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东北】携一篮野菊回家(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网游小说

携一篮野菊回家

春来秋至,树绿花黄。转眼间,又一个雁阵鸣秋的季节悄然到来。仿佛只是一阵风,一场雨,一切就都变了。风一住,雨一停,刚刚还在枝头上偷笑的绿叶,这会儿却沉着有些发黄的脸儿,不时地透出轻轻的叹息……

而这时的人们,有的像风一样匆匆而过;有的则像一次伤心,当一片叶子落下来,他便蹲在街心公园暗泣一阵:这个季节的到来,我们究竟期待过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得到……春梦无痕,秋月如霜。身边那些曾经烂漫一时的夏花,此刻与一些人的表情多么相似!我说的是伤悲,是雨夜,是玻璃的碎……我说的是回忆,是怀想,是青春的逝……面对高秋,我们抱紧的空旷里,有多少泪水是我们根本就不喜欢的?又有多少火焰,它们只是空自燃烧,而后渐渐熄灭?

我是幸运的,在暗含悲秋的气氛里,我的眼前突然一亮,是一篮金色的野菊立在路边。其实,她不必用清香唤我,我也会停下车子(我坐在一个轮椅上),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站一会儿。我要告诉她,不用躲闪城市的目光,所有阳台上的花朵和路边那些夏花,都在妒嫉她泉水一样的清纯。野菊,当其它姐妹们即将收起彩羽时,她的花苞憋足了劲儿,开花时,令大地猛地一震,一片金黄铺满山野。她平时与小草为伍,小草一直是有着崇高境界的那一类,它们提着自己的头颅,在追赶一把把雪亮的刀刃。即使秋天到来,枯黄的草,也能在车轮后面站立起来,开始它们的眺望。谁能折断一根草的眺望?!

野菊仍旧是以陶令和易安的诗词为食,仍旧是骨清神秀,仍旧是以山野为远志,这让我无法不想起那段初与野菊邂逅的日子。我生长在松嫩平原上,从没见过野菊花。那还是我刚刚到边防当兵后的第一个秋天里,每当我们巡逻归来时,我的老班长都要从路边折下几支金灿灿的野菊花,回到哨所,把它小心翼翼地插入一个很旧的花盆中,摆放在窗台上。他一旦外出执行任务,就嘱我别忘了每天傍晚为野菊花浇水……当时,我无法说清老班长的心中所想,但我永远也忘不了老班长经常站在野菊花前沉思的表情。更忘不了野菊花给我们单调、呆板的日子带来的鲜活色彩。虽然这是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但每当我在城市里见到野菊花时就会勾起我无限的感慨。我的老班长已去,只留下往事如瀑,冲刷着记忆的弯弯河床,无数次地在我的心壁内拍出滔天巨浪般的呜咽……

是的,多年的沧桑,野菊不曾改变她的模样,也不曾改变她的志向。生命没有年龄,只有本质。许多年来,我也同她一样清瘦,并一直用心血浇灌着诗歌和文学,一直在苦苦寻觅某些物质以外的东西,以及我当初以为寻常而轻易就蹉跎了的时光。哦,野菊全给我带来了,她打老远老远的地方来到城市,就为了给我送来一丝抚慰和那些清贫而欢乐的日子。美是邂逅所得,美是亲近所得。野菊盛开,氤氲蔓延,面对她时,我们没有悲秋之感,心中反倒明亮和辽阔起来。我会举起一生的柔弱和固执,向野菊致敬!

其实,我们无法选择春风秋雨和杏花梧桐,也无法选择阳光、河水和绿地,甚至不能选择抢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好留下无尽的思念给那个爱过我们的人。我们每个人的岁月里,都曾有过流水飞花的时光,每逢季节的更迭,我们的心中也都曾泛起过细小的波纹,甚至有一些如影随形的忧伤。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我不能再多想多说了,看,那篮野菊站在街头,这儿的风很冷。我对野菊大声说:走吧,挽着我,我们一道回家……

癫痫的治疗办法哈尔滨医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有哪些陕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