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一梦花开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我叫石头,补习生。靠着20年所积攒出的人品考上了这所位于秦岭山下,沣河湖畔的明德学院。
  
   一
   家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爷爷奶奶前些年总是吵架,有时候会想“唉!包办婚姻总是令人不爽。”
   我来自普通的家庭,普通到,我认为自己活得很卑微,卑微到我认为普通就是幸福。
   不过,人生的路像喝茶,第一口是苦的,并不代表谁品都是涩的。2003年的那个夏天,奶奶生病住院,在急诊室待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爷爷的满头青丝就换成了暮气沉沉的白发苍苍。
   如今已经过了13个年头,我每次看到爷爷的胡茬,都会想起“陪伴是最真情的告白,生活是最浪漫的爱恋。”
   我爸妈都不是什么强人,更不是大公司的老总,就是两个一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中年人。对我不是很严厉,也从不关心我那烂到掉渣的学习成绩。因此,我一直认为我特别的幸福。
  
   二
   不过梦,总会被生活在某一天打碎。它就像镜子里的大海,说不定哪一天,砰的一下子就碎成了渣。
   13年高考成绩下来,我考了303分,连最基本的三本线也没有达到,上不了一个好一点的专科。那一晚,爸抽着烟,除了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就是沉默,无休止的沉默。我待在角落,一句话都不敢说,嘴巴紧紧的闭着,母亲坐在床边也一改反常的沉默。
   最后,在我把手指扣得发痛后,泯着嘴以最轻最轻的话,问道:“爸妈,你们就让我去补习吧!”
   接下来,老爸在地上弹满了灰烬之后,在房间静得只剩下我沉重的呼吸声和钟表滴嗒嗒声音下,老爸终于点了点他的头颅。
  
   三
   各种求人的电话,各种我从没有看到的属于我父母的低声下气,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接二连三的上演着。
   第二天,我也就踏进了血腥的高四。
   高四是充满无言的血腥和战鼓的,那课桌上是多得可以贴遍学校各个角落的试卷,以及沉默的氛围,另人发疯的叹息声包裹着生活的一切。事到如今,我都很难想象,补习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好似回忆起来,脑袋中不自觉地冒出“压抑”两个字。
   有句流氓话说得挺好的“高四,有种被试卷强奸的感觉。”
  
   四
   光阴偷偷从笔头,从教室黑板上叽叽喳喳的闹腾声,从身边伙伴的叹息声中,流过。然后,在某一个日子让你恍然惊醒。诚然,百日誓师大会就是这么一个日子。在学生代表激昂慷慨的发言中,在我们这堆老油条沉默不语的喉咙里加油!成为盘旋在整个高中最阴暗,最低沉的怒恐声。
   我至今无法忘记,高考前一晚,我额头滚烫的汗水,颤抖的双手,和混乱的笨脑袋瓜子。我和堂弟,锁在一间小屋里,一根接一根的烟蒂,和他那一句句鼓励的话语。
   他也补习,他比我仅仅小了两个月零一天。不过,他比我自信,比我长得更加帅气、成熟。
  
   五
   高考的两天,就像是一场梦。梦里的人都好似一个模样,紧张、不安。卷子声和笔尖转动的声响是梦境里唯一的声音。
   那一道道题,彷若是一道道山峦,陌生又熟悉。手心的汗成就了桌边一堆的底纸,所有的字都叫嚣着补习前一天父亲嘴边的烟蒂,都叫嚣着未来和远方。
   叮玲玲催命的声音,响了八次之后。在天上的太阳亮的另人发晕的时候,在那englishtestend之后。
   我和最好的伙伴,静黙的走在这所我奋斗过的县城里,在蔚蓝色的天空下,央求着一场倾盆大雨,好好陪我哭一场。
  
   六
   我没有查答案,也没有在后来的日子露出任何的忐忑。日子就在酒杯的碰撞声中一天天过,在关于高考新闻报道声中一天天过,在家人对我19年如一日的宠爱中一天天过。终于,生活把日子过成了节点――高考成绩下来了。
   那一早,我就是死在棉被中的人。再炎热的空气里,我全身都裹在床上,不敢看手机,不敢去见我的父母。我猜,爸今天又要抽烟,妈又要心烦意乱……
   有的事情,总会来临,不管是黎明还是黑暗,它就在前方等着。
   就像现在的成绩,它总会跑到你的手机上,你朋友接二连三的问候声中。
   成绩是表姐发来了,她有着淑女的感性,但做事又很干练,她对我很好。
   用她的话说“你是我弟,我是你姐,咱们跟亲的一样。”
  
   七
   我考得不是很好,刚刚上二本的分数线,不过还是有点小兴奋,比预想的好一些。虽然,比父母预想的低一些,但是最起码,我考上了。
   中国人的生活就是这样,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脚后跟在跑,就像现在的志愿问题接着成绩后,就来了一场更惊心动魄的拉锯战。我却觉得这像一场旅游,能游遍了全国各大都市,山川和角落,只不过有的人是穷游,有的人是富游,而我就是穷游大军中的一员。
  
   八
   填志愿的日子很快,爸妈专门请了好多老师吃饭,拜托别人推荐个武汉小孩癫痫病好治吗好点的学校。有个烫着黄色头发的女老师,她的脸很修长,笑起来像朵花一样,说“这成绩太难报考志愿了,很容易落榜,不过,娃运气还是很好的,最起码还有机会”。她的话,说得很轻,也很委婉,但我的心就像几片凋零的落叶,被秋风轻轻地拂过。
   随后,在无数次推杯换盏之癫痫病治疗的有效方法后,在父母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之后,在键盘上每一个字都重如千钧之后,我填好学校,填上了这个最可能被录取的,秦岭山下的明德学院。
   记着,那晚的梦中,秦岭山下的风,一夜吹醒万千的花海,我的脚步在绕着沣河的浪花游走……

共 1984 字 1 页 首页1
哈尔滨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lu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