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写给我们(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梦醒的时候,我是哭着的,我细细思量过后,顿时觉得自己幼稚极了,竟在梦中哭了很久,心跳得很快。上一次心跳得这般快还是在医生诊室的门口,那一次,我吓坏了,我以为我要失去我漂亮的双眼。在眼科的门口,两只脚像灌了铅似的迈不开,心头的阴霾里不知藏了多少的水,很重,仿佛轻轻一触就要决堤。结果医生笑着告诉我,看书看太久了,注意休息,没什么大事。我不甘心,一再追问医生,我真的不会失去我好看的眼睛吗?优雅而严肃的女医生打量了我几秒,笑着说:“你出去。”我道了谢,心里很欢喜,蹦蹦跳跳的离开了,神态步履俨然是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因着这个,淘气的室友没少调笑我。

我深知,这一路走来,我很幸运,有一些风吹不散的朋友在我的身边。我有时候会莫名的生气,有时候会很无趣,我会数落他们,可我也依赖他们,因为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相遇太多,离别太多,可重逢却寥寥无几。尽管在他们的眼里,我或许还是初相识的样子,从未成长过。幼稚,孩子气,认不清路,喜欢吃糖,笔下有春秋,眼里有风月,就是没有一个大人该有的样子。尽管闺蜜总说我生活在童话里,在等待不可能的爱情,从未爱过恨过,太天真。可她依旧喜欢我现在的样子,支持我的选择,鼓励我的决定。尽管哥哥总说我傻乎乎的,可他还是那么宠溺她的傻妹妹,嘘寒问暖。婆婆妈妈的,总被我嫌弃,尽管哥哥不是我的亲哥哥,却好像在时光中已经成为我不可或缺的亲人。尽管小伙伴从来不正经的喊我的名字,尽管他是个看上去严谨的像个博士一般的人,依然拿我没有办法,总是很正经的告诉我该怎么做,病了要吃药,冷了要穿衣。

你瞧,我的伙伴们似乎都比我成熟,睿智,冷静,即使这样,我在他们的面前依然很自在,尽显真我,毫无拘束。或许,换了在别人面前,我可能还是要装一装,还是要虚伪一番的,因为在别人的眼里,我似乎饱读诗书,满腹才华。也为此别人曾问我是否出身世家,是否博览群书,差点没噎死我。因为我不过是多看了几本书,多写了一些字而已,哪里来的才华,不过是些许的自负罢了。然而,我的伙伴们最明白我是怎样的人,可有的时候,我也觉得他们还是欣赏我的,只是太熟了,因而更加吝惜他们的溢美之词。每每想到这里,我心口就会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嘴角也会不自觉地浸满笑意。

只是,这几天,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我梦见我的小伙伴们将我遗弃在荒凉的地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空旷的风嘶吼着,落日昏黄,之后就是无尽的黑夜,我看不清前方,也不敢回头。于是,我开始哭泣,某个地方撕心裂肺的疼痛。醒后,天已经亮了。有一天清晨,我婉转的将我的梦告诉了他们,我以为等待着我的将会是笑嘻嘻的批判。可我错了,他们的举动,令我热泪盈眶,告诉我说没有人会丢下你的,只是梦而已。多年来,从未有人告诉我不会丢下我。除了喜悦,更多的是感动,没错,我落泪了,理由很蹩脚,但那一天,于我而言,很好。

记得昔年,我们还很稚嫩,遇见的时候,我们并未相视一笑,也未道一声你好,却在岁月的足迹中结成了友人。经历了分别,然后天南海北,却无须道别,只在心里盼珍重。十年,太久,也太匆匆,我甚至不敢信,我们之间已相识十年,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所以我应该谢谢这十年的守护与指教。余生那么长,请继续,我又厚脸皮了,不过没关系,我们之间从不需要掩饰。

然而,我们已有三年未见,尽管我从不承认我对他们的想念,但我还是想见一见他们,可每一次都错过了瞧上一眼的机会。但我知道哥哥还是白白胖胖的,有做官的才能与面相。小伙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变帅一些。还好,在不同的城市里,他们很好。而我,为了所谓的理想,选了一条艰辛的路,舍下了一些本该美好的东西,却收获了满城的风雨。坦白说就是凄惨的结局,虽然落寞,却并不后悔,因为人生总有缺憾,失去与得到此消彼长,从来都是公平的。因而,我们要珍惜所有的相遇,但也要遵从所有的失去。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不悲不喜,细数过往,然后一一收藏,放在心口最暖的地方。

窗外的雨似乎停了,南京的雨还在下,听说兰州下雪了。于是,我想再见时应该会是在落雪的季节,也可能再见时大雪纷飞,我们三个身着过膝的大衣,头顶落满了雪,然后找一处酒馆,举杯同饮,闲话家常,述说过去几年里人生的际遇,没有疏离。

只是,分别已有四年,我们还未一起在重庆的街头走一走,还未看一看秦淮河的风光,也还未在黄河的大桥一起吹一吹北方凛冽的风。海的味道带着淡淡的咸,我曾提着长裙在滂沱的大雨中狂奔,我曾想,自己努力的样子有多帅,我也曾做过一些幼稚的事,比如,我剪掉了自己及腰的长发,以为可以重新来过,好笑吧。

我还记得,哥哥笑话我的短发,像个幼稚鬼。是的,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好像没有长大。尽管如此,属于我们的十年已过,而下一个十年就在眼前。

拉莫三嗪可以治好癫痫吗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什么西安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