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外婆(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在我的人生旅程里,外婆只陪伴了我十四年。我承认,由于奶奶的言传身教,我从童年开始就对外婆有些排斥,外婆远远没有奶奶五分之一的光彩夺目。

奶奶美丽冷艳,外婆看着却是笨笨的。我记忆里她头发已经全白了,她中等的个子,很小的脚,走路缓慢,眼神不好。妈妈说外婆是个苦命的女人,眼睛是哭坏的。外婆是个童养媳,由于贫穷,她的母亲为了活命,用她换了一袋麦子。她从小就很懦弱,遇见人总是低着头,她一共生了五个孩子,我妈妈是她的老来女。她生我妈妈的时候,我的姨妈已经是快要出阁的姑娘了。在我姨妈出嫁的第二年,我外公就因病离开了人世,那时候妈妈和舅舅还很小。外婆的婆婆非但不疼爱她,还总是欺负她,因为她的兄弟媳妇,是个很美丽、很活泛的女人,并且有良好的出身。而我笨笨的外婆除了干活,就是爱哭,眼睛也因此变得模糊。

我的姨妈是个出了名的美人,妈妈说姨妈年轻的时候,提亲的踩塌了门槛。我记忆中的妈妈也是瞳若秋水,从她们身上我看不到一丝外婆的影子。我有记忆的时候外婆已经七十多岁了,走路柱着拐杖,总是摸索着前行。妈妈说她们兄妹都随我的外公,我外公是个美男子,外婆是他的童养媳,从小就对外公充满了敬畏。尤其是长大后,我的外公英俊挺拔,玉树临风,而外婆,唯唯诺诺,低首俯胸,两个人没有一点夫妻相。不过幸好我的外公性情温良,对外婆很是怜惜,我外婆对我外公除了深爱,还有满满的敬畏。

我的姨妈结婚的第二年,刚生完第一个孩子,我的外公、我外婆深爱着的男人,就离开了人世,外婆悲悲戚戚的哭了两年。姨妈家是个望族,时常接济我的外婆和她的孩子们,外婆对她的亲家时常感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我的姨妈生完儿子的第五年,怀上了我的表姐不久,我的姨夫就开始生病了,在姨妈的肚子微微隆起的时候,我的姨夫也离开了人世。那一年,我的姨妈二十八岁,正值豆蔻年华。她身着孝衣,梨花带雨。不知道哭碎了多少人的心。五年里,外婆相继死了丈夫和女婿,她除了悲伤就是悲伤,除了眼泪就是叹气,她对我的姨妈说:“女儿呀,忠臣不侍二主,好女不嫁二夫,这就是命,你认命吧!”姨妈受我外婆的影响,为我的姨夫守了一辈子的寡,一辈子清白、刚强,连姨夫家族里的老上司,都对我姨妈,充满了尊敬。

每当妈妈给我讲这些的时候,她都会黯然泪下,我会异常的压抑和沉痛。我小时候不喜欢去外婆家,我总觉得外婆住的堂屋,异常的阴凉,我坐在里面,后背嗖嗖的蹿着凉气。我也不喜欢外婆悉悉索索的模样,不似我奶奶般年轻和雷厉风行。我小时候,父母都很忙,妈妈没空去探望眼睛不好的母亲,就时常把外婆接到我家里小住。我从来不让她帮我做家务,因为我不喜欢看着她摸索的样子。我奶奶很任性,被我爷爷惯坏了,她总怕外婆抢走我对她的爱,所以她也不喜欢外婆。爷爷让奶奶陪我外婆唠唠家常,我奶奶就坐在我外婆对面,两个人都特别沉默,外婆为了不那么尴尬,努力找点话题打破僵局,又被我冷傲的奶奶生生噎回去。我奶奶缺乏柔软,不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我的外婆却有一肚子的故事。她说那不是故事,都是她经历过的。她说她的秉性弱,身子骨不好,小时候挖野菜经常看见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外婆告诉我,我妈妈小的时候,她经常抱着妈妈或者舅舅纺线。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妈妈睡着了,所有的孩子都睡着了,她忽然想起她晒的萝卜干忘记收了。她顶风冒雨把萝卜干收回屋子里的时候,看见她的纺车前卧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它有牛犊那么大,浑身长着毛,眼睛很亮。姥姥开始很害怕,可是她怕那东西伤着她的孩子们。她仍然战战兢兢地对它说:“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的神仙,你肯定是躲雷雨避难的,我替你关上门,度过这一关,雨停了,你就走吧!”果然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在雷雨停了之后就走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外婆的梦境或者幻觉,但是我知道我的外婆不会撒谎,本来这个千奇百怪的世界,就有很多解释不清楚的事情。我就问外婆,有没有很害怕很害怕?外婆说开始快吓死了,后来冷静下来就不怕了,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这辈子连只鸡都没杀过,心里干净敞亮得很,所以后来就不怕了。

外婆很刚强,刚强的有时候让人接受不了。我清楚地记得,一次奶奶把她穿的衣服,收拾了一包,让我提给外婆,还让我告诉外婆,走的时候全带走吧,都是她没怎么穿的衣服。我没想到,一向软弱的外婆怎么都不肯要。她说她的衣服够穿。可是我见她只有三套衣服,还都是灰的灰,黑的黑,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不像我的奶奶,什么时髦穿什么。我问她,你为什么不要我奶奶的衣服呀?她的衣服都不旧,又好看。外婆说:“我小的时候,家里穷,我娘一袋麦子就把我送人了,从小在婆婆手底下没少吃苦。脏活累活,我全干了,还吃不饱,穿不暖,幸好你外公是个好人,不至于让我屈死。当年我娘但凡有一点骨气,也不会把我送人!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啊孩子!”

我问外婆,想不想你娘呢?外婆说:“想,经常想,可是见到她又亲不起来,她对我没一点亲味儿,我对她很陌生。”外婆说完她的母亲,叹口气,很久都没说话。外婆住我家的时候,我也不喜欢跟她同住,我晚上会和奶奶住一起,我嫌外婆没有奶奶整洁利索。奶奶是个特别爱吃醋的老太太,总是拐弯抹角地探我的口风。不厌其烦地问我,外婆吃饭能不能自己摸索到厨房;问我外婆会不会自己洗衣服;还问我外婆会不会指使我爸爸伺候她。有一次我奶奶竟然问我,是她好看,还是我外婆好看。我嫌奶奶天天问这个问题,就故意说你比我外婆好看,但是比我外婆稍微低了一点点,但是如果我的外婆穿的和你一样花哨,我估计你俩就一样好看了。没想到我奶奶就愤怒了,说我是白眼狼,说我的心被我外婆那个土包子收买了。我心里说尽管我外婆很土,可她很刚强啊,还教育我和弟弟不吃别人的东西,人家吃好吃的,不要在人家眼跟前,眼巴巴的望着。当时才十岁的我撅着嘴巴,顶撞了我那个没人敢招惹的奶奶,我说我姥姥虽然土,也不像你,天天没事找事,还那么懒惰,又那么爱花钱,要不是你天天做新衣服穿,我妈妈一定会把我打扮的很好看。我奶奶当时就翻脸了,把我赶回我家,说让我去找我那个土包子外婆去!

我也没给爷爷说,我从奶奶的院子跑到我家的院子(两个院子紧挨着)。因为年龄小不懂得回避外婆,我哭着告诉妈妈说,我奶奶不让我跟她睡了,让我和外婆睡,我奶奶还说我外婆是土包子。当时妈妈安慰外婆,说我奶奶就那样,嘴巴不饶人,心眼其实挺好的。我外婆是个沉默的老太太,当时并没说什么。只是那天晚上我被奶奶撵回家之后,无论妈妈说什么,我都不肯跟外婆睡一个房间,就挤在妈妈爸爸和弟弟的那张床上。第二天,姥姥摸索着收拾了她的东西,非让爸爸把她送回家。她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闺女家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从那起,我外婆再也没有在我家小住过。有时候妈妈想她了,带着我和弟弟去看望她,劝她住在我家,她也总是摇头。我的舅母脾气暴躁,和我外婆脾气不和,早早的分开过了。我每次到外婆家,看见外婆,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默默地不说一句话。我又从心底可怜她。仔细想想,她的一生多么坎坷:小时候缺少亲情,长大了受婆婆歧视,中年时失去丈夫,老了又这么孤单。可是她宁愿这么孤独,也不愿住在女儿家,她不喜欢麻烦别人,更怕我奶奶看不起她。

外婆八十四那年,由于眼神不好,摔了一脚,腿骨有了裂痕,由于年纪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外婆躺在床上分外安静,妈妈和姨妈帮她翻身,她会很享受的样子,但她从来不主动要求妈妈帮她。她甚至于拒绝吃饱饭,她说不想大小便太频繁,麻烦儿女们。我觉的外婆卑微了一辈子,成了习惯了吧!外婆最后的日子里,经常喊着外公的名字呓语。我想她肯定梦见年少最美时光里,她的那位翩翩少年,站在春花烂漫中对她笑……更让我遗憾的是,外婆病倒后,已经十四岁的我,不曾相伴一日。其实我曾替我生病的母亲,伺候外婆病床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半日时光,我就病倒了,头晕且高烧。在我病恹恹的病了半月之后,外婆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送外婆走的那天,我还在想,我和外婆从来没有像别的祖孙那样亲昵过,撒娇过,不知道到了她的灵堂,我会不会痛哭失声。当我身着孝衣,对着外婆的遗像跪拜的时候,一幕幕的往事涌上心头,我抬头望着她的遗像,遗像面目平和,没有了平日里的悲苦,我想起她坎坷苦难的一生,想起她悲切的眼睛,我的情感像开了闸的门,我放声痛哭,眼泪横流,我痛声呼唤着,姥姥,我的姥姥……我愿你一路走好。

枕叶癫痫现在怎么办导致癫痫病难以治疗的病因有什么?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吗天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