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梦想征文】兄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自从哥哥随国民党败兵逃往台湾,这一去就是将近半个世纪。解放后待政局稳定下来,弟弟每年都往台湾写信打听哥哥下落,可总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几十年过去了,弟弟渐渐淡了寻亲之心,“十有八九哥哥已不在人世了吧。”弟弟常常遗憾地想着。   三年前,大陆开放了对台政策,欢迎台湾同胞回祖国大陆探亲。弟弟的心又活络了,升起一丝希望,尽管这希望非常渺茫。弟弟一连写了几十封信,分别寄往大陆与台湾的相关部门,恳请帮助打听哥哥下落。弟弟在每封信中都附上一纸情真意切的家书,家书上贴上两片刚采摘的云雾山嫩茶叶。“哥哥曾经最爱喝云雾山茶,如果哥哥还活着,他一定会收到的。”弟弟这样安慰自己。   守望的日子是最难熬的,希望与失望的交迭,折磨得年愈古稀的弟弟不堪憔悴。而终于在夏天的某日,一封来自台湾的信,在弟弟的生命里掀起了巨大的浪花……   那封信竟然是失散四十多年的哥哥寄来的。信是春天寄出的,辗转三个月才送到弟弟手中,这其中除了各部门审查等手续外,地址的变更延误收信期是主要原因。   “哥哥还活着!”弟弟接过信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惊喜地发现哥哥还在人世,这信封上的笔迹他太熟悉了,他初进学堂的时候,哥哥曾手把手教他写字。   “吾弟,见信如见面……四十年来,愚兄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土,深为过去种种忏悔。吾弟所言甚是,与人民为敌终将被人民唾弃……愚兄蜗居独岛半生,思乡之情愈切,羞见亲人之心更甚。悔已晚矣……但盼余生踏上故土,死亦含笑矣……祝吾弟平安,勿念!”   手捧哥哥的亲笔信,弟弟几度哽咽,浊泪模糊了字行。游子浓浓的思乡情,兄弟深深的骨肉情,他怎能不理解哥哥的煎熬,他怎能不唏嘘动容?“哥哥,你终于想明白了,你终于肯放下仇恨原谅我了!”弟弟心中哭喊。      兄弟俩出身于地主家庭。解放前为了各自的理想前程,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哥哥参加了国民党,通过金钱关系节节升官,当上了国民党某王牌师辖下的精英旅旅长,算是同等级别军官中的佼佼者,意气风发前途一片光明。   弟弟留洋两年,接受了西方民主思想教育,回国后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加入了共产党。因为是稀缺人才,军部欲委以重任。但弟弟深知自己阅历浅薄经验不足,主动申请到前线部队磨练。弟弟从小班长做起,事事身体力行积极带头,由于大脑灵活连创佳绩,短短一年时间竟升任到团长。巧合的是,与弟弟这个团对峙的正是哥哥率领的国民党精英旅。   弟弟经常被哥哥无情地围堵追打,但仗着其灵活的战术,硬是以区区一个团的兵力死死拖住哥哥的整编精英旅,使之难越雷池一步,为后方作战计划的部署与实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不活捉这个叛祖离宗的畜牲,老子誓不为人!”哥哥常常咬牙切齿,发誓要亲自绑上弟弟到家族祠堂的祖宗牌位前正法谢罪。“对此不肖子孙,不抽之筋剥之皮实难消心头之恨也!”   哥哥的恨是因为老家的产业被共产党“共产”给了穷棒子们,祖宗们几辈子处心积虑掠来的财富一夕间被“共产”一空,他们的地主老爹也差点被枪毙掉。虽然老爹逃过一劫,但眼睁睁看着偌大家产千亩良田被“共产”,心有不甘哪,老地主也终于积恨成疾一命呜呼。哥哥在仇恨共党的同时,更是对“不肖”的弟弟恨之入骨。在他认为,弟弟大小也是共产党的官,保下家产应该是没问题的,可他竟忍心看着自家家破人亡而无动于衷,“这畜牲,还是人吗?那么多财产说没就没了,等老子打回老家去,让你们加倍偿还!”哥哥心里发狠。他完全忘了他家财产是怎么得来的,他完全忘了地主剥削军队抢掠时老百姓是怎样的痛。   哥哥怀着无比的仇恨欲置弟弟于死地,根本就未曾留意到战局的悄悄变化。在一次弟弟设计的连环伏击中,哥哥被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惨重。幸亏弟弟没有赶尽杀绝,哥哥才得以率残部逃回大本营。   弟弟写信派人送给哥哥:“兄长尊鉴,现下局势已渐明朗,国家还是人民的国家,一切与人民为敌的行为必定是自取灭亡……弟知吾兄为父亲之事耿耿于怀,然吾父平日所为实是千夫所指,儿不揭父过,兄心亦明。幸吾党宽宏既往不究……诚望吾兄深明大义弃暗投明,则兄弟把酒言欢不远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望兄三思,弟翘首以盼。”   吃了亏的哥哥感觉到莫大的耻辱,把信件撕得粉碎,也同时粉碎了他的一生。      战局很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动人心魄的冲锋号响彻神州大地。中国人民解放军全面进击,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哥哥随残余的党国精英们乘飞机逃到了台湾。   在台湾的哥哥死心塌地积极做着反攻大陆的美梦,但也终于有时间思考问题了:   “剿了那么多年的匪,这共匪怎么就越剿越多呢?”哥哥想不通。   “我们堂堂党国部队,拥有飞机大炮坦克美式装备的正规军,竟然被小米加步枪的泥腿子追着打?”哥哥还是想不通。   更让哥哥难以置信的是,“共匪”竟然势如破竹一夜之间横渡长江,打进了党国引以为傲有着无上尊贵象征的总统府。“匪”兵竟然解放了全中国,把他们逼上台湾小岛,还倒过来称他们是匪。真是不甘心啊!   多年的反攻倒算没有成功,关于大陆的“坏”消息却是一个接一个传向台湾:大陆抗美援朝取得了伟大胜利,大陆原子弹爆炸试验圆满成功,大陆正式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大陆实行了改革开放……   哥哥渐渐老去。壮志消磨后的哥哥慢慢想明白了,共产党提出的“得民心者得天下”,确实不是一句空口号。他们来自人民,融于人民,以人民利益为重,所以他们得到人民的拥护,所以他们得以发展壮大。反观自己党内,官员醉生梦死腐败堕落,个个贪婪成性,人人推过抢功,视天下苍生如草芥,这才是真正失败的根源啊!   “人民是国家的国本,谁与人民为敌,谁就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得民心者得天下,大陆的欣欣向荣蓬勃发展不正是这句话有力地验证么?   想通这个理,哥哥已为年轻时的错误选择感到后悔。“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打来打去究竟图个啥?故乡就在海那边,可我还能踏上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吗?”哥哥叹息。   一岁岁春去秋来,一队队大雁南归,哥哥感觉自已连只鸟儿都不如。鸟儿尚且可以自由飞到对岸筑巢,可他呢,只能无奈地任皱纹一道道刻在他曾经威武英俊的脸上,只能无助地老死在这个生活了几十年依然觉得陌生的地方。人老了,淡去了金戈铁马功名利禄,思乡之情如決题之水滔滔不绝。可海那边的弟弟,会原谅他这个曾经如生死仇人一般的哥哥么?当时弟弟年轻气盛思想偏激,自己何尝不是刚愎自用一意孤行?   弟弟早就原谅了哥哥,当时各为其主,信仰与理想的分歧使兄弟反目成仇,战争都已结束这么多年,还谈什么恩怨?想想当年自己大义灭亲,一心按照党的指令办事,却很少与家人进行思想沟通,弟弟心里也有一丝歉疚。弟弟最大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与哥哥团聚尽欢,骨肉情深啊!   一叶飞鸿,飘落哥哥眺望的窗口。他颤抖着拆开来自故乡的家书,捏起家书中夹带的云雾山嫩茶叶片放在鼻子底下贪婪地嗅着,老泪纵横。   “这茶叶,还是那个味,久违的芬香,家乡的味道。”   “大陆开放了,我能回家了,天!”   最亲不过家乡人,最甜不过故乡水,哥哥提笔疾书,小心封装好载满希望的信笺投进邮箱。期盼回信的日子,哥哥时常忆起小时候在家中,光屁股的弟弟跟着他满村子跑……而今,一片辽阔的海,阻断多少遥远的乡思。   大陆这头,弟弟终于有了哥哥活着的消息,激动得彻夜未眠。弟弟东奔西走在部门之间,为哥哥的回家做好安排……   飞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近了,近了,庞大的机身稳稳落地。从飞机上下来一位蹒跚的老人,岁月的沧桑已抹去他青春的痕迹,但弟弟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他半世纪不见面的哥哥。弟弟一瞬间仿佛年轻了许多,健步如飞迎了上去。对方也刹那间精神焕发,两位须发苍苍的老人四目相对同时深情叫着对方的乳名,激动的泪水滚滚而下。   “弟,我回家了!”   “哥,你终于回来了!”   癫痫病大发作如何急救武汉看癫痫去哪家医院比较好癫痫发作怎么治荆州治癫痫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