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骤雨初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奇幻玄幻

原本十分晴朗的天气,忽然就阴云密布,不知来头的大风席卷而来,走街串巷,所过之处,树枝很夸张地摇摆,轻物凌空飞卷。风声不歇,惊雷乍起,暴雨就在风雷的一惊一乍中瓢泼而至。顷刻之间,街道上水流成河,街道两边店铺的屋檐下,站满了避雨的行人,出租车疾驰而过,把街道上积蓄的雨水掀起一帘水幕。

雨声渐稀,太阳竟然从楼宇的上空破云而出。逆光而视,细细密密的太阳雨宛如从天而降的无数玉线一般,晶莹剔透。

骤雨初歇,楼宇、街道、行道树,也包括每个人的心情,所有一切仿佛经过了一次淋浴,在雨后初晴的阳光中忽然就明朗清新了,我相信这时候会有人看到天边的彩虹的。那绚丽的彩虹,就像距离不远翘首可盼的童话,澄净而美丽。

街道两边的低处,还有雨水在默默地流淌着。夏天迅疾的雨水,给大地一次酣畅淋漓的沐浴,然后带走所有角落里的残渣和污垢。

而生命中的狂风暴雨,未必会把一个人的生活漂洗得如此澄明透亮。

骤雨初歇的下午,我按照社区书记的安排去寻找孟彪。社区居民说,好久没有见到孟彪了。孟彪少年的家,据说原来在炭市街附近,他后来下乡、后来回城,后来招工到了农药厂当了一名工人。如果生活沿着这样的路子走下去,孟彪的生活就会和许多普通工人的生活相差无几,娶妻生子,安然工作,过一个普通工人平凡而又安生的平民日子了。如果仅仅只是我们虚拟的一个假设,一个人的生活道路不会缘于我们虚拟的假设而改变方向。在农药厂上班的孟彪一表人才,按照郎才女貌的生活套路,他就认识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的家是我们社区的,女孩的父亲还是单位的中层干部,为了孟彪和自己的女儿完美地牵手结合,女孩的父亲就把孟彪从农药厂调到了公司。

从一个有害工种调到另一个单位的机关,人们羡慕孟彪的好运气,说孟彪交了鸿运了,也暗叹孟彪的一表人才。就在孟彪收拾好新房打算和女孩要结婚的时候,不知孟彪和女孩之间发生了什么分歧,女孩很决绝地和孟彪分手了。孟彪接受不了女孩的分手,从此就精神分裂,成了一个精神疾病患者了。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那个促使他们分手的原因,就像一个谜团,默默地搁置在远去的时光里了。人们仅仅知道,那个谜团一样的分手,就像一场猝不及防的狂风暴雨,破碎了孟彪的爱情,也击碎了他的生活。

在这座城市,精神疾病患者孟彪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生病以后,从来自己不做饭,都是买饭吃的。有时候,邻居会天天见到他,有时候,他又是几个月不见踪迹,于是社区就派人到处寻找他。

我敲门,他在房子里答应,我就把他诱骗到了社区办公室。我给他说,社区要给你办一些手续,手续办好了,就会给你涨工资,或者发钱的。他听了很高兴。看着他跟在我的身后满心欢喜的样子,我的心情却十分沉重。我实在不愿意用美丽的谎言去欺骗他,但是,除此之外,我没有其它的办法把他叫到社区办公室。他满心欢喜地跟着我,可是,他不知道,他一点也不知道,社区的意思是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大家不放心,要找到他,然后把他送到绛帐福利院。公司对自己单位的职工中的精神疾病患者很负责任,不是推向社会,也不是推给家庭,而是托养在绛帐福利院里。

后来,孟彪就顺利地托养在绛帐福利院了。

我感觉,当年的孟彪在心里是很爱那个女孩的,刻骨铭心地爱,寝食难安地爱,舍生忘死地爱,要不然他不会在女朋友和他分手以后精神分裂神志错乱。我不知道怎样去定义这种爱了,不知道这种爱是伟大的还是悲哀的。对于女人,我的确不是很懂,或许,大约可以让一个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也许在她的身上多少有一些鬼魅的气息吧。

找到孟彪的那个夏天的雨后,我一直在参悟柳永的半句宋词:骤雨初歇。

大地在骤雨初歇之后,明朗清新。我们在生活中的骤雨初歇的时光里,痛定思痛,喂马劈柴,学会了圆滑而又世故的人生经验,足以应对下一场风雨。

也许一切安好的我们爱得不够深沉,也许我们的爱情里有太多的自私和不真,因为我们不敢和福利院里那些精神疾病患者的目光对视,我们总是在极力躲避着他们咄咄逼人的眼神。我们心里明白如镜,他们明察秋毫的眼神就像百步穿杨的子弹,足以洞穿我们问心有愧的灵魂。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会有什么副作用癫痫病一直抽搐请问吃什么药好郑州市到哪里看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