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诗意人生(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在我心中,幻尘烟绝对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美女,套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她就是“女神”一枚。

而在我的潜意识之中,所谓美人者,明代的张潮已经在他的《幽梦影》里说得很细致了: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是的,在我来说,但凡写诗填词的女人,肯定是美的化身。尽管自己写不好诗词,但是,我喜欢沉浸在诗词之中,静静的去品味那些或婉转缠绵,或雄浑悲壮的诗意词韵;我喜欢在一份静谧的时空中,感应那份远处了的诗酒醉年华,然后,让自己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我佩服幻尘烟的诗词功底,每一次,品读着她填的词,仿佛看见李清照带着“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憔悴容颜从一片物是人非的墨香中向我款款而来。

最喜欢品读她填的这首《江城子》:“人生一世太匆匆,望青峰,未从容。漫漫江山,何处觅清风?已入眉间温雅客,堪倜傥,是英雄。休言从此诉情衷,有芳踪,与君同。恨晚相逢,羞了玉玲珑。只是从今谁寄语?凭吊处,几飞鸿。”这些长短句,仿佛飞烟唱晚,读起来如行云流水,朗朗上口,字字清新隽永,如同雨沐江南岸,滴答声响,绕耳不绝,让我忍不住喜爱有加。

爱了然,悟了然,文字相伴,平添的愁绪,怎能不隐入重重迷雾?那些古老的精华,怎能不融入我的生命里呢?

其实,面对着幻尘烟,她的花容月貌,她的天籁之音,她的肌肤赛雪,她的婀娜多姿,她的气质如兰,说真的,我可以用寥寥数语去感慨。就算是每一次想着她那种别致的神态,我也总是会把她和脑子里的一幅仕女图联系在一起,没有幽怨,没有忧伤,只有笑语嫣然,只有云淡风轻。

很多时候,我总是把她那份天籁之音和她的诗词融合在一起,也因此,我总是能够在手机里一遍又一遍地聆听着那些没有人模仿得了的如梦令和落梅风。

山无数,烟万缕,曾几何时,我追寻着一种“笔头风月时时过”的写意人生,但是,到最后,当自己遇见幻尘烟的那一刻,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轻声念叨一句:“叹光阴,如流水。”

“相逢未晚。”我在吟唱完一曲卢挚的节节高后,如是说。

我说,有太阳的日子,每天都是新的,所以,我始终追求着一种“我的爱,赤裸裸”的人生最高境界。而幻尘烟却对我说,她最为欣赏的是我那种“举头长啸,直上天坛。”的内心世界。

面对着幻尘烟,在这些匆匆流逝的时光里,我好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秦时明月。站在时间的肩膀上面,我带着一颗空明的心,在烟雨迷蒙的江南,沉醉了生命之中的那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此时,生命的时空里风微浪息,我驾一叶扁舟,留下满江明月。此时,我怎能不想起晏殊的《木兰花》一词呢?“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每当说到这份相思,幻尘烟总是笑我,我也总是笑她,可是,终究是在笑什么?彼此又说不清道不明。

半夜心,三更梦,万里别。多情如我,行走紫陌红尘,真的是相思无尽处啊!

有时候,遇见本就是一种美丽的存在,就像是一场美丽的邂逅,你永远不要去想象最后的结局。

想人生最苦离别,我却说,每一次的别离,就是为了再见。

每一天早晨,我感受着身边吹过的每一阵风儿,都会在脑子里想象着,这风儿是不是也是幻如尘烟呢?而在此时,有一种无孔不入的相思,仿佛带着一种怨念,绕着我的身子一圈又一圈,迅速钻入我的思想,如同沉醉东风,挥之不去。

每一天晚上,我聆听着你唯美的音律,如同是行走在烟雨红尘之中,如同是一份寂寞沉醉了流年。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着幻尘烟,我总是和她说,回首桃源路渺茫。

此时此刻,窗外早已七彩斑斓,我好想扯一片如练的月光,幻想着,以天穹为幕,以大地为舞台,以一种王者的霸气,牵着幻尘烟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让她给我舞动一曲惊鸿之舞。

可是,我不知道,葱茏的时光里,没有神来之笔,我是否能够素描得出她的音容笑貌?可是,当我品尝过今晚的第一杯茶之后,我便知道,面对着幻尘烟,我只能一遍遍地吟唱:“明月小楼间,第一夜相思泪弹。”

很多时候,我总是会在脑子里想起来“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幻尘烟的一切就变得更加的清晰,都说今古别离难,古人诚不欺我也。

只有当离别的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会有“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今春,香肌瘦几分,搂带宽三寸。”这样的曲调。是的,无论幻尘烟她是在天之涯,还是在海之角,我这颗心,总是跟随着她行走在路上。

无论是长河落日圆,还是春来江水绿如蓝,无论是蔷薇露,还是荷叶雨,我总是追寻着那种人初静,月正明的幽静之境。

我知道,行走在流年纤陌里,总是带着一种烦躁的心事,许多这样苦恼的时刻,我总是面对着幻尘烟暗自神伤。此时,我不知道情为何物,我想,她应该也是不知道情为何物。

每天晚上,面对着幻尘烟,我总是向她轻声地吼道:“幻尘烟,我的幻儿,你这个妖精,到如今,终究是让我摇落了一地的相思。”

我知道,行走在紫陌红尘中,总有一份爱让我无法释怀,缠绵悱恻。人生苦短,躁动的心境永远演绎着一份无边的寂寞,但是,心中的苦楚与念想就会在时空中歇斯底里地蔓延出无边的相思。

是啊!哪怕玉兰花再是高贵典雅,哪怕紫荆花再是朴实无华,我只是知道,痴情永远代表着自己的一份执着。

那一天,我和幻尘烟说,生命中没有了你,那么,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中,我可以一无所有,我甚至可以不要这个世界。

那一天,我告诉自己,唯有这份烦躁的心事,才可以让自己知道什么叫做爱的执着。

每一天晚上,我都把自己关在唐诗宋词里,但我知道,我的心早已飞走了。

其实,面对着幻尘烟,在我的思想里,就是面对着那些唐诗宋词。其实,在我的潜意识里,她就是一首诗,她就是一曲如梦令,令我读不厌,令我爱不释手。

就像是这一刻,心里想着幻尘烟,我就会自然地把目光望着远方繁星点点的天际,心里却在想:如此良辰美景,尘烟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万般旖旎,更与何人诉说?

但是,我想把心中这份思念让风儿带给远方的幻尘烟。可是,谁知道,风儿却对我说:你只要默默地用心灵去倾听那份天籁之音,然后,去感受那灵动的词魂与诗心。

我曾经阅读过《与佛喝杯茶》这本书。犹记得作者托马斯.克雷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深刻内省告诉了我们,人生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抛弃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要势在必得的;人们之所以会常常陷入困境,就是因为他们在追逐名利的过程中渐渐地迷失了真正的自己,就是因为人们根本无法抛开生活中所扮演着的各种角色和身份,从而使得人们无法拥抱真实的生活。

春风梳柳,柳絮飘飞,夜雨润花,花开无声。幻尘烟说,这是赋诗作词最美的神韵。而我说,这是爱的最高境界。

是啊!春雨江南,秋风塞北,这是诗情画意的精彩篇章,这是风花雪月的最美意境。

就像我们可以从一杯茶去理解一个人的个性与心性一样,大凡品茶的人求的都是一种意境,而只有入道禅修之人才能真正地得其茶心。

那天,幻尘烟和我说,如果你在品茶之外,带着几分幽幽的惆怅,笑看春兰、秋菊、夏荷、冬梅,你能不喜欢它们那份淡淡的幽香和淡淡的忧伤吗?

我无言以对。我若有所思。

“面对着幻尘烟,你可以尽情地去想一想,你是什么,茶便是什么,因为那茶就是你自己。”我笔下的楚流沙对我如是说。

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沈阳到哪里的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武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