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憨叔(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激情小说

得知憨叔去世的消息,是我在外地出差回家的第二天,那天吃午饭的时候我问妻子,咋不见憨叔的影啊,又出去打工了?这么大岁数了闲不住。妻子听了我的话眼泪夺眶而出,然后告诉我憨叔不在了。我惊愕地看着妻子:“不可能,我出差前憨叔还和我约定,等我回来一块去海边垂钓,这才几天啊,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得的啥急病呐?”

妻子强忍悲哀,将憨叔的死因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原来在我出差走后的第三天,憨叔到朱龙河撒网捕鱼,他刚到河边儿,就听有人撕心裂肺地高喊:“救命啊……”憨叔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男孩在河里拼命地挣扎,头一会儿浮出水面,一会儿又沉下去,憨叔见此情景什么也顾不得了,“扑通”一声跳到河里向孩子游去。憨叔自年轻喜欢打鱼水性好,他不一会儿游到孩子身边,憨叔一手托着孩子,一手划着水向岸边游,在快到岸边的时候,憨叔突然觉得腿肚子抽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沉,他意识到不好,于是拼尽全身力气把孩子推上了岸,而憨叔却淹没在湍急的河流中……

“憨叔的水性好,怎么就……唉!”我悲痛之余感到惋惜。

妻子说:“水性再好,可毕竟七十多岁的人了,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啊,憨叔可是个大好人呀。”

憨叔自幼父母双亡,是跟着他大伯长大的。他大伯自私自利不舍得花钱给他娶媳妇,所以憨叔终身未娶。憨叔为人实在,心地善良,村里人无论哪家遇到难处,只要找到憨叔,他有求必应,正因于此村里的聪明人给憨叔送了个绰号——憨儿,时间长了憨叔的大名渐渐被人忘了。我小时候就没少“蹭”憨叔的油水,在那个物资十分匮乏的年代,吃饭成了个大问题,我家人口多,而且我哥几个儿都是半大小子,正是能吃饭的时候,队里分的那点粮食对我们家来说杯水车薪,一家人饥一顿饱一顿,日子就像在刀刃上过。憨叔光棍一人,勤快又有木工手艺,生活条件比较好,一日三餐玉米面窝窝。有一回憨叔把我喊到他屋里,给我一个窝头,然后静静地看着我吃,我狼吞虎咽半个窝头三下五除二下到肚里,憨叔乐了,他抚摸着我的头说:“窝头好吃吗?”我点点头。“是不是愿意天天吃窝头啊?”我点点头。“愿意吃窝头就给俺当儿子吧。”我摇摇头。憨叔有些失望,他那粗糙的手在我的脸上慢慢滑落下去,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憨叔内心的空虚和寂寥。

憨叔也渴望屋里有个女人,真正体验一回“家”的感受,然而他这个愿望却迟迟没有实现。

那一年秋天,憨叔五十又三,村里来了一个女乞丐,操外乡口音,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而且还挺着个大肚子,偎缩在大街边病怏怏地奄奄一息,招惹了不少人围观,村长得知消息匆匆赶来,一见这情况不由得犯了难,让谁家领养呢?总不能让女人死在大街上吧,这时候憨叔打此路过,村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对憨叔说:“你没尝过女人味,领回家养着吧。”憨叔见女人委实可怜,就听了村长的话,把女人领回了家给她从里到外置换了新衣服,而且好吃好喝伺候着,在憨叔精心照料下,不长时间女人养得又白又胖换了个人似的。

起初,憨叔和女人由于语言不通交流沟通十分困难,两个人交流的唯一方式就是打手势,有时候女人用根草棍儿在地上写写画画,憨叔是个睁眼瞎大字不识一个,急得抓耳挠腮,连连叫苦。时间长了憨叔和女人心有灵犀了,交流起来也畅快了许多,憨叔大致了解了女人的基本情况:女人是南方人,四十岁,家里有个闺女,因和丈夫闹矛盾离家出走,身无分文的她靠乞讨信马由缰漫无目的地流浪,她越往北走,越觉得一天比一天冷,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到这里时体力不支再也走不动了……

冬天的一个深夜,女人要分娩了,疼得嗷嗷直叫,憨叔惊慌失措,赶紧去找接生婆,女人顺利地产下一个男婴,憨叔看着襁褓里可爱的孩子,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接生婆说:“憨儿,真有福气,土埋半截的人了没费劲儿就有老婆孩子啦。”

憨叔脸涨得通红辩解道:“旺婶儿,话不能乱说,俺和她是清白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俺把她当妹妹养着来。”

“你说这话鬼才信呢。”接生婆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没有不吃腥的猫,你憋了大半辈子了,屋里有个女人真的就不动心?”

憨叔说:“人家有男人,俺可不做伤天害理的事,等过了年暖和了,俺就送她走。”

“哼,憨种。”接生婆临出门拿了一个锅盖,一扭三晃地走了。

光阴荏苒,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万物复苏,柳絮飞扬,杏花簇开,南去北归的大雁叫活了沉寂一冬的田野,五颜六色的风筝在湛蓝的天空中漫舞,闲不住的农人开始春耕备播,春天是播撒希望的季节。憨叔忙碌了一天农活,傍晚下工回到家里,女人把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端上饭桌,再筛上一壶酒,憨叔自斟自饮,逗一逗女人怀中的孩子,幸福感油然而生,但这种幸福感瞬间被另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取而代之,因为女人过两天就要离开他回家去了。女人仿佛看透了憨叔的心思,她眼里噙满了泪花,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彼此有了深厚的感情,她感激憨叔对她的恩德,如果没有憨叔出手相救,她也许早已客死他乡了,女人想到这些,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她轻轻叹了一声:“大哥,晚上到我房间来睡吧。”

憨叔怔怔地看着女人说:“妹子,你把俺当啥人呐。”

女人赧然地低下头,真情地说:“我知道大哥是个好人,这么长时间了一个屋里住着没碰我一下,无微不至照顾我母子,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妹子,你这是说啥话呀,当初俺把你领回家没有别的想法,也不图你报答不报答,就是当妹妹养着啊。”憨叔激动地说,“你家里有男人和孩子该回去团圆了,俺们这里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两口子多大矛盾啊,抱着大胖小子回去还不把他们乐死呀,过两日瞅个暖和天俺送你去车站。”

女人感激涕零,“扑通”跪倒在憨叔面前,说:“大哥,您真是个好人啊……”

清明节这天,我一大早起来和妻子说:“我们去给憨叔扫墓。”妻子爽快地答应了,并且着手准备一些祭品。吃过早饭,我开车向憨叔的墓地驶去。憨叔墓地离村子很远,在一片荒草之中,孤独而寂静,但坟墓却显得十分高大。我和妻子来到憨叔的墓地时,已经有很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被救孩子的家长向我介绍说:“这几位是孩子学校里的老师,他们敬仰憨叔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来给憨叔献上一束花儿。”

我感动的同时也为憨叔高兴,憨叔不孤独,因为还有那么多人思念着他;憨叔不寂寞,因为他的精神永远被后人传唱……

泰安如何找到好的癫痫医院西安治癫痫病哪里治疗的好杭州癫痫病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