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今生,只有半程的缘分(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网游小说

并非虚言,在这个因为冠以母亲两字显得温馨的节日,在这个共性情感滋润的文化之美,且跨越国境、超越种族后熠熠生辉并让人早已乐然接受的节日,我忍不住想写几句话,并将其小心翼翼地篆刻在我记忆的沟纹里。

记得很多年前,这个温馨的节日到来时,我跟风般打电话给家乡“一点心情礼品屋”的店主、我的高中同学应祥给母亲送了一捧鲜艳的康乃馨,本意让她感受下自己幺儿策划的、她此生第一次被鲜花熏香的浪漫,未曾料到竟受到母亲的几句“教诲”。其时,她在接到这束花并接受了应祥的祝福后,当着我同学的面给我打起了电话:“彬彬,以后不要让人家送花了,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乱花钱干啥!记着平常多打几个电话给我,比啥都好……”

至今回想,我还能从母亲当时的语感中品味出高兴和节俭的味道,浓烈且绵长、历久且弥新。

春种饱满籽,夏举栖凤枝。蓬勃的五月,在温润中再一次姗姗而来。而母亲节,又成了一只绿叶编织的摇篮,哺育着生命的渐次茁壮。我的母亲,依然还是那位幸福地守护这只摇篮的主人,年复一年,慈祥如故。

跨入今年的春节,诚实的岁月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母亲已经八十八岁了。我庆幸的是,她几乎一如过去丝毫没有耄耋之年的苍老,依然精神矍铄并会让我工作得安心。

近些年,大凡涉及节日的时候,时有回想自己母亲所经历的一些事,并随着自己年岁的增长这种情感越来越浓。

母亲出生于家乡一个很大的家族,是家乡解放前赫赫有名的“德胜元”老板的小女。在她的前面有三位姐姐、一位哥哥,封建的外公在外婆生母前,烧香、拜佛、磕头许愿地希望再生个男孩,以求支撑家堂的面子和人丁的兴旺。但是现实让他再一次失望了,而失望的结果则是外婆的遭罪和外公一气之下将母亲送给了现在早已故去、家在兰州的远房舅爷家寄养。舅爷因为没有女儿,母亲的寄养,就自然而然地填补了这个空白。

母亲儿时,在外公的家法下是不允许外婆时常去看望的,为数不多的几次母女见面,常常是在揪心裂肺的哭声中开始并结束。我的母亲,她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过,想来是一程鲜有快乐、充满凄然的路。唯一庆幸的是兰州舅爷一家对母亲却是真心的好,毫不见外。这也是母亲为什么在舅爷的几个孩子十多年前下岗后让我们兄弟一直帮衬的缘由。

出嫁后的母亲在生了三哥后不久,本来一度幸福的生活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砸沉到深渊!母亲的丈夫,一位少小就背叛家庭从事革命工作并在解放后已当上某监狱农场政委的好人,在一次夜间追捕逃犯时从马背上摔落并失去了正值华年的生命,离开了命运多舛的母亲。在我稍长的时候,母亲有时候是噙着泪水向我回忆这段历史的。那时的母亲肯定以为我少小不懂事,可以将自己心中的故事与怀念向我吐诉、无须顾忌父亲是否在意!

母亲,幼小的儿子却将你的心情实实在在地记下了……

想来,母亲再一次真正过上好日子是我1985年上大学以后。那时,家里的几位哥哥姐姐已经相继工作和陆续结婚,尽管当时母亲的生活节奏一点也没有减慢,因为还要将哥哥们的孩子一个个从屎尿堆中抓养拉扯大,但那时的母亲是幸福的,这种感觉,每次回家从母亲健朗的身子和眼角自然流露的满足里可以读得出来。

我曾在自己咏颂腊梅的一首小诗中写道:耐得世间剜骨苦,领来春讯透长安。母亲,你心中的生活之春就是能够看着我们长大,看着我们成家,看着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工作和幸福的生活!而你的操劳和艰辛,就在这种微薄的收入和满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母亲一生勤俭持家、不忍浪费且自尊要强。

记得母亲第三次来我小家小住的时候,她的孙儿已经五六岁了。夏天的时候,有一次饭菜做的有点多,收拾碗筷时我说了一句:“不要剩了,倒掉吧!”闻此言,母亲瞬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不是有冰箱吗,放一晚上能坏?明天我吃!”

当儿的,怎能忍心不再年轻的母亲来吃剩下的饭菜呢!

“妈妈,身体重要。这点剩饭剩菜能值几个钱呢?节约还不致于这样。再说冰箱出来的东西真的对身体不好!”我在解释。

“彬彬,你现在有出息了,挣的钱多了是不是?你知道你是咋长大的?你长这么大吃了多少剩菜剩饭忘了是不是?”母亲用她习惯性利利索索的话语,将我教训得老老实实。

紧接着:“你不是也长的身体很好吗?”她真的为我刚才的话生气了。母亲的眼角红了,我清楚的看到母亲眼睛里有快溢出的泪花在那里闪动着!

我不敢吭声了。旁边的爱人则一个劲地说:“……张彬在你面前装人呢,你没有来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吃剩饭的……”

母亲,你知道吗?自那时候起,即便你不在我的身边,我可是再也没有倒过一次剩菜剩饭。因为,在我的心里真的不想因为自己养成的不好习惯使你生气;我害怕我的习惯在不经意的时候再一次伤害到善良勤俭的母亲,我不忍心!

“锄禾日当午,汗滴和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母亲养成的节俭美德,源自多半生艰难的日子和那段缺吃少衣、挨饿遭罪的岁月。

“人不能忘本。”“人活一世,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是母亲经常教导我们兄弟的话。在她朴素的思想中,做人天经地义就应该这样,既不能忘记自己的根和生活的背景,也不能忘记自己经历的过去与历史。

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曾经写过:对于母亲,我心存的感激既有她冒着自己生命裂解和血崩的危险赐予我感知世界的一个完整生命,还有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她以慈爱而不失严峻的行为与言辞相赠与我怎样做人的道理、相赠与我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细想起来,是我母亲大半生的辛苦和不幸的人生遭遇,是她于细微之处不经意间洒落的生活点滴,总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着我的善良和知行合一的良好习惯,从而使我在生活的圈子里充实了很多,并结交了不少同样正直坦率、肝胆相照的朋友!

走笔至此,我在思考:孝敬老人应成为我们做人的本能,而不是口口声声需要倡导的美德。因为在呼唤中而来的美德往往是人类道德法庭上重塑的一个基本术语,没有始于在生命诞生的第一块土地上,而本能的良知则是长河纳涓的物理和雪过长城的坦白。

须捧寸草心,报得一春晖。“母亲节”,作为一个寄托感恩的符号每年周而复始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愿这个符号,会在良知的天空里飘扬成一面鲜红的大纛,缀满着天下母亲的健康与快乐,缀满着天下母亲生活的过去与幸福的未来!

西安市最专业羊角风医院西宁癫痫治疗专科医院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是哪些呢甘肃哪个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