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酒家】今宵酒醒何处(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1.洞宾,洞宾

这里不是庆历四年的春天,滕子京还未谪守于巴陵。范文正公那篇震惊了天下的文章,自然也还没有被他做出来。白衣飘飘的吕洞宾,还在洞庭湖上的岳阳楼里饮酒。

两字最关情,夕光似瀑布。

人间岁月如流水,说实话,这一切都很平淡。

春雷响起,闪电带我回到梦里。老伙计,多少年没这么累过了啊。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漫长的八十年也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大块假我以天地。噢,邯郸卢生,如今的悔悟,是不是有些太迟?

此生且做了仰天大笑的浪子。忍看绿水迢迢,青山隐隐。白马踏破红尘,多像一支离弦之箭。分明是放逐之臣,却又对自由充满感恩。邯郸卢生,你是否也想到了那些有过争执的夜晚。奔袭千里地,只为做官来。那是多么快意的一段时光啊,不必说激扬文字,把酒言欢却是一定要提的。

洞宾,洞宾,枉你身为上洞八仙,纯阳之祖,却引渡不了一个梦中之梦。

这是你的城。

这是你的楼。

这是你的酒。

这是你的醉。

噢,邯郸卢生,你虽是凡夫俗子,却也有命在身。

——自今日后,我允你在三杯剑南春里成神作仙,调侃世人,视天地为逆旅,抚千秋如一瞬。“清弦发越,洋洋乎盈耳,一夕三醉。主人曰:未也。”

不够。不够。这还差得太远。你的修行才刚刚开始。

梦已经做熟了,人间散发着稻谷的清香。富贵离我而去。这没什么稀罕的。三杯通大道。我追求的,是永恒不灭的东西。

邯郸是一口井,多少朱衣人,都在井里仰天长叹。不信的话,看看这周围,叫弟称哥,都是些断头之鬼。若渡不了世人,洞宾也只能先干为敬。

2.卢兄,你好

无数个午夜,从梦里醒来,怅然若失的感觉便会在心头盘旋。漫漫长夜,若少了梦境陪伴,实在是枯燥无趣得很。这就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生,如无梦想的寄托,总是难捱这光阴的。

你在唐代遇到了李白,宋代遇到了苏轼,转过身去,在明代又遇到了汤显祖。今宵酒醒何处,何处就是你此生的宿命。误闯大院的书生,只因多看了一眼美人,便注定了入赘而成婚的把戏。罢罢罢,这条路既然是你亲手选的,硬着头皮也要将它走完。

——官场中人,又有哪个不曾知晓,娶了大族之女,从此便再没有清闲。

三更露寒,枕边的娇妻兀自在窃窃私语:“奴家再着一家兄相帮引进,取状元如反掌耳……”

月色之下,十万雪花银成为了新春的佳酿。在最短的一夜里,你做了一个最长的梦。

关山远隔,动成参商。别后驹光如驶,想兄昔日精读经史,屡试不中,而今嵇山独鹤,颖脱一朝,弟闻之不胜欣喜,涕泪沾裳。临风遥拜,顺颂春祺。

展信佳。

山东的汉子有儒气,圣人之乡不谈无为之治。道阻且长,你立于风口,侃侃而谈:“大丈夫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宗族茂盛,方可言得意。”

卢兄你真是扬眉啊,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第一天曲江宴上便得罪考官,第二天又为爱情铤而走险。卢兄你实在糊涂啊,饱读诗书,出将入相,岂可借掌诰命之便,为自家夫人悄悄封禅?卢兄你果然风流啊,伉俪情深,流放华山,孤身挺入这苦寒不毛之地,是否会有一丝怨言?

尘埃落定。终归是治陕有方,开河功大,卢兄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

耳边,是飒飒的风声;眼前,是咚咚的战鼓。

吐蕃进攻,边关告急。

顾不得与堂下老妻话别,眼见你披挂上阵,眼见你势如破竹,眼见你勒石纪功,眼见你班师而回。算而今,你已是一代王侯了,却仍旧逃不过命运的这张大网。盛极则衰,荣极则败。似你这般的书生,正如初出茅庐的小子,不经历几次碰撞,又怎会知晓这世道的沧桑?来来来,闲话少叙,先干了我这碗践行酒。现在,你垂垂老矣,王者归来,位极人臣,妻儿成群,卢兄,你可还记得最初的邯郸?

痴儿,痴儿。

你喜欢梅开见雪,我偏要桃李无言。

你喜欢坐而论道,我总是独自参禅。

在月河绿色的柔波里,我所有的情书付诸东流。熔金的落日从水中站起,用一抹黄昏,擦拭着古老的身体。还是睡去的好,醒来还在而立之年。

夜半红烛添香,辅以温酒一杯。审视身边人,一驴、一鸡、一犬而已。

3.醉生或者梦死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如今,我要走了。乡村的夜晚,这儿尽是一些孤独的狗。夜幕降临,喜欢跟鬼一样到处游荡。如今,你就站在长亭对面,透过雕花的立柜,一点一点瞧见自己的前世,仿若台上的青衣。

可怜居住奈何天,何日能消冤孽债?摸索出一套皱褶的戏服,敷了粉,施了朱,描了眉,勾了眼,伶伶俐俐地操起那把年代久远的胡琴,嘴上轻叹一声,再低低念白一句:只说相思呐——

只消这一句。

只消这一句啊,上古的图腾,春秋的傩祭,先秦的鼓乐,西汉的皮影纷纷复活;青旗的酒家,江南的烟雨,长河的落日,大漠的孤烟轮番上演。你在色彩中旋转,在旋转中升华,在升华中消融……

在这场沉沉的梦里,卢生当上了状元,完成了娘子的愿望。

一切重归于岑寂。

夜深了。

一只螳螂,突然闯进这开遍曼陀罗花的房间。泛黄的烛光自动开辟出一条华容古道,在空荡的桌前,它正路过一本古书的封面。它举着高高的前腿,那两片锋利的刀刃,曾扼杀过谁的喉咙?

是了。你轻轻推开窗户,迷雾般的夜色,周围响彻着蟋蟀的歌。你的脑子为之一空,忽然意识到错过了什么。

蛙声去了哪儿?褐色的螳螂已经从桌上一跃而下,而窗前的月光,又去了哪儿?

4.与汤翁对谈

有时候,戏看得痴了,迷了,便会想夺过汤显祖的笔,自己来篡改剧情,他有这样的魅力。临川的四场梦里,汤显祖为何一定要把最短的一出戏留在邯郸?这或许是他心底的一道执念。

何处无有月夜,说到底,因闲而生情,而此情眷眷,终归化作了一场好梦,伴随着失意人而眠。

卢生的梦,最后终于还是醒了。

从朱红的高门大院里出走,回归到空荡荡的周围,卢生的内心正在经历一场无边无际的塌方。弱者的世界里充斥着黑暗。在这个节骨眼上,吕洞宾出现了,说要渡他去修行。多少有点趁火打劫的意味,吕洞宾伸出的这一根稻草,在深陷泥潭的卢生眼底,却不啻于一场甘霖法雨。

一道曙光,从此照亮了前行的方向。

卢生去蓬莱岛做了扫花的童子,终于不用靠质疑自己来守着余生了。戏还是演到了最后,汤显祖的结局终于以圆满收场,这底子其实还是悲凉。卢生成为了仙人手里的一颗棋子,如同一颗恒星,步入了既定的轨道。即使成为了仙人,卢兄始终也没有跳出命运这张大网。如果可以重来,卢生还会不会走在科举的路上,会不会在长夜昏昏的时刻跳将出来,把停留在肩上的花瓣一一拂落?

想起那些饮长街,醉青楼的快活日子,想起那些人间的悲喜与苦乐。是了,我们每个人其实到最后了都是卢生,一生与这世俗的底色纠缠,掩不去,擦不干,挣不脱,扯不断。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要好些?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好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