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收获】一袋旱烟解烦忧(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奇幻玄幻

“卖烟啦!叶子烟,上好的叶子烟!”大街上传来了一阵阵吆喝买卖的声音。我想到了母亲,还想到了生活当中很多关于烟的事情。

早在明朝万历年间,烟草传入中国,植根于社会生活之中,为百姓所喜爱嗜好,成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的一品。烟草是一年生草本植物,人们点燃吸用烟草的部分是叶子,民间使用的工具是金属烟袋锅儿装填、或者纸筒包裹手捻而成的,国家为了创收利税,开办工厂机器卷制香烟,包装精美,燃用方便,为了降低尼古丁的危害,烟支一端还有过滤嘴装置。早年用火石火镰,继而用火柴和燃油打火机,现在用燃气打火机,普通的还有防风的,一系列用品配置十分先进。

人常说:“饭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这是老百姓长期过着饥寒交迫、困苦无望的生活,力所能及地寻求的自我安慰、自我麻痹、自我解脱的行为,没有良好的衣食住行,在繁重的劳动闲暇时间,借用吸烟分散疲劳、解脱忧愁,甚至在转移精神困扰之间能够止饥解渴,渐渐地,一代一代流传下来,被很多人养成不亚于吃喝拉撒睡的生活习惯。尤其是上有老人吸烟,下有晚辈学习,已经令人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熟视无睹了。

为了支撑穷苦日子,姥爷在街上卖烟卷儿挣花销,母亲悄悄拿出一支,拿着跟小闺蜜一起给家兔家禽砍草拾虫(有些人家家养几只小兔,有的养几只下蛋鸡,变卖贴补家用。河北平原上有一种“咕咕虫”,个头不大,黑背泛金星,非常干净,没有异味儿,平时趴在树林枝叶上,摇晃枝干,就会“哗哗”地掉落地面上,赶紧捕捉,防止飞逃,装在瓶瓶罐儿罐儿里,加一些土,预防闷出汗憋死,拿回家去,让鸡吃活虫,鸡雏长得快,母鸡下蛋多,蛋黄里还有油哩),几个小女孩儿在田野里一边玩耍,一边为家里干点儿活,捉蛐蛐逗蚂蚁逮蚂蚱扑蜻蜓,无拘无束,天真活泼,童稚无邪。玩耍累了,坐下来分享那只香烟,划好记号,每人三分之一,谁也不许耍赖,一来二去,小孩子玩上瘾了。有时候感觉不过瘾,就采用土办法,寻找一些“卧蛋草”干叶,放进地面上事先挖好的小坑里,点燃,不许冒火苗,每人含着一根麦杆儿,趴在土制烟锅儿边上过烟瘾。仨小孩儿正聚精会神的玩得起劲,走来一个大人,把她们吓了一大跳。

“你们都在做什么呢?看我不说给你们大人!”果然,她们的老大爷回家埋怨姥爷,“怎么可以让孩子抽地烟呢?一根儿烟才几分钱,孩子得病了可是大事!”姥爷笑着感谢人家这么关心自己的孩子,得知母亲在外面淘气,也没有责怪,只是和颜悦色地轻言细语道:“以后不许再抽地烟啦,别惹出病来。一天给你一棵,三棵,三棵就不用划记号了。”

旧社会生活落后,灾荒遍野,老弱病残不易生存,小孩子也很少,街坊邻里把小孩儿视若珍宝,颇有溺爱的成分,所以对抽地烟这种事,大人们也都可以宽容。母亲有父母宠着,还有闺蜜捧着,一点点养成了吸烟的习惯,但是,母亲却不嗜烟成癖,日常生活中很会节制自律,绝不影响做工作和家务。在哺育我们姐弟四个的年月里,母亲毅然戒掉了烟瘾,她说:“邻家嫂子把烟灰掉进孩子眼里,造成了孩子得了眼病,影响一辈子。”母亲绝对不犯那种粗心大意的错误。直到我们离手了,母亲才在工作困乏和家庭压力的情况下,抽一支卷烟缓解情绪。

来到黑龙江,就在自家菜园子和承包田里,栽种几垄叶子烟,品种有“大红花”和“蛤蟆头”,这种烟草生产的烟叶,抽着特别有劲,又辣又呛嗓子,多么口重的烟民也能侍候的舒舒服服的。赶到忙不开的年份,就在街头小贩那里买现成的,把专用卷烟纸和打火机放在母亲顺手的地方。都说吸烟有害健康,我自有一套评论说辞,老人家一辈子辛苦操劳,省吃俭用,没有享受到一丁点福分,只有这么一点儿爱好,做晚辈的不应该横挡竖拦,只要她身体状况允许,我们就要尽量满足。母亲没有肺病气管儿病之类的麻烦,我们姐弟四人都不提倡母亲戒烟,母亲自己也就乐得享用。

在农村,喜爱吸烟的人很多,不分男女,大家起早贪黑从事田间野外生产劳动,颇受蚊叮虫咬的袭扰,嘴巴叼着烟火,面部脖颈就可以被烟雾驱赶一部分。人群中挨金似金挨玉似玉,朋友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友好的递给一支烟,对方不好每次都拒绝,自然有老师有学生,大家一起一团和气。尽管烟盒上善意地印有“吸烟有害健康”的字样,还有清晰的焦油含量,也去除不了人们已成定规的习性,便宜烟昂贵烟,各有取舍。瘾君子们大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可是,一旦病在身上,只有亡羊补牢,不得不谨遵医嘱、戒烟忌酒了。

东北当地习俗,烟酒不分家。庄户人家有旱烟笸罗摆放着,平时来人可以随意取用,倘若贵客登门,就要先买盒好香烟招待,然后再茶饭伺候。这些礼尚往来的礼节,日常谁也不会忽视,敬烟就成了生活交往中不可缺少的、为大众认同的、普及广泛的一项礼仪。

母亲曾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关于爱好吸烟的老汉的经历。河北平原上的村庄很紧密,与东北山村相比,显得有些拥挤,村外的田地特别平坦,胜过山区的水田,平地上只是耕耘种植庄稼作物,而不是耕翻起垄,除草的工具也不同,北方的锄头两侧有尖儿,讲究三铲不如一趟,中原的锄头刃阔没有尖刃,使用耘锄松土。这一天,老楚头锄了一回地,抬头看看头顶的日头,抹一把汗,从腰间取出烟袋,准备抽袋烟歇口气,可是出门匆忙,忘了往荷包里装烟,东瞅西望不见第二人,想抽袋蹭烟也不可能。放下锄杠干坐了片刻,嘴里不抽袋烟,总觉着心里空空的不好忍受,辗转之间,瞥见不远处一棵晒干的“卧蛋草”,乐颠颠地取来,揉碎了装进烟袋锅,划火柴点燃。正在独自美滋滋的享受烟瘾,背后传来熟悉的问候声,有人跟他打招呼。楚老汉不加思索,迅速地在鞋底子上磕去烟袋锅里正在燃烧的卧蛋叶,擦了擦嘴巴,若无其事地站起身,迎着来人一边走,一边笑着搭腔。

“哎呀,我当是谁哩,原来是亲家哥!”

“可不是。我大老远就看见你,坐在那里做什么哩?”

“啊,啊。”老楚头有点不自然,好像做了亏心事,“没有没有,坐着喘口气。”

“哼,快锄完地啦?你还满悠闲的呢。”老武头似乎感觉到老楚头怪怪的,上下打量着:“哎,把你那好烟给我抽抽。”

老楚头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净说笑!我哪里有什么好烟?今儿个忘了带啦,要不到家坐坐?”

老武头把手缩回来,满脸的笑纹骤然凝固了,让人瞅着发冷,转而又乐开了花:“你个老家伙!不就是一袋烟嘛,回头我还你一大包。”

老楚头不知道如何是好,支吾着说:“老伙计,我真的没带。”“真的没带?”“真的。”老武头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转身,“好!真的没带。”老楚头看出来亲家哥生气了,可是自己无奈,真的拿不出好烟来呀。老楚头心里不痛快,回家也没说,在家憋屈了一下午,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果然,过了不两天,媒人捎话过来,说小楚的亲事黄了。打死老楚头,也不会联系到抽烟的事情上。全家人憋闷得慌,请求媒人去问个究竟。媒人回来说:“老武头嫌弃楚家抠门不大方,怕女儿嫁过来受气。”这都哪跟哪啊,老楚头一辈子不爱斤斤计较,怎么抠门啦?最后,媒人一拍大腿:“哎呀,老妹子!我就全跟你说了吧。那天你家大哥锄地,人家老武头跟他借烟抽,大哥愣是没给,这事儿叫人怎么想?唉!不就是一袋烟吗?咋就没给人家呢。”媒人竹筒倒豆子,说完抬脚要走。“唉!他婶子,我哪里有什么好烟啊,那天我是抽的卧蛋草叶子,不敢跟亲家哥说呀,你也知道咱家里不富裕,咱孩子说上这门亲事不容易,可不能叫人家瞧不起。这事儿你无论如何得帮帮忙,帮帮忙吧他婶子!”说到这里,又来气又窝火,老楚头的眼圈儿红了。媒人都想办一桩成一桩,此时也急得直拍大腿。“哎呀,你瞧这事儿弄的!你先把心搁肚里,我再去帮你好好说说,这全都是误会。我这就去,你们老两口都别上火啊!”

媒人头脚走出屋门,老楚头就把用了二十多年的烟袋撅折了,“妈的,就因为你!”只为抽烟一件小事,孩子的亲事险被搅散喽,自己还有什么老脸!从今以后,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抽烟了。

有道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有些时候,人们讲究的不是计较物质的得失,而是与某物某事相关的理性的东西。比如:面子排场是别人给的,身价地位是自己重视的。宁落一村不落一邻,给别人敬茶点烟,唯独隔过你去,你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人前没面子都会懊恼。道理谁都明白,人的面子别人眼里的位置远远重于一口酒一支烟之类的实际东西。有些时候,生活里的某些需求,已经升华到有别于生存日用品的精神追求。香烟已经不再是个人的消遣,小人物用心血购买的昂贵物品自己消费不起,大人物享受的高雅日用品都不是本人买的,这种不断演绎的现实生活的缩影,把香烟之类的东西,化作了人际关系的一座桥梁,而且,通过这座桥梁的人很多很多。

以前,由于社会某些原因,造成了老百姓的生活习惯和个人爱好,国家也有创收利税的需求,有可靠的烟草种植户长期供应原料,由工厂制造成品香烟卷烟,公司经营市场销售管理,零售商持国家颁发的许可证,从烟草公司订购不同品牌、不同等级的香烟,进行合法销售。只要有钱,瘾君子们就能够买到自己顺心如意的香烟,延续往日的爱好、坚守本能的习惯,忽略自身的健康需要,更无视身边人的感受。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定为世界无烟日,主旨控制吸烟问题,免受烟草危害。我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烟草受害国,由于公众对于吸烟危害身体健康,缺乏深刻的科学认识,想要改变人们的不良习惯,解除烟草依赖性,有效地控制吸烟问题,尚需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参与合作。目前国家一再治理烟草生产销售,起草了有关法令法规,严令禁止在公共场合吸烟,避免他人受到“二手烟”伤害,给人一个良好的活动空间,已经收到了阶段性的成效。

让我们的天空更加清新蔚蓝吧!让我们的生命更健康长寿吧!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幸福团圆吧!让我们的家人更加平安快乐吧!让我们的明天更加美好甜蜜吧!朋友们,为了那么多的美好……还需要一袋旱烟解烦忧吗!

郑州癫痫病医院可信老人癫痫病怎么治癫痫病能否治愈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