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归雁横秋欲将沉醉换悲凉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评论

——归雁划过长空,象是种下了某种不知名的思量与神往;盈月刺穿窗柩,象是植入了某种不知名的思绪与惆怅。

北国的雪,终于还是纷纷落落地飘了下来。

有时候,有好心境,却未必遇到好风景;有好风景,却又没了那种心境。

一夜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

秋天,是个堆满思念的季节。或许是因为坐落在这遥隔千里的异国他乡,亦或是因为深居在悠长的秋日,总是会有些莫名的思绪浮出脑海。

枫叶红透之后,梧桐便是最早凋谢的树木,入秋便已是落叶纷飞。想如今,在这秋风瑟瑟中,怕是那些梧桐早已经退却一身金黄,只在枝头留下昨日的微霜。在忧伤的时候,总习惯听雨,听那些丝线落在满地的梧桐叶上,然后散作碎片弹出去。也许,那才是心底最真实的声音。

身处异地,故乡成了一条遥远的天际线。也许,只有回不去的人才会如此殷勤地思念故乡。

每个人心底都装着故乡,那是心里最温暖的地方。在心神困苦的时候,总会想着回到那方净土。只是负笈远行的人,何时才能归去?

归雁划过长空,象是种下了某种不知名的思量与神往。

时间的步伐或轻或重的黑白分明,其实都是我们心情的影子。欣喜时总叹流光易逝,而哀愁时总觉如此难捱。

归鸿犹如云上的墨点,鸣声断续而悠长。他们在云天缓缓飞过,却不曾留下一丝痕迹。而窗外,天光渐渐黯淡下去,那远处的炊烟,在暮色暝灭中熏染得找不出一丝尘世的痕迹。

眼前这样的景致,让人想起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癫痫医院那最好王摩诘的那一句“渡头余外伤性癫痫怎么治疗好落日,墟里上孤烟”,只是今时今日,与王摩诘当年写诗时的心情已是大不相同了。天地依旧旷远而宁静,仿佛亘古以来就未改变过。晚霞已陨,只望见天边一抹沉郁的颜色。雪后,有一点点的忧悒,遗留在这傍晚的轻寒之中。

离别故土来到这陌生的北哪些因素会影响癫痫患者寿命国,生活的忧扰和与日俱增的乡愁,总是萦绕在她的心头,难以纾解。转回头,眼中倒映出跳跃的灯光,而那缤纷的疼痛却在心头轻轻颤动。

但愿,那划过长空的南回雁字,能在梦魂中将心送去那日夜思念的地方。

素衣常起风尘叹,唯恐清明不到家。

实现梦想是喜,而背井离乡是忧。颠沛流离尚未消减,不愿继续拮据生活才是心中所愿。

我们很多时候都曾有过这样的彷徨。前路茫茫,未来象是隐约的树影隐没在晦暗不明的雾霭之中。但我们的心中却还有一丝未曾熄灭的希望,支撑着我们去努力。只是有时候,那悲凉的现实,终究还是让人无奈而哀伤。

盈月刺穿窗柩,象是植入了某种不知名的思绪与惆怅。

思念总是被距离缠绕。我们行走在灯火之什么是幼儿癫痫病间,沉思于岁月之末。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是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而在这个漠然前行的世界,又何曾理会过那些潜藏在人们心底的悲哀?人生总有太多的无奈,而我们总也逃不开这尘世的束缚。哪里才是心中的故土?哪里又是可以纵情笑或者哭的地方?而在那里,我们会走着,唱着,直到霞光遍野烟花散尽,直到风流云散劫数行尽,直到那沉默的夜色终于来临。

南归的鸿雁毕竟是幸运的,有一双自由的翅膀。但是世间总有太多的无奈与悲伤,纵然给你双翅膀,怕早已被这无情的现实折断了。当我们回望自己的内心时,也终究会明白,曾经留在心中梦幻的影子,才是心里真切的希望。

所以,还不如让我醉去。或许,在那依稀醉梦里,能看见我想看见的,也会听见自己心底肠断的声音。醉梦如风,且不去问,且不去想。

秋风倏地,怀乡思归,心中的凄凉感叹都付诸这缄默不语的秋风吧。

阮郎归·观雪听风思故里

寒风夜雨露成霜,秋深草渐黄。南飞雁字近重阳,睹云思故乡。

落鸿处,看斜阳,无端轻泪狂。欲将沉醉换悲凉,归心切断肠。

(文/顾寒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