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放风筝(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评论

下午下班,路过世纪广场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在放风筝。人群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小孩子。男孩子女孩子各式各样的花衣服以及花样繁多的风筝,在广场以及广场的上空随风飞扬,场面热闹非凡,好看极了。看到这样的场景,我不由自主地停下回家的脚步。像看待一副画卷一样,静静地观赏起来。

离我最近的是一个与我一样年纪的母亲,她的身旁站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花边小裙子,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小辫子上还镶着两朵粉红色的小花。只见她仰着小脑袋,面带微笑地看着她那支漂浮在天空中的蝴蝶风筝。当然,以她小小的年纪,是拉不住天空中的风筝的,就在她头顶上的不远处,她的妈妈正抓着风筝的线呢。

在稍远一点靠近广场液晶显示屏的旁边,有一对男女也在放风筝。男孩和女孩的年龄也就十五六岁,都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淡蓝色校服。我猜想他们可能是兄妹,又或许是同学、是朋友。只见男孩拉着风筝,一边慢跑一边愉快的招呼着女孩,而女孩则追着男孩欢呼着想要拉一拉飞在空中的风筝。似乎这个时刻,这个广场,只属于他们。

我放下人群的欢呼嬉戏,不去理会。随着广场上的风筝线,慢慢抬头仰望,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中飞杨着很多五颜六色的风筝,有蝴蝶、有燕子、有蜻蜓、有蜈蚣等等。看着看着,我不由得佩服起那些制作风筝的人。他们的手艺真好,能制作出各种各样的风筝。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各式各样的风筝,我想这个广场会少了许多生机。那些喜欢放风筝的大人和孩子们,这个春天也就少了很多趣味和欢乐。

这样想着想着,突然想起小时候我家乡那次放风筝的经历。那时候我才上小学四年级,距今也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记得那天是农历七月十四,才刚吃完早饭,小伙伴就急匆匆的跑来找我,说村里九队那边人家在放风筝。我一听说是放风筝,觉得没什么看头,就对小玩伴说“放风筝有什么好看的,咱们平时不是也放么,不去了”。小伙伴听我说不去,他有些着急地开始给我比划起九队放的风筝,说比我家的院子还大,是一只用大竹竿制作的鱼状风筝,全村大部分的人都去看了。听小伙伴这么一说,我便开始有了兴趣。毕竟那么大的风筝,怎么能飞上天去,我内心还是充满好奇。

九队离我们六队不远,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路程。虽然路途不远,但迫切想要看到大风筝的我们,还是像赛跑一样赶了过去。当我和小伙伴赶到九队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村民。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人群的缝隙中挤进九队的晒谷场。晒谷场的面积也就两百平米,被两条交汇的乡路夹着,路上都站满了村民。我们挤进去的位置正好是谷场的边沿,谷场上放着一只很大的鱼状风筝,谷场旁边的大树上正挂着一串长长的鞭炮。那时候的我个子比较小,目测这风筝的长度应该有十米,宽度应该有四米左右。整个风筝都是用一根根像我小腿那么粗的竹竿制作而成,背面缝上一块蓝白相间的帆布,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彩色罗非鱼。最令我意外的是,风筝的尾巴上还挂着一条十米多长的旧软水管,听大人们说是为了使风筝上天时能保持平衡。

正当我们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走出几个人。带头的是一个过了知天命年纪的老者,我一看原来是九队的符老爹和他的几个儿子。符老爹在我们村是有名的手艺人,会用竹子编织各式各样的篮子、鱼蒌,尤其是木工最拿手。门窗桌椅,各种案台茶几都做得很漂亮。村里人都喜欢用他编织的东西和他制作的家具,久而久之他的威望在村里也就越来越大了。他的几个儿子也许是耳濡目染的缘故,也都能制作一些家具,只是火候比起符老爹还是差了一些。他们走到大风筝中间以后,符老爹看了一下风筝,就交待他的几个儿子去对风筝做最后的检查,他则又往围观的人群这边走来。走到人群面前后,他开始从人群中挑选一些青壮年,都是乡里乡亲,大家彼此都熟悉。只要他叫到的人,大伙也都非常高兴。从身旁的大人口中得知,符老爹在挑选一些放风筝的人,因为风筝太大,得用二十多人才能拉得起,据说风筝要是能顺利飞上天后,还得用两辆卡车来拉住它。

人员和车都准备妥当以后,在符老爹的一声令下,挂在树上的两串鞭炮被点燃。在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下,二十多名村民抬起大风筝开始往村前的田地里走。后面跟着一大帮看热闹的村民,我们两个小孩就混在这堆人当中。村前那一大片水稻田早已经收割完毕,平坦的田地正是适合放风筝的季节。当风筝被抬到村前的田地里的时候,邻村的村民听说放那么大的风筝,也都赶了过来看热闹。顿时,田地里的人多了很多,看起来大约有一千多人。看热闹的村民被符老爹安排人拦在离放风筝一百多米外的地方。用符老爹的话说,是害怕风筝掉下来砸到人,所以人们只能远远地观看。符老爹抓起一把泥土,测试一下风向以后,便安排人将两捆像我中指那么粗的绳子对接起来,绑在大风筝上面。再由十个村民用特制的竹竿把风筝撑起来,另外十几个村民留出一段绳子给他们起跑放风筝外,把绳子的尾端绑在两辆停在道路上的卡车上。准备就绪以后,随着符老爹的一声令下,十几个村名开始拉着绳子逆风跑了起来,符老爹也跟着跑了起来,看热闹的人群开始欢呼雀跃。刚刚用竹竿撑起风筝的村民,也立刻四处跑散开,风筝左右晃动拖着尾巴开始飞了起来。符老爹边跑边指挥,那些拉着绳子跑的村民开始放慢脚步,不断慢慢释放他们手中的绳子。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风筝左右晃动着才上升一会儿,就偏向右边一头栽了下来。刚刚用竹竿撑起风筝的村民赶紧跑了过去,符老爹也跟着跑了过去,经他们检查风筝的情况,说是制作风筝的竹竿断了好几根,风筝不能再放了。被拦住的人群才得以走近风筝,我们看到的风筝确实损坏比较严重,已经不像是一条鱼了。符老爹一脸困惑地站在那里,无奈的他只好地安排人把破损严重的风筝抬了回去。

就这样,一次非同寻常的放风筝就这样结束了。有些可惜,也有些遗憾。从那以后,村里就再也没有听说放大风筝这样的事情。随之而来的是村里开始种植反季节瓜菜,赚了很多钱,村里建起了一栋栋小洋楼。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开始寻思一些“新鲜”的事物。比如开始开一些歌厅、台球房、麻将房等等,再也没有人喜欢干像“放风筝”这样的事情。再后来,也没人再用符老爹那些手工制品了,替代它们的是一些家具工厂用机器制作的家具用品。符老爹的手艺也越来越荒废了,听说直到他过世也没能想明白,人们怎么就不再喜欢手工制品了呢。

时光飞逝,一晃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在这个遥远的异乡,突然想起村里那次放风筝的经历。不免有些惊讶,有些惋惜,有些怀念。生活越来越好了,失去的也越来越多了。走得也越来越远了,思念也就越来越深了。回过神来,转身离开广场的时候,身后依然传来人们扯着风筝欢呼雀跃的声响。

哈尔滨到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羊癫疯为什么这么可怕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