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姨父的葬礼(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姨父身穿蓝色锦缎老衣安详地躺在木板床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痛苦。

他老人家终于安静了下来,犹如摆钟停止了摆动声,整个屋子也随着他的逝去而静谧得瘆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所有活着的人再也听不到他那黑明不停、痛苦而又无奈地呼儿唤女的声音了,一切的痛苦都随着姨父安详地闭上了他那渴求生命的眼睛而终结了。

在渭北台塬,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农村人将自己的岳母、岳父称为姨和姨父,不像城里人喊妈叫爸。作为农民的儿子,我也毫不例外地将自己的岳父称为姨父。

初识姨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经村里的三叔介绍,我认识了妻子,也就是从那时起认识了姨和姨父。

姨父身材高大,背有些微驼,和其他老汉没有什么两样,常年身穿黑土布衣裳,脚穿千层底土布鞋。时常见他赤着脚圪蹴在炕沿边上,右手持一杆铜制烟锅,烟锅里的火星一明一暗,时不时地紧锁被岁月留痕的眉头连连咳嗽着。这时候,往往会招来姨的责骂:“不抽会死吗?”姨父不搭理姨的责骂,在一边尽情地咳嗽完之后,在炕沿上将烟锅里还在燃烧的烟丝磕出,一股青烟从脚底袅袅而上,姨皱着眉头摔身而出。

“姨父,我妈身体不好,家里没人做饭,我爹妈说今年想要人,你看行不行?”我试探着对姨父说。

“我没啥意见,这事必须你姨同意才行。”姨父又装好一锅烟,将烟嘴含在嘴里,一边点烟一边表明他支持我们结婚,同时又传递出另一条信息,这事他说了不算。

姨父家解放前是我们周边有名的地主家庭,但他们却不像影视剧里描述的那种穷凶极恶的恶霸地主,反而是闻名十里八乡的大善人。姨父家是三叔的舅家,他俩是表兄弟。三叔从小失去了父母,是奶奶用自己的奶水将三叔养大。因此,当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爹爹经常随着三叔到姨父家混饭吃,回来的时候总是给家里带回米面。爹常常感叹道,“要不是你姨父家经常接济咱家,我们都不知饿死多少回了!”

如今,三叔又将他表哥的女儿介绍给我当媳妇,看来我们家和姨父家确实有不解的渊源。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我们两家终于结亲了。

我们结婚后,姨父却很少来我家住,即使来了也只是吃一顿饭,和爹聊聊周边村里发生的新鲜事或者庄稼收成什么的,聊完就走。他总是牵挂着自己家里的活计,我们每次挽留时他总会说,地里有活还没干完。

姨父和爹一样,也是当地有名的房木匠。过去农村人盖土房,情况好的人家也就是用砖砌个砖柱子,然后用胡基(土坯)砌墙。按说姨父家在旧社会生活条件好,他作为家里的大儿子不应该下这苦力的。解放后国家搞土改,贫苦农民翻身做主人,作为大户人家的姨父家也毫不例外地家产充公,大家都成了新中国的主人。姨父作为兄弟姐妹中的老大,第一个站出来学手艺,当木匠,为群众建屋盖房,双手打满了厚厚的老茧。他和所有的老百姓一样,靠劳动自食其力,养儿育女,勤劳持家。

过去经常有人对我悄悄地说,“你跌到福窖了,你姨父有老根(金银珠宝类)呢,光袁大头就藏了几老瓮……”说得有眉有眼的,后来说的人多了,我也将信将疑,于是就问妻子,妻子却说:“谁放的没盐的屁!我咋一个子儿都没看见呢?”有一次,妻子和姨父开玩笑说:“伯,我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把你那老根拿出来接济一下我们呀!”姨父叹口气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过五块以上的银元,哪有啥老根?”后来,姨的身体不好,经常要买药,姨父常常为钱而犯愁,却从来没见过一块银元出来,直到他老人家去世也没有,看来一切都是传言而已。

2000年的时候,姨突然得了脑溢血,因救治无效而去世。姨父圪蹴在炕沿上,吧嗒吧嗒默默地抽了七天老旱烟,直到出丧时,才扑到姨的棺木上嚎啕大哭,哭诉着他们早逝的一世情缘。当时打墓时,一次性打了合葬墓,姨一个人在寂寥的墓地里,一等就是十八年。这十八年犹如王宝钏寒窑苦盼薛平贵似的,十八年后终于和姨父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团聚了。

姨父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冰棺里,电流的丝丝声犹如姨父沉重的喘息声,似乎在拼命地证明他还在这个世界里。其实姨父并不想早早地到另外一个世界里去。在这个人世里,他还有许许多多的牵心事。三年前他因脑梗瘫痪在床时,他说他不甘心就这样倒下,大孙子还没有找到对象。他躺在那个四季不分、黑白不明的土炕上日夜呼唤孙子和未来的孙媳妇。大哥大嫂双眼噙满了泪水对儿子说,“你赶快找个对象,让你爷看一眼也就安心了。”三年后,大孙子终于订婚了,姨父高兴得就像个孩子,得意地对前来看望他的一波波客人说,“你们没看见我孙媳妇,长得可乖了,就像画里的娃娃。”

起风了,天空飞驰着一团团乌云,着急得就像要赶会占地似的。一年一度的店头古会到了,“店头会,麦出穗。”今年的小麦反常地早早就出穗了,有经验的老农说,节气提前了,是因为去年农历有个闰六月。往年姨父肯定会早早地到店头跟会,还会帮开店的二哥看摊子。每次他总是问我,“你爹来了没有?黑娃家猪头肉咥起来美得很,给你爹买一碗。”今年的店头会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搅乱了,满大街都是奔跑躲雨的人和声声不断的惊叫声。姨父,这雨是你带来的吗?难道说你也风雨不避地跟会来了吗?尽管你躺在丝丝作响的冰棺里,被冷冻成一坨冰了,但你的灵魂却灵巧无比,你像喜欢恶作剧的孩童,将跟会的人浇透了。不对,这不是你古道热肠的个性,这是上苍为你的离去而留下的悲伤的泪水,这是天地同悲啊!

孙子领着未过门的孙媳妇回来了,你眉色飞舞地说,“我再活两年,就能看到重孙了!”你的女儿们却笑着说,“你再活两年,就把你儿煎熬死了!”你突然就不说话了,一双失去光彩的眼里写满了失落。

是啊,三年前您因脑梗瘫痪在床后,你的儿子、儿媳尽心尽力地为你端屎端尿,喂饭翻身,擦洗身子,精心伺候。因劳累过度,你的大儿子也患上了轻度脑梗而住进了医院。你知道后一个人躺在炕上,黑天白日地大喊大叫,喊着你早就过世的父母,让来带走他们的儿子;骂我姨把你一个人撂在世上不管;甚至呼喊村里几十年前去世的人,让他们可怜可怜带走你,你不愿意在这个人世上再多活一天了。你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儿子,你甚至让女儿给你买老鼠药……

姨父啊,尽管你想早早了结这一生,可你顽强的生命力却不放过你。都说人生是苦海,你没有受完罪,老天爷是不会带你走的。你在炕上煎熬,我们在炕下痛苦。我们想办法给你买来你不断变换着要求的食物和水果,我们竭尽全力满足你最后的一个个愿望。

悲怆的唢呐声穿透了凄风苦雨,犹如利箭穿透了儿女滴血的心。白车素马,灵旗猎猎,花圈重重,挽联飞舞,姨父啊,只有在您的灵前,我才能大放悲声,喊您一声声可怜的爸呀,你怎么不管你娃咧,以后让你娃到哪儿见你啊!可怜的爸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离开你娃啊,你娃想你啊!

灵前泪流满面的执事人将我强拉起身,我就是哭断肝肠您再也不会和我说一句话了。我拿来再好的食物您也不会吃一口了,我只能给您点燃一柱香,祭奠一杯酒,焚烧一张纸,以寄托我悲痛的情怀。

姨父啊,不知您的灵魂能否看到,您的儿媳在您的灵前点燃了照亮天堂路的蜡烛;您的女儿们做了四季更换的衣裳为您焚烧,您在去天堂的路上不会感到阴冷;您的孙子孙女为您送来了四季水果,为您一路解渴;儿子们跪着给您送来了上路的食物,您将一路不会饥饿。

悲怆的唢呐诉说着您艰难而顽强的一生,凄凉低沉的二胡呜咽着您为儿女创家立业的丰功,铿锵的铜镲激扬着您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处事风格,粗狂豪放的秦腔演绎着您西北汉子的豪爽与人生的激情。

“狗娃享福咧。”你躺在土炕上,微微摆动着你的右手,你的左半身早已枯竭,一动也动不了。你对我们说,村里那个名叫狗娃的老人去世了,你称他享福了。我心里一阵刺痛,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受罪,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你羡慕别人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自己却无法终止这痛苦的历程。我们都很无奈,我们无法相互替代,只能默默地看着你独自承受。你可知道做儿女的有多痛苦吗?恨不能替你承受病痛。如今,你也解脱了,享福去了,却给儿女们留下了扯不断、理还乱的无尽思念。

凌晨三点,按照阴阳先生指定的时间为您入殓。所有儿女和您的舅家来客齐聚在您的遗体前。我们轻轻地将您从冰棺里抬出,放入您油漆黑亮的松木棺材里,您已枯木般僵直而无法弯曲了。我们给您的身体下用铜钱摆上七星图,好让您早日升入天堂;给您手里塞进的铜钱,好让您打发阴间道路上难缠的小鬼;给您衣兜里塞满了阴币,好让您在那边和我姨生活得舒心而快乐;我们给您放进了扇子、眼镜、和您喜欢的其它小物件,为了让您什么东西都不缺,在那边无忧无虑地生活……

即将盖棺了,儿女们哭喊着要再看您最后一眼。一时间哭声震天,老天爷再次瓢泼起来,房檐不断线地流下了一串串泪水。盖棺定论,我却不知道给您说什么好,只是和大家一起跪地痛哭,喊我可怜的爸你在哪里?可怜的爸你去哪儿了?你娃想你了到哪儿去找你啊!

天亮了,您真的要走了。

“起丧!”随着理事会大总管一声令下,管乐队奏响了声声悲戚的哀乐。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后生抬起了棺木,踩着哀乐的节奏,缓缓地将您的棺木从堂屋抬出,来到了大街上。

“悬丧!”随着大总管的又一道指令,人生末班车——丧车早就大开了后门,将您的棺木直接装入丧车内。

“烧纸!”

亲朋好友们齐聚在您的棺木前,依次为您点燃了送行的纸钱,饱含热泪再送您一程。乡亲们在自家门口流泪为您远远燃起送行的篝火,那一堆堆篝火是乡亲们难舍您的情怀,是照亮您一路远行的天灯。十字路口,您的大儿子作为大孝子,摔下了头顶燃烧的纸盆,寓意您岁岁(碎碎)平安,一路走好。呜咽声声的哀乐从丧车里流泻,孝子贤孙们扯着雪白的孝布拽着丧车一步一步地挪向坟地,那孝布好似拴在孝子们的心肝上,一扯撕心裂肺地痛,一扯肝肠能寸断,一扯那是扯不断的一世情缘啊!

姨父,您到底还是享福去了,您和姨躺进了同一个墓穴,您们终于在另一个世界团圆了。

作为夫妻,您们是幸福的;作为儿女,我们是痛苦的。但为了您们的幸福,儿女们尽管有太多的不舍与痛苦,最终还是圆了您和姨生不能同裘死却能同穴的美好愿望,这也是人生最完美的结局。

姨父,给您圆完墓后,天空突然就放晴了。太阳调皮地钻出云层偷看了一眼,又钻了进去,如此往返几次,最终露出了光灿灿的笑脸。它是不是完成了迎接您的任务,刚刚返回了人间?

姨父,想必您那边应该也是晴空万里了吧?

中医可以治疗癫痫病吗黑龙江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济南最有名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