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我的小品集辑(二)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生活中有无数个这样的瞬间,会让我们莫名地感动……我们往往匆匆而过,忽略了它的存在,却抱怨生活枯燥

(一)“这饼最好吃了。”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每当看到或听到人们议论婚姻、爱情和女人的时候,我便想起了它。

也是在这么冷的一个初冬……

超市的熟食柜台前,我点了一份腊汁肉烤饼……当售卖者把饼递到我手上时,我听到一句“这饼最好吃了。”一个老太太微笑着站在我的身旁对我说:“这饼最好吃了,我有好多年没有吃了……我那老头活着的时候总给我买。”我注视着她,她的脸上并无凄凉而是洋溢着一种满足……

或,她孑然一身,无所凭赖,无钱去买那饼。或是她并不需要再去买,因为她在心里咀嚼着她的男人给她买的最后的那份肉饼。我宁愿相信第二个理由。她曾经小女人过……一切都不再重要。

男人啊,你的肩头可偎依着一个小女人?女人,你的生命里可曾有个总给你买腊汁肉烤饼的男人?

“这饼最好吃了。”她说。她是幸福的,她的生命已定格在那个点上。足够了,不是吗?

沈从文说过很多的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女人。”这话,打动过他的女人张兆和的同时,也打动过每一位读到过这句话的人。我不知道那个老太太读到过沈从文的这句话没有?她曾经年轻过。

(二)病房里

人,活到我这把年纪,也算……平常。

终于,活明白了两句话:对自己好些;不要讨别人嫌。

今天上午,陪夫人去医院注射室里打吊针,一个病房,那头的床上,一个老汉咳着,让人能感到他胸腔内痛苦地揪顿着……走针了,老人挂吊针的那只手背肿起了包,淤出了血。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应该是他的儿子吧,站在床头,大声训斥着……老汉继续咳着,喘。护士进来了……

老人的针终于打完了,阵咳也过去了。那汉子出去了,老人家闷着头坐着……我给他说了上边那两句话。他似乎听明白了,床头摸出苹果吃了起来……一会儿,他给我伸出了俩干瘪的指头,晃晃,说:“我吃了两个……儿子给买的。”

他太老了……

人老了,讨人嫌。却躲不过。

(三)夫妻

人说老可就老了,老了老了,我鼾声重了,她却闹失眠,便分居。我仍在主卧,她去了另一卧室,那里有女儿的一张床……

转眼间半年了。

入冬,下了几场雪,天冷了,她要睡回我的身边,男人火气旺,女人却弱———房间虽有暖气供着,她独处,还是手脚冰凉,睡,蜷着,她嘟囔:“被窝半天都暖不热。”

“睡过来吧,我暖你。”我对她说。

她过来了……松软的床,她却睡得腰背疼。辛勤了一辈子,她椎间盘突出加上腰肌劳损。

主卧的双人床上垫着厚厚的席梦思,一面软一面硬的那种,翻着用,冬暖夏凉。

“翻过来吧?”我说。席梦思翻了过来,躺在上边,硬硬的凉。

两天后,她腰不疼了,我的背却呆板得难受……“翻过来吧?”她说。我说:“不用,我会习惯的。”

夫妻……

刚写到这里,手边的电话响了,是她:“晚饭吃啥?”她问我。

“随便。”

“不要随便、随便的,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那好吧,稀饭吧。”我知道她爱喝粥。

“烙个酥油饼,好吗?”她说。

她知道我最爱吃她烙的烫面酥油饼……

(四)春湖,两条鱼儿游过我俩的眼睛

姥爷带着外孙麦稻走过一洼浅水……

一池水睡着。

绿色的沉默中终于有了两点,黑色的游动。

麦稻说:那是蝌蚪。

我说:那是鱼。

麦稻说:这么冷,不会的吧……

我心里说:它们,是怎么过的冬……

(五)月亮

昨晚,夜课结束了,我领麦稻回家,雨晴了,空中,云层很薄,半个月亮很大很亮。

秋深了,夜色很凉。街上灯火阑珊,路上行人稀落。麦稻抬头指着月亮说:“姥爷,你看,月亮剩了半个了!”我说:“麦稻,你知道吗,圆圆的月亮为啥成了半圆的了?”我想告诉他月圆月缺新月残月的道理……麦稻说:“我知道,天狗吃了月亮,它吃饱了,不吃了,月亮又长起来了。你看,月亮现在剩了一半了,过上几天,它就又长圆了。”

我默默地……然后,点了点头,告诉麦稻:“是的。”

麦稻突然说:“姥爷,你看!月亮发的光是紫色的!”

我驻脚,仰头,我看到掩月的云层透出淡淡的青紫光,云面上泛起微微的玫瑰红色,如纱如缕,似烟似霞,晶莹透彻,轻薄暧昧,是那么的诱人……从来,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有一种色彩,宋徽宗曾梦到过,“雨过天青云破处”,他说要“者(这)般颜色做将来”。将来?或有?一个天不能重复人不能拥有的色彩……

我告诉麦稻:“是的,月亮发的光是紫色的。”

夜空宁静极了,月在云中浮动,那片紫色温暖着月的清冷和寂寞。

女性癫痫患者月经病人服一种药还是同时服用几种药好河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奥卡西平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