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山多娇】敬祖(散文)

    在家乡人的概念里,从腊月二十四“小年”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都算是过年。农村人面朝黄土背朝天,从年头忙到年尾,到了过年的时候,自然要与家人聚聚,走亲访友,吃点好的、喝点好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老王和他的狗狗(散文)_1

    天空布满了瓦片似的云朵。俗话说:瓦瓦云,热死人。几日来的高温,总是万里无云。略灰白的天,焖热难耐。燕子在高处的天空旋舞,轻盈盈地滑过天际。大地一片丰裕,或碧绿或艳红或紫薇或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家乡的味道(散文)

    那会应该是2000年吧?或许还要早些。我在家中收到了一位初中朋友的来信。信里是这样写的,他说:“我现在在一家小的金融企业里面工作。我们的宿舍外面就是机场。每天下班日落时分,透过明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爱如阳光暖心

    我心烦意乱,无处释怀自己的心情就想再上网解闷,网上又相逢了理解我关心我的大哥,与他的相逢与相识使我如履薄冰的生活感受到一股温馨阳光照射心中,温暖我冷漠的灵魂,抚摸我孤独的脆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散文)

    三伏天,古城酷热难耐、溽暑难消,抽空回家看看老母亲,借此避避烦煞人的滚滚热浪。一走进村口,满眼的绿逼眼而来,凉凉的风扑面袭来,看着这蓬勃饱满的绿,吹着阵阵凉爽的风,浑身藏着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收获】远去的背影 (散文)

    父亲在世时和我的交流很少,以前刚出外务工时,在电话里,父亲没有嘘寒问暖,只是直接开口问工作的事情。后期我在南京务工有一些小小建树时,我主动打电话次数逐渐多了起来,可每次父亲总...[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田野上的歌谣(散文)

    在董市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人们春种秋收,耕作生活,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了丰厚的物质财富,同时也创造了散发着泥土芳香的田间文艺。栽秧歌,就是田间文艺中的一种与劳动生产相结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登山的乐趣(散文)

    我出生的村子,最不乏的大概是山了,都不太大,也不太高,却山叠山、树重树的看不到尽头。而这些山,就成了我们的乐园。附近的山,树的种类不多,松树、油茶树、映山红,间杂些毛栗,多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影子(随笔)

    我的本意是说:万物都有影子,死去也不例外。一个人的价值判断,凝结成的精华,莫过于他留在世间的影子。影子从来都不是猥琐或龌龊的。它可以长,可以短,可以胖,可以瘦,就是不会蜷缩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丁香】表哥(散文)

    舅家和我住同一个堡子。老城门朝东,街道呈T字形,我家在一竖处,舅家在一横左侧,我们习惯称舅家“南头”。舅舅弟兄两个,大舅建国后教学,1960年代国家实行精简职工政策,响应号召回乡劳...[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