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征文】春天,就在我身边(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去年腊月就打春了,今年春早。正月初九,永寿塬上,晴空万里,上下碧透,实在是一个暖洋洋的艳阳天。可是,对我来说,这一天却是个很不吉利,甚至很晦气、很倒霉的日子。

午饭后,我和几个同学并排走在街道边上,边走边兴高采烈地聊着谝着。忽然,脚底咯噔一下,我踩到一个大约二寸高的塄坎上,右腿打弓,左手撑地,左腿跪倒了。怎么了?怎么了?两边的同学赶紧拽起我来。我的脚腕子窝了,疼得龇牙咧嘴,吸溜着直嘘气,怎么也站不住了。我遂喃喃自语,带有解嘲意味地说:“大白天平地跌跤,真是活见鬼了。”没有办法,我只能像一只老迈的袋鼠似的,跛着左脚,一晃一晃,回到家里。褪掉袜子细看,脚趾已然乌紫,脚背红肿发亮,像块肥厚的面包,脚腕关节处,灼烧刺痛,难以忍受。赶紧喷上朋友给的云南白药气雾剂,疼痛才稍稍缓解了些。

看着自己的脚这个样子,便有些按捺不住,心里不由得发毛,情绪一下子坏到了极点。

有生以来,在我的记忆中,左脚崴过好多次,这一点有点真像命中注定、无法逾越的那些坎坷一样。特别是十年前,大约2004年的春天吧,有天午饭后去上班,平地跌跤,崴了脚腕子。我忍着疼痛,没有请假,坚持上班。谁知隔了一天,第三天上班路上,由于左脚始终不给力,一个趔趄又崴了,整个身子仆倒在街道里。大庭广众之下,我尴尬地爬起来,掸去满身尘土,咬着牙,忍着剧痛,硬奈何着,一瘸一拐去上班了。下班后,我简直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步一步挪到政府大院门口,叫了辆出租车,把我拉回家里。那一回,我的脚肿得像棒槌,闭门不出,在家里呆了四十多天。伤脚啊,又是这个多年来的伤脚!多灾多难的伤脚!

人们常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管怎么样,这是谁都不愿意的事情。可事实是,既然伤了脚,就得安心休养,就得呆在家里,身不出户,足不下楼,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可奈何地,安安静静地,做起一个真正的宅男。记得十年前的那一回,在四十多天里,我一口气认认真真阅读了《百年孤独》、《猎人笔记》等外国文学作品,还心无旁骛地读完了作家豆冷伯的长篇小说三部曲《豳风三叠》、《行路难》等文学作品。如今,时过境迁,人到中年,读长篇文学作品现已没有了热情,没有了心劲,没有了精力。于是,便上网冲浪,看看新闻,浏览空间,翻翻杂志,读读短文,漫无目的地熬着日子,苦等着脚尽快好起来。累了倦了,也曾美美地想过,昏头昏脑地蒙头酣睡,时间就会不知不觉地过去。可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大白天几乎没有睡过觉,一躺下就顿然睡意全消。不但怎么也睡不着,大脑反倒更灵醒起来,意识更活跃起来。

无所事事,百无聊赖,是最难受、最难熬的时候。于是,就端两把椅子,放在阳台上,一把自己枯坐着,一把放上伤脚。推开窗子,望眼欲穿看着外边,痴痴地望,痴痴地想。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春天,是一个万物苏醒、草木萌发的季节,更是一个躁动不安、生长向上的季节。这时候,窗外的世界,应该是新鲜烂漫的春天了吧?

关于春天,我忽然遥想起了乡下的老家,那个沟边的村子。冰雪应该早已融化了,河水也早已解冻了,风儿吹皱了一池春水,沟渠芦苇荡深处,绿头野鸭时起时飞,翩然起落。说不准究竟是哪一天,小燕子就从南方回来了,好像在天空蓝瓦瓦的湖水里,泡上了蠕蠕的春尖,回踅着,喧闹着,飞入了寻常百姓家。在村口高高的土台台上,古老的杏树一年一度又开花了,密匝匝的,白雪雪的。山岗上,酸桃树、野杏树也似乎一夜间开花了。这儿一簇,那儿一坨,红的粉红,白的雪白。站在沟边极目远望,千山万壑如同青灰色的衣衫,上面好像绣满了朵朵胸花。试探着,试探着,向春天问路,瞎子、瘸子、老人们一个个都出来了,靠着土墙根晒着暖暖。田野里,麦苗开始返青了。苹果园里,枝条一天天变绿了,变柔了,密密麻麻的花芽们含苞待放。农民们正在园子里忙碌着,运粪,翻地,打药……

这时候,我也不禁想象着自己工作的县委大院。花园里,三叶草已经苏醒了,迎着煦暖的阳光,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舒活着筋骨,焕发出了新绿。不起眼的迎春花,悄悄的,不知不觉,绽开了黄灿灿的花儿,像星星,像眼睛,脉脉香气,一丝丝地飘来,沁人心脾。最抢眼的当是那些白玉兰,核桃大的花骨朵,一个个心花怒放,一瓣瓣,一片片,像精雕细刻的白玉,像玲珑剔透的白瓷,像展翅欲飞的白鸽,酣畅淋漓地向人们展示出了生命之花的灿烂和美丽。那些门前一街两行的垂柳呢,也许娥眉绽娇,舞步轻盈,腰身婀娜,像怀抱琵琶或竖琴,一任青袅袅的裙子,水袖轻拂。它们多像一群回黄转绿的娘子军,招摇过市,大模大样地向前走去。可以说,没有哪一位女郎的春梢能比它温柔,比它多情。

我住的家属楼北边五十米处是县城中心广场。坐在我家北边的阳台上,可以俯瞰广场的全貌。元宵节前夕的那几天里,永寿县城上空艳阳高照,春风荡漾。在浓浓的年味中,春字型大红灯笼在广场周边的树上高高挂起来了。广场东边的灯笼市上,各种喜庆祥和的灯笼琳琅满目,摆得满满当当。熙来攘往的人流,如同一浪浪春潮,涌动不息。嫩蓝的天空中,一个个绚丽多彩的风筝,乘着浩荡的东风,襟飘带舞,扶摇直上,飞起来了。孩子们欢天喜地,奔跑着,喧闹着。偌大的广场空前沸腾起来了。就在这时,全县相继在广场举办了“舞动永寿”健身操、“好日子唱着过”秦腔演唱、开春锣鼓表演等系列大赛活动,为广大人民群众奉献了一份丰盛的精神文化大餐。特别是那一场场斗志昂扬、激情豪放的开春锣鼓大赛,响遏行云,大气磅礴,声壮山河,一下子抖落了沉沉暮气,把人们的精气神空前提振了起来,把人们红红火火干事创业的感情激发了出来,直看得人回肠荡气,血脉偾张,似乎年轻了许多,回到了血气方刚的年龄。

坐在窗前,我久久地望着外边的世界。所思所想,所见所闻,使我恍然间意识到,渭北永寿,大地回春,春天就在不远处,就在窗外。虽然自己蛰居一隅,不能亲身亲历外边的生活,但我却真实而敏感地捕捉到了春天扑面而来的气息,窃听到了春天的脉搏和心跳。所以,我相信,这就是天上人间,天地同春,春到人间,春满人间!

想到这里,我便不由得细心起来,近距离地打探和搜寻关于春天的消息。这时,我才发现,对面那栋家属楼的阳台上,不知啥时候,已经摆出了一个个越冬的花盆,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欣欣向荣,好一派春风得意的情形。回过头来,也忽然看到自家的阳台上,妻子前几天在花盆里埋下的几块蒜瓣,也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土了,两片子叶嫩嫩的,绿绿的,好像一对触角,探测着阳光、空气和适宜的温度。在一股新鲜的泥土气息里,一只小蚂蚁在花盆里,战战兢兢,爬来爬去。是啊,已经过了惊蛰,它们该苏醒了。入夜,一场蒙蒙的春雨,沙沙沙,沙沙沙,悄悄地降临了。那意境真所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啊。就在这个静静的夜里,一只猫在楼下声嘶力竭地嚎叫着。我深深地知道,在这个躁动不安的季节,它在呼朋引伴呢。此后的一天,妻子说天气越来越暖和,该换季了。于是,就买了一件换季的夹袄,到汽车站捎给她乡下的母亲。回来时顺路在野地里挖了荠荠菜,掐了嫩苜蓿。荠荠菜做成了菜馍,苜蓿菜做成了疙瘩,还有苜蓿面和苜蓿糊涂,那种久违的新鲜,实在太香太香,简直把人能馋死呢。

看到这些琐琐碎碎的场景,就觉得春天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春天已经亲密无间地融入到了我的日常生活中。不惟如此,春天的阳光还毫不吝惜地降临到了我的心坎里,一种很温暖很温暖的感觉,让我感动不已。

眼看二十天过去了。就在我疗伤的这段日子里,朋友、同事有的抽空来家里探望,有的还打电话、发信息,关心地询问病情,叮咛让我安心养伤。正月二十九下午,我在自己的空间里发了这样一条短暂的说说:“真是晦气啊!几个人并排边走边说话,我突然就平地跌跤,脚脖子崴了!眼看,半个月过去了,淤血、肿胀、痛感正在一天天慢慢消失。现在,仍然是一边气硬,一边气瓤。郁闷啊!无聊啊!”不料想,过去一天后,天南海北竟然有401个网友浏览,43个留言关注,还有不少网友通过QQ留言,询问病情,为我支招。其中,网友高屾鋶氺说:“白酒倒少许,一点纸就着了,趁着火,往脚一洗,揉捏完,伤出来,很快就好了。”网友随缘说:“老师好。您可以试试揉揉小腿肚子,找着最痛点。就会很快康复。”网友钟灵毓秀说:“没什么的,平地摔跤常有的事儿。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不能着急,放松心情,好好养。祝你早日康复!”网友一枝独秀说:“用艾叶,干大蒜杆,花椒枝,适量烧水,早晚泡脚,坚持一周,尽量卧床,不要走动,应该很快好起来,祝友早日康复!”网友我主沉浮说:“就说好久不见,原来疗养去了,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脚崴了手好着,不如多写写。祝早日康复!”网友橘子花香说:“难怪好些天不见你上线了,就惦记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留言问候一下,又怕唐突。”……我是经常在空间写文发文的,这些网友绝大多数是我文字的忠实读者。

说实在的,同事们、网友们的问候、留言、建议,一点一滴,像一股股热乎乎的暖流,像这春天的和风、春天的细雨、春天的阳光一样,沐浴着、滋润着、照耀着我的心灵!让我老老实实地感受到了春满人间、大爱无痕的温暖,让我的感动像春天的花骨朵一样,灿然怒放。

清早,晨光熹微,窗外的布谷鸟“布谷、布谷、布谷”地叫了起来。是的,一年之计在于春,这应该是非常响亮的种子和箴言啊!我的脚必须尽快好起来!仔细想了想,伤脚以来的前前后后,我骨碌一下爬起来,迅速打开电脑,写下了这样一个题目:“春天,就在我身边。”

......

贵阳癫痫正规的医院昆明癫痫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怎么选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