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孤独的蒲公英飞啊飞(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今天我收到的一封电子邮件,是Aise发来的,邮件内容很简陋,就像是一件用五颜六色的百家布拼凑做成的衣服,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看不懂太高级的英文,Aise才会发这样简单的英文给我。所幸,我能看懂,毕竟这是我和Aise之间唯一的交流方式。

我端着一杯热咖啡,看着邮件的内容。在内容下面,是一张她手绘的花朵图,我看了很久也看不出是什么花,甚至看不懂她标注在图片旁边的英文。我无奈的在有道词典里查到,那个英文是“蒲公英”,我也终于在文字的影响下看出这是一朵飞舞的蒲公英的花朵。

我与Aise的第一次相遇,是在我公司不远处的流浪狗群里。我手里正好拿着我晚饭吃剩下的饭菜给流浪狗吃。在狗群中我看见一个披着微卷金发的女孩,大约有二十五岁,或者二十八岁,因为她脸上绽放的坚强温暖的笑容,遮住了所有与她相关的信息。她看见我的到来,用一口生涩的汉语,高兴的对我说,“hi,你是拿东西来给狗狗吃的吗?”

我说:“是的。”

然后我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开得更灿烂,仿佛要飞了起来。

“你也喜欢狗狗吗?”

“是的,我非常喜欢它们。”

“那太好了,它们很饿了,你现在把你带来的饭菜给它们吃吧,好吗?”

“好的。”

之前我认为这些流浪狗是非常可怜的,然而此时,我竟然觉得它们很快乐,它们围绕着Aise,偶尔发出欢快的叫声,浑然忘记了这是谁拿来的饭菜。

Aise突然转过头来认真的对我说:“我的名字是Aise,谢谢你,它们很开心。”

我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跟她说不客气?我明显不是请她吃饭的。对狗狗说?它们完全听不懂,更何况现在这些流浪狗已经完全把我忽略。

把食物都喂完了,我跟她交流才了解到,她已经没有家人了,一个人一直旅行,没有钱了就停下来工作,然后继续启程。

Aise说:“它们是我的朋友,我非常喜欢它们。”

临走的时候,我们互留了电子邮件,我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我还善良并且付诸于行动的女孩。她噗嗤一笑,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说:“它们是孤独的,就像一朵离开了家的花朵,它们不需要可怜,只需要帮助,你会帮助它们的对吗?”

“是的,我喜欢它们,它们也是我的朋友。”

听完我说的话,她带着开心的笑容离开了,消失在黄昏的余晖中,在朦胧的夜色中吹来的风,她就像是一朵飞舞的花儿。

往后的日子里,我只要有时间就拿着剩下的饭菜去喂流浪狗,偶尔也会碰到Aise,和她的接触越来越多。

我问,“你的汉语是怎么学的,说的真好!”

“是吗?我说的非常好吗?”她高兴的反问我。

“是的。”我肯定的回答,并不是敷衍。

“你知道,我的生活是在旅行中,在路上会遇到很多中国人,我向他们请教的。”

“平时你会交流很多吧?”

“我很少跟人说汉语的,工作后我来喂狗狗吃饭的时候,就跟狗狗说话,然后给它们取中文名字,你看,这只黄色的叫土豆,那只黑色的叫玻璃,卷毛的叫阳光,我说的是那只小的,大的那只叫薰衣草……”

我很安静的听着,必须要认真,因为我一不留神,就会把她本来就表达得有点困难的内容遗失,而我并不想错过她任何心情的分享。

末了,她停下绽放的笑脸,有点难过的说道:“我会说中文了,但是我一点都不懂写,那太困难了,你知道吗?我学了好久都学不会,我是不是太笨了?”

“不。其实你已经好棒了,你看我就不会那么厉害的英语。”

“好像真的是这样。”她笑道。

“是的。我教你写这些狗狗的名字吧。”

“好啊。其实这世界上的生命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但是它们太孤独了,所以我给它们取名字。”

“孤独本来就是生命与生俱来的,而且我发现,youarelonely。”

时间过得很快,Aise说冬季到了,她要启程了。可是就在那天,那只被Aise叫做”阳光”的卷毛狗被车撞死了,滚热的血液染红了半边水泥路,它躺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着,眼神迷离的看着Aise,最终还是死在了时间的折磨下。

Aise已经走了好些天,泰国干燥的冬季并不寒冷,我偶尔会去看看流浪狗,它们依然徘徊在Aise曾经呆的地方,或者趴在那里,看着远方发呆。

今天收到了Aise的来信,她说她到目的地了,那里有些冷,但是在原野上有很多一种植物的花,它们喜欢追着风飞舞,飘向天空,可爱的花粉就像是狗狗身上的毛一样。她把已经没有花朵的植干,晒干后给那里的流浪狗做了一个温暖的小窝。她最后问我,你相信天堂吗?

我想她已经有了答案,大概是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生命只有经历过水与火的新生和毁灭,才会飞向那遥远的天堂。孤独的生命本来是没有名字的,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却有了太多象征的名字,导致这个世界除了飞舞善良的同时,也充满了人为因素的灾难和毁灭。

Aise还在想那只已经死去的叫“阳光”的卷毛狗,此时她只是需要我的一个肯定。

咖啡凉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用中文给Aise回信,最后我写到:生命的善良里是充满阳光的,不管这个世界如何不幸,我们都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活着。生命的宽度不仅仅在孤独里,我相信有一天你会走到中国,路上将会经历更多的不幸与孤独。我相信天堂,住着阳光的天使,而我们的生命里,飞舞着孤独的蒲公英,很美丽。

癫痫病要怎么用托吡酯治疗才能好呢昆明最佳癫痫病治疗医院是哪家郑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