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寻找祖先的智慧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摘要:纵观《诗经》,智慧四溢。先人们不但为我们展现了许多清新、宁静、细致、婉转、隐约、抗争的画面,还为我们奉献了许多脍炙人口、历经千古的绝唱。 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问学生们一个问题:我们的祖先都有哪些智慧?当时我有意识地避开了“发明”这个词而改为智慧,结果学生依然回答了“造纸、指南针、活字印刷和火药”。“难道除了这四大发明就没有别的了吗?”我启发学生,便有几个学生回答圆周率。我知道学生们钻进了牛角尖,便改变策略,问学生是否知道“求之不得、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忧心忡忡、信誓旦旦、人言可畏、兢兢业业”等这些成语,学生说知道,我就让他们去想象:如果有一个人,来自三千多年前“刀耕火种”的远古时代,他身着葛布粗衫,手执一捧兰草,或者身着羔羊皮袍,手持一把长矛,徘徊在长满芦苇的水岸边,出口的话语却是妙语连珠,比如“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你们会有什么感觉,学生笑,觉得很滑稽,可当我告诉他们一切皆有可能时他们才严肃起来。不错,我们的老祖宗就是这样,至少在2500年前、在物质生活还很落后的情况下,就已经用他们的智慧创造了这些简洁精辟的、耳熟能详的成语了。在汉字还不过是几千个的时候,就创作出了许多曲折达意、栩栩传神、优美丰富、生动活泼的文学作品了,只可惜大家很少关注他们。   我知道,不是我们的学生对先民们大不敬,皆因我们对先民了解太少。就我而言,当我第一次在诗经中读到了梧桐、杨柳、芍药等至今还生长于世、连名字都没有改变的植物时,也不禁怦然心动,仿佛发现了一个远古的遗民。再看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杨柳依依、雨雪霏霏”、“高山仰止”、“天作之合”等词语时,更是感悟良久。掩卷沉思,想象着时光历经几千年的流转、朝代不断地变迁,它们却依然保持着清新的、鲜活的面容,斑驳的岁月丝毫未使它的意象生出铜绿,任世事沧海桑田,它们以恒常不变,面对山川日月,历经大浪淘沙,至今活在人们的心里,成为人们灵魂中的一部分,这是何等强大的生命力?而这强大必源自于它们的卓越,这不能不让人注目。   记得我们上学时学《诗经》,课本选的是《伐檀》与《硕鼠》,讲的是压迫与反压迫,当时学完除了增加点阶级仇恨感并无其它感觉,而实际上《诗经》中很多美好的诗,比如爱情诗,在那个时代,都被编者有意忽略了。多年之后,我拿起《诗经全译》,再去读它们时,已不再是普通的阅读了,这些诗的年龄与生命力,让我升起了由衷地敬畏感,这种“先入为主”的敬意,使我虽吃力却用心地读着、体会着,如同啜饮一樽古酒。那每一滴都不曾挥发的汁液,都是与时间抗争的结果,令我不能不肃然起敬。继而我更发现,《诗经》其实不仅仅是诗,还是一幅广阔的风俗画卷,那里有先民们淳朴温厚的气息,有弥漫芳香的田园,有丛丛纤尘不染的植物,有鸡鸣狗吠,有谈情说爱,更有先民们的智慧和杰作。   我看到,《诗经》中的人们其实是幸运的,他们生活在最朴素的地方,推门而出是一片舒心的原野,是蓝天白云,那里的山川与河流让人心旷神怡。   比如   十亩之间兮(十亩桑田树青青)   桑者闲闲兮(悠闲自在采桑人)   行与子还兮(我将邀你一同行)   比如   彼泽这陂(在那池塘清水涯)   有蒲有荷(长着蒲草与荷花)   比如   凤凰鸣矣,(凤凰引颈和鸣哟)   于彼高岗,(声音响在高岗上)   梧桐生矣,(梧桐挺拔生长哟)   于彼朝阳,(全身披着那朝阳)   菶菶萋萋,(梧桐高大而茂盛)   雝雝喈喈,(凤凰和鸣声远扬)   在这片广阔的天地中弥漫着清香,和风习习,(不完全是我原以为的那样充满劳役的悲苦与仇恨)。人们采摘着植物,耕田劳作,倾诉情感。一切都离我们那么远又那么近,我们完全可以以现代的体温,去触摸我们古代文化的体温。   不读《诗经》时,我很难相信,在3000多年前,我们的先民的情感就已经微妙到如此细腻的程度,而表达思想的手法又是如此高超绝妙。比如,那首著名的《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   诗中的青年在一个早晨,白露茫茫,秋苇苍苍的意境下,痴迷地在水边徘徊,寻找他的伊人,伊人在哪里,似乎就在眼前,却又无法近前,美丽的笑容在雾中若隐若现,可望而不可及,青年惘然若失。   爱情,尤其是单相思带给人的常常就是悲苦与感伤,男子意惹情牵,无法克制地思念着那个伊人,仿佛触手可及,却又不得靠近,因而迷离,恍惚。他只好常常来到这水边,痴痴地朝对岸遥望。女子却始终不能从“水中央”走过来,为什么?阻碍他们的难道仅仅是那条河吗?为什么她只能属于那水边?……   《蒹葭》就这样给了我们一个若即若离的美感,那氤氲的效果,让一代又一代人遐想万分。“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幅古典的绝美图画,就这样展现在眼眸之下,如此景致,望一眼,便已种植于心田,伊人之美,也就穿越千年,鲜活如初。就连蒹葭这水边最长见的芦苇,也染上了几千年的美丽,成为一种美好的爱情象征,永远流传。   我不知道现代的诗人们,有谁还能把一个普通的水边芦苇,渲染的如此唯美?   芦苇的花絮随风飘荡,却始终牵系于根;人的心思恍惚飘摇,也无非牵系一个“情”字,两种意境何其相似。而清晨的水、芦苇、霜、露等意象又展现了一种朦胧、清新又神秘的意境,智慧的先民们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些,不惜用浓墨重彩反复进行描绘、渲染,终将暮秋特有景色与人物委婉惆怅的相思感情浇铸在了一起,创造了一个扑朔迷离、情景交融的艺术境地。我想,即使天地不仁,在这浩大的宇宙面前,人终是微小的,这“追索”在芦苇水波间亦显得茫然无望。但这永在思考、永在企慕、永在追索的姿态,是多么动人!这也许就是这首诗最有价值、意义、也最令人共鸣的地方吧。   纵观《诗经》,智慧四溢。先人们不但为我们展现了许多清新、宁静、细致、婉转、隐约、抗争的画面,还为我们奉献了许多脍炙人口、历经千古的绝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可以说《诗经》是中国上古最伟大的诗篇。   如今,在纷繁的都市喧嚣中,在忙忙碌碌的奔忙后,寻找一个时间,安静地拥坐于阳台休闲椅中,品味千百年来的诗辞,体会着祖先的智慧,恰如一股清泉滋润心田,实为修身之曼妙之法! 郑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郑州什么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北京儿童癫痫专业医院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