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生亲情为迹(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激情小说

【一】

四岁那年,一场雨,叫人心伤。已近黄昏,乌云就黑压压地垂下来。大风呼呼,擦过木板时“咻咻”呻吟着钻进小房子。我和小伙伴闹掰,躲进房子里哭着。不一会儿,头顶“刺啦”一声雷响将我吓住。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世界乱做一团。我害怕极了,捡起引火的木屑在泥土地板上圈圈画画,眼泪却是止不住地糊住脸颊。

附近只有两户人家,隔一段距离,我没有伞,不敢跑出去,心里却很想有个人能陪我。但距离爸爸妈妈收工还早,我只能独自面对暴风雨。可是谁想一个人去承受呢?幸好,二舅妈来了。

二舅妈是进来拿她早晨放下的帽子的,她还得赶三个小时的路程走回家里去。我哭着求她不要走了,她无奈安慰我:“再不走天黑了也回不去。爸爸妈妈等下就回来了。不要怕。二舅妈走了,你乖乖的。”又剩我一个人了。然后是哭着哭着睡着了……

儿时和父母相处的记忆是很少的。我经常是跟着奶奶跑到姑妈家。大姑妈家在山的那边,翻上山顶休息会儿再接着赶路,休息三两趟才能到。二姑妈家就更远了,走四小时出坝子,再淌过一条川河才能到。那时车子还很少,有一张拖拉机的简直是土豪。因为路程遥远,所以基本一去就住上一星期左右。我也很乐意跟着奶奶跑,毕竟别人家有好吃的。

五岁那年,移民到川河两岸,政府划分了土地,盖起新房子,便搬了出来。这里左邻右舍只隔着两道墙,算是特别的热闹了。但山啊地啊还在老家的缘故,父母不得不两边往返。

上小学以后,我开始自己做饭,那时还没有灶台,在地上支撑一个三脚架就这么煮。米蒸熟以后,挖一小勺猪油拌着吃,满嘴都香香的十分爱吃。

弟弟四岁的时候,我上小学一年级,因为没上过幼儿园读了两次一年级。周末爸爸妈妈就在老家歇脚,新家只有我和弟弟。晚上刚开始因为害怕总是去外婆家睡,但有一次吵架,赌气不去。

吃过饭,天才黑了一小会。一个醉鬼,找错了门一直敲我家的。又敲又骂,手电筒的光从门里射进来,到处乱扫。

弟弟吓得哇哇哭,我捂着他的嘴吓他,再哭再哭那人就翻墙进来了。我觉得那人真的会这么干,自己也害怕得不行,拉着弟弟躲进卧室。那人叫骂一会儿走了,我们才放心地睡下。

【二】

弟弟上小学以后,我就不怎么带他,假期也只管跟着大姐姐大哥哥上山下河。早晨出去,晚上才回来。妈妈一则怪我扔下弟弟一人,二来担心我出事,所以每次我回去都拿细棍子打我。我并没有被越打越乖,反而更加疯狂。他们一出工就没了人影,玩太入迷了晚上回来晚。不做饭也不扫地,又被打。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打骂,胳膊和腿上的红痕没消又添了新的。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村里又要来一批新的移民,他们的住宅区之前是鱼塘,所以往山脚挖土去填平,山脚就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水坑。家附近的小伙伴就约着去水坑里游泳。另一场小孩子也去了,其中一个拿着轮胎当泳圈,进了最大的那个水坑就被淹死在里面。与他同行的小伙伴惊呼着“死人了”“死人了”,吓得我们也赶紧跑回家。

弟弟就把事情的经过讲给刚插秧回来的妈妈听,妈妈听完抄起棍子就要打我。我见势溜出门去,妈妈在后面穷追不舍,趁她眺望事故现场的空隙,我才逃脱。可惜,跑得过白天,躲不了晚上,还是无可避免地遭一顿打。

总感觉妈妈好凶,一直在打我,但她也很偏心,从来不打弟弟。据她说,是因为弟弟没我调皮。

有了对比,我就觉得姑妈们比她好多了。两个姑妈会给我买好吃的,还会给我买衣服。但是他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给我买。其他时间添置的话,都是我考试考到他们说的分数才可以。

小学时我学习成绩还算优秀。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奖状拿了好几张。那时奖励是一块钱。是红色一块的那种。拿在手上可以说非常自豪了。只有一次奖品是书包,也不是学校买的,是别人资助学校的,以这种形式发到同学们手里。我一背就是好几年。

我拿奖妈妈没多大反应,爸爸倒是挺开心,总跟别人炫耀。

五年级的时候,妈妈想做点别的,不愿再靠山吃山。她去卖东西。每天早上五点钟起来,炸土豆饼,弄凉拌土豆丝。然后一起和我去学校,蹲在校门口卖给学生。有时候卖完的早就早点回去,有时候剩的多午饭就干脆不做菜了,我放学回来都是吃剩土豆。

有一次,她让我先去上自习不用陪她了,就给我拿了两个土豆饼。但我想吃五角钱一碗的方便面,就问她要五角钱,她说待会赚到钱再给我,让我下自习了来拿。下了自习,出来一看,外面空空如也连个路人都没有。我赌了一早上气。

我喜欢吃水果,每逢赶集都要向她钱,她每次都只给我两块三块。我就捡便宜的买。橘子就买五角一斤的,或者十块钱三斤的。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再拿出来吃。爸爸就会说好的水果都买不起吃。妈妈就回嘴有得吃还计较那么多,想吃你得有钱啊。

【三】

上了初中,我除了不在外面撒野之外还是很不懂事。

听说二舅妈送表姐去县里读书,回来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我就跟妈妈说,你可不许哭,反正我自己也不会哭。轮到她送我去上学那天,我跟一个小学同学同宿舍,她们很放心,报名结束,认完宿舍他们就走了,我没去送。

小学同学就说,你爸妈对你真好,还给你铺床叠被,我都是一个人做的,我妈把我送到宿舍就回家了。我也没什么想法,说他们要帮我弄的。

关于哭,有一次学校开感恩会。表姐说她们开的时候,操场上的人都哭倒一片。我觉得在别人面前哭是很羞耻的一件事,所以我又让妈妈别哭。感恩会时因为堵车她迟到了。我们就站在后排草地上听。

主持人讲着一个个凄惨的故事,音响里放着《烛光里的妈妈》。很多人已经哭的泣不成声,妈妈眼里也饱含泪花。但她只是握紧我的手,忍住了。随后,主持人说给我们准备了礼物,我让妈妈快去。她回来,带了两本书,一盒光碟,说买了一百块。一百块是我一星期的生活费了,我就怪她,要出钱的买干嘛又没用,我只是好奇而已。她说那刚刚别买就好了。

学期中旬有一个作文,老师要筛选了拿去比赛的。我写了落在家里,到学校才发现。我自信过头,觉得肯定有我一份,便强硬的让爸爸给我送去。爸爸骑了一小时摩托给我送到。父女两也没聊几句,爸爸就回家了。在家里就鲜少交谈,到外面照样如此。后来我才在妈妈手机里看到她给舍友发的短信,问我能不能重写,爸爸有事走不开。

初中在放假前开了一次家长会,我让爸爸来,妈妈到县里抓药也一起来了。爸爸说,你妈也来了。我有本事回答来一个就可以了。同学立马凑上来说我们先给叔叔阿姨抬凳子吧。会后我们连夜回家,路上遇到交警,被警察说了一句,要拉那么多东西就别载三个人了。

初三的时候妈妈病了,手术后没恢复好,小腹总是疼痛难忍。住了几次院没见好,又去昆明市检查。那时,家里买了一辆“时俊王子”,加上给妈妈买药治病,日子过得十分紧凑。

疼到绝望的母亲,有了寻死的念头。她悄悄从医院逃出来,回家后亲戚都劝她回去,接受治疗,不知怎么的爸爸和妈妈就在院子里吵的不可开交,众人怎么劝都没用。

不能用力的妈妈骑在摩托上,哭到五官变形,沙哑着声控诉他的男人对她不好,她活着没什么意思了。我哭着吼她,以前或许没什么活路,但她现在有了我们姐弟俩,该为我们想想。似乎是开窍了,她也不闹了,乖乖的回床上躺好。我进卧室怪我弟怎么不去劝劝妈妈,他把头埋在枕头里,一抬头,脸上都是泪水,眼里充斥着恐惧。

【四】

妈妈三年里卧床不起,我上高中以后,只有月假的两天能回去。同时弟弟上了初中,也只有周末两天回家。只有爸爸一个人在照顾妈妈了。弟弟老跟我诉苦,爸爸太懒了,自己每个星期回来都要洗一盆的碗。妈妈也说除了管饭,都不见他人影。我想过指出爸爸的错误,但是想到只有他一个人挣钱也蛮不容易,所以也只是劝他。

妈妈生病以后,假期家务都落在了我身上。非常讨厌洗碗的我习惯了洗碗。爸妈的衣服也是我洗。种个菜也是我提水浇园。过年前夕,大扫除,拖地擦瓷砖都是我。被褥枕套窗帘什么的也是我洗,搓搓搓,手都蜕皮磨出血来……

妈妈稍微好点,可以自己煮饭,全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却开始病了。高二下半学期偶尔生病。高三的时候,每个月都要痛经呕吐。刚开始我还能自己撑着,好多次都自己躺在宿舍挨过去。然后越来越严重不得不请假回家。

有一次,痛到在床上打滚,爸爸带我去诊所。那是夜里十二点多,夜开始凉了,十多分钟后到达诊所。我捂着肚子蹲在路边,爸爸去敲门喊医生。“医生,医生……”一声一声,喊出去连回音都没有。旁边烧烤摊上,几个醉汉在那里模仿爸爸焦急的声音,无情地嘲笑。心里十分气愤,却骂人的力气都没有。爸爸不去理会他们,医生开了门扶我就进去。

有一次也是半夜发病,呼吸加重加粗,吐到缺氧。干爹和爸爸骑车载着我冒雨去到医院,打完点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爸爸本来就不能熬夜,果然第二天睡了一天才补回精神。

高三一年,他们带我去医院抓了好几次中药,每次都不见效果,时间一到绝对病倒。无奈我还上着学,他们便打算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当然另一方面,也是经济跟不上。家里添了两个病人,爸爸的负担更重了。

就在那时爸爸卖了他的车,车子被开出去之后,他躲进了厨房,再出来流了两行泪,用毛巾擦掉后咧嘴笑了笑。

高三毕业,计划送我去上学的时候到昆明第一医院检查一下。医生说我身体上没什么毛病,肯定是心理问题,所以去看了心理科。谁知我的情况愈发糟糕,不得不住院。住进去就是昏昏沉沉,偶尔醒来呕吐。

一睡就是半个月。爸爸妈妈轮班从八点半守我到夜里四点多,每天都是这样。打的吊针是补营养的,不能开太快,一滴一滴,看得人焦急。医生对我也没什么把握了,问了一句家里是不是只有一个小孩。妈妈以为我没救了,整天提心吊胆,以泪洗面。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医生检查不出毛病,只给我下了个神经性呕吐的定论,让我先吃药试试。一天一千多到两千的医药费花光了我的学费。上学是不可能了,妈妈就鼓励我说先把命保住要紧。

【五】

死马当活马医医,就是妈妈每听到一个偏方都弄给我吃。可能今天是跟七大姑八大姨聊天听到的,第二天是去地里偶遇老奶奶告诉她的,第三天就是民间的医生提议她的……但她这么努力,上天还是没有开恩的意思。

爸爸妈妈还是想试试,就带我去普洱看病。谁知医生也只是觉得可笑,一个痛经也想住院。给我打了一针就让我们回去了。之后我们又去了第二医院,医生就只挂一瓶葡萄糖。不知开的什么药,吃了之后也没什么效果。住院期间,越住越发病。一天都要吐好几次。最气人的是还不让打点滴,说要克服心里。

医生说,我的情况不稳定,不让我出院。我就和医生吵架,吵得他们说我像个小孩子,蛮不讲理。电话里,我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让爸爸去接我。我一哭,他就慌了。说他很快就来。结果我待了一个月他才把我带回家。

不吃药以后,发病不像之前那般频繁,只是经期犯病。妈妈便和我睡在一个屋里,给我倒水,捏背。半夜我一喊她,她就醒了。不管多晚,偶尔我饿,她都起来给我热粥。但我一吐就基本吃不下东西,她还是预备着,怕我饿。

他们都相信我会好起来。妈妈说,以后你工作了,你去哪儿我就到哪儿照顾你。爸爸也常说,只要身体好,条条大路通罗马。以前我认为,他们希望我学习成绩优秀,为他们争光。现在才知道,其实只要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才是他们最大的放心。

记起在普洱住院的时候,我硬拉着妈妈去吃牛肉火锅。那天恰巧是母亲节。快吃完的时候我问她,这个母亲节过的开心么。她说是最开心的一次。我说以前的你不开心呀。她笑,以前没这么多好吃的。憨憨的样子,比孩子还简单的满足。

一直以来,自己都没太在意父母。只记得他们的不好,甚至有了一种敌对的态度。我知道,自己的家庭或许不富裕,但绝对没有不幸福。有这么爱自己的父母,是一种幸运。别把父母的关心当做理所当然。她们也有自己的世界,需要自己的空间。

四岁那年,弟弟还没出生。我们一家三口挤在临时搭建的小木屋里围在火堆旁吃饭。爸爸把腊肉放在碳上烧,心急的我不停的问好了没有。妈妈让我别吵,塞了两个“小丫丫奶糖”给我。那时,幸福就等着我发现了。只是我很迟钝,没明白。要说人生一直陪伴着我的,那就是亲情无疑了。

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可靠吗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北京市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