头。那双明亮的眼睛,清澈得像一汪泉。

我看着可爱的她,也看着满院子的菊花。那朵灿然绽开的红菊花,像极了她红扑扑的脸……

黑龙江哪家的医院治癫痫最好武汉专治癫痫疾病的医院在哪里男性癫痫病对后代的影响大吗有效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