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心中永远是春天(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虽然一年有四季,但我独爱春天;尽管四季各有特色,但春天更叫人留恋;即便是夏季有着翠色欲滴的繁茂,秋季有着橙黄橘绿的丰硕,冬天有晶莹剔透的冷美,可春天朴实敦厚的胸怀,更令我陶醉不已。何况我这一生有多少个故事在春天里驻足,有多少次刻骨铭心的记忆与春天有关,可能我与春天有着不解之缘。

就在三十五年前的春天,我一身山东农妇的打扮,抱着一个三岁的孩子,风尘仆仆一路艰辛,投奔到北大荒这块黑土地。经历了离开父母的悲痛,饱受了思念家乡的折磨,在东北这块一望无边的大平原上安了家,落了户。从开始我最讨厌的那个称呼“盲流”到实实在在的北大荒人,这其中的酸甜苦辣,经历过的,承受过的,一幕幕都会时常在眼前浮现。不愿意想那些崎岖坎坷,不想写那些悲伤辛酸,走过的难以回首,失去的无处找寻,一页页翻过去的哪能都是一帆风顺。再苦、再难、再疼、再累都已经过去,只想今后有永远的阳光在心田抚慰,有永久的快乐在眼前展现,只想着处处是春天。

今年三十五岁的次子,也诞生在一九八零年的春天,抚养、教育、成长、学习、工作,也好像在一瞬间。时间从来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它永远忠于职守,规规矩矩的行使着它的职权。老树一圈一圈的年轮,象征着它经受的岁月磨砺,你鬓角的白发、额头的皱纹难道不是承载着生活对你的磨难?孩子大了像离巢的小鸟,他不能老守在娘的身边,让他飞吧,他的健康快乐,他的幸福美满才是你最大的心愿。过年了回家看看,知足了,他们有他们的工作,有他们自己的乐趣,你不能要求他们给你像你把他们抚养长大那样多的付出和奉献。

春天里充满希望,春天里有严寒过后的温暖,可有些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也会泪流满面。也是在春天,那是一九九七年。他走了,带着满脸的遗憾,临终没有闭上他的双眼。他与世长辞了,我身边再也没有人陪伴。他走的那天晚上,在我门前的大道上,我走过了无数个往返“哪颗星星是你,你眨眨眼吧!”,我望着满天的繁星,他们和我一样都在流泪,惋惜他还没走完四十九个春秋的轮换。他有一双巧手,他有一颗热心,倔强的山东大汉,无声无息的被病魔吞噬,一米七八的身躯,化成了一缕缕青烟。你庆幸云层之上不会再有烦恼和病疼,我祝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不要再那么固执,圆滑一点,灵活一点,你就不会再受那么多的欺骗。夜深人静了,我依旧站在路边。摸出电话看看再看看,它依然那么冰冷的沉默着,“你在哪啊!快回家吧!”就连这么一句熟悉的挂念,永远也不会响在我的耳边。望望路两边人家窗口透出温馨的灯光,或许恩爱夫妻正在窃窃私语,或许老两口正在哄孙孙入睡,想到这里,隐隐的失落泛上心头。冷了,今夜为什么这么冷,我也该回家了,可我的家已不再圆满,揪心的疼痛啊!你撒手人寰可曾想过,人间还有炎夏酷暑,还有冰霜雪寒。扔下未成年的孩子,抛下结发的妻子,留下治病的债务,谁又能为你承担!

春是四季之首,可在我心中春已经不是季节的符号那样简单,它是我战胜困难的力量。每当黑夜我就期盼明天,每当严冬我都看见春暖。在春天的鼓励下,我走过了艰辛的十年。那十年我不知怎样一天一天计算完的。十年过去,总算完成了我人生中的几件大事。长子完婚,次子完成学业,伺候老母亲寿终正寝。不管那漫长的艰难曲折,还是胆颤的如履薄冰,都感觉非常值。十年来幸喜有乐观支持着我,苦是一首诗,累是一支歌。忙到下午还没吃早饭,省了多少饭钱;从早晨三点开始为人加工衣服,一直做到晚上十二点,天天坚持是对意志的磨练;东北寒冷的冬天,我睡在裁衣服的案板上,因为瘫痪的老娘在炕上,那一晚为母亲翻身二十二遍,才写出了一首获奖的诗歌;边哼小曲边为母亲洗尿布,一首洗衣歌应运而生。苦大了累多了,天天如此,也形成习惯了。那时候,我把自己比作是一根弹簧,能拉开时还在尽力的拉,终有一天再它承受不了拉力,“咔嚓”一声,我也就解脱了。丈夫刚刚去世,债务还没还完,老大又要结婚,老二又考上大学,那年瘫痪七年的老母亲又来到我的身边,一人难挡万千琐事,这么大的几件事却撂在我一个人的身上。因此,弹簧越拉越长,虽然没等到拉折的那一天,但早已没了弹力,软绵绵的没了钢的强度,它也需要休息啊!不是我的遭遇有多么的不幸,而是我太过软弱。我本来就是一根绣花针,却要做顶梁柱,因力所不能及,怎能不受到致命的伤害。我曾用“遍体鳞伤”来形容那一刻,后来被人误读。说起来还是个笑话。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老伴,人家看见我写的诗,对上了号,以为我得了什么重病,楞没敢和我相处,不知是我的诗太深,还是读诗人的心太浅。哈!我的诗竟有这么大的破坏作用,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看来随手写东西也耽误大事,害得我至今仍孤身一人。都过去了,现在回头想想,假如当初我真的离他们而去,情况又会是怎样呢?其实这一切,都是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在春天到来之前,不都是冰寒彻骨吗!严冬不能屈服,还要更好的享受春天!

春天就是一首内涵丰富的新诗,你永远都读不疲倦;春天就是一幅素雅朴实的国画,你会很轻易的走进她的意境;春天就是含苞待放的花蕊,一层层的从你心里向外绽开,你把春天装进你的心里,你的心就永远的温暖。

还是那一年的春天,我把还没有处理完的货物,还有用了几十年的锅碗瓢盆,拉了一小车,走进了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建三江,和儿子孙女住到了一起,那时他们已经离婚,扔下一个六岁的孩子。我来了,正是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来到了他们的身边。看见了儿子,看见了孙女,一股亲情的温暖萦绕心头。儿子憨厚朴实,孙女活泼可爱,儿子挑起了家庭重担,养家糊口的事再也不用我去操心,我只要安心调养我的身体,照顾好儿子的饮食起居,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一份责任,一份快乐。一日三餐,生活有了规律,我也就渐渐淡忘了往日的不愉快,过去的沉重。像久旱的禾苗尝到了甘露;像沉睡的枯枝迎来了春天,身心慢慢复苏。那时我写了一篇小散文《小溪水》“ 小溪水静静的流淌着,她享受着大地的宽容,她用平凡的简谱,带给人们潺潺的美妙音乐。她终日与泥沙为伴,用那洁净的心灵把溪底的沙石冲刷的一尘不染。

她欢快时,唱的歌儿叮咚响,她忧伤时哗哗的流泪。

风来了,她拂袖掩面,荡起层层涟漪。

雨来了,她把两岸的青草编成蓑衣披在身上。

冰雪来了,她只好无奈的躲进山洞,等待着阳光的爱抚。

有几年,她干沽了,听不见歌声,看不见笑容,只有被他冲刷过的圆圆的鹅卵石,在终日等待她的复苏。

有一天,春风夹着细雨来到岸边,发现泥沙中仍有溪水的痕迹,春风细雨毫不吝啬的滋润着她,给她一片情意。溪水又回来了,小溪又唱歌了,她用心中真诚的祝福,在铺满梦幻的原野上写上了春回大地”

这是我当时心情的真实写照。三江这个地方道路宽广空气清新,当时看三江的天蓝,看三江的水绿,再也不想回到我一个人的孤独世界,想起我一个人住的地方怎么那样黑暗,我在里面为什么那样忧郁,那么的心惊胆战。

初春,走在路上,迎面扑来丝丝凉意。我租了一间集体供暖的小屋,虽然破旧点,但不用我掏灰挖火,不用害怕出门冻了暖气。我和孙女住里间,没有窗户,晚上关了灯,孙女伸出胖胖的小手,“奶奶,你看看我的手在哪?”我也伸出那个瘦骨嶙嶙的老手“宝贝,能看见奶奶的手吗?”“看不见!”“知道这叫什么吗?”“不知道!”孙女那时刚上一年级,还不懂得世事,我趴到她耳朵上低声说道“这就叫伸手不见五指。”祖孙二人说着话慢慢进入梦乡。白天我就接送孙女上学,早早来到学校门口,孩子看见我像小燕飞过来,扑到我的身上,那时候儿子是顶梁柱,孙女就是阳光就是春天。

后来孩子一天天长大,也买了一处楼房,生活慢慢安定下来,又参加了老年活动中心,心路越走越宽广。拾起了年轻时候的诸多爱好,又学习了不少新东西,融入到快乐的集体中,迈进了又一个新的春天。

2014年1月25日

山西癫痫重点医院西安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甘肃哪里治小儿癫痫癫痫发作四肢强直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