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对客人态度好一点别总是堆着一脸假笑蜡捏的一样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心情随笔

暮色四合,早春傍晚最后一丝光线在海边挣扎许久,不情愿的落了下去,留下一抹淡淡的粉色光茫。

光源银行的营业大厅里,仍然灯火璀璨,人来人往。

一个身穿蓝色竖纹职业装的女子斜眼看了一眼银行墙壁上的电子表,已经是六点十分,她轻轻拍了拍额头,便忙着整理东西准备下班。

银行的大厅里,一个清洁工已经用拖布缓缓清理着大厅里的尘土。柜台里,所有的柜员都在点库,点钞机忙碌地工作着。

每天下班前总有这么一阵愉悦的气氛让人有一种突然减压的感觉,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手里的动作仍然不停,眼神里闪动着一种活力,证明了此时的她韶华正好。

一个身穿银灰色西服,气质非凡的男子向银行柜台走去,走到一个柜台那里停下了脚步,手里的蓝色文件夹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稳稳掉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洛荷,今晚加班,将这份客户的资料给我整理出来,记住,我只要最关键的客户资产总额,其余的给我删掉。”男子命令式的口气,让人感觉到一阵阵冷气般的低压逼来。

男子正是光源银行的总裁唐政,三十八岁,丧偶,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他事业有成,无事劳心,所以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

洛荷抬眼看着唐政绷着的脸,心里就暗叫不妙,唐政低压式的眼神紧紧逼视着她,洛荷心一揪。

“唐总,我电脑坏了,你看明天一早把资料整理出来行吗?”洛荷脸上挂着职业微笑静静看着唐政,他那儒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洛荷心里一阵惶然。

所有的柜员都低头整理东西,生怕被唐政这个工作狂拦下加班,可是看到他已经找准了洛荷,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唐老总,最喜欢啃硬骨头,所有人都知道洛荷一向不加班。

看着两人对峙着,不由为洛荷捏着一把汗。

洛荷,光源银行柜员,是出了名的拒加班族。其实洛荷并不是不喜欢加班,只是加减乘除算过来,无论如何,加班的三倍薪水都比不过在酒吧卖出一杯火烈鸟挣的钱多。

唐政看着洛荷,看到她大大的眼睛里全是伪装的可怜,早拿捏住了员工这种偷懒的小把戏,斩钉截铁地说:“不可以……我今晚就要,八点之前。”

唐政做事,向来是只要结果,不听过程。没有点硬手段,怎么能做到总裁的位长沙癫痫康复军海砺攻勊置。

洛荷看到唐政转身,但盯着那个蓝色的文件夹,有如看着一个仇人一般两眼冒火,嘴里暗念:“没人性,资本家,大尾巴狼!”

私营企业,一向如此,为了充分利用人力资源,常常是一个萝卜多个坑。唐老总是出了名的吝啬,竟然从来不雇佣秘书,只是捡着这几个柜员轮流使唤,这个,洛荷心里清楚的很。

唐政霍地转身将一张表情复杂的脸贴了过来,盯着洛荷的衣服上的工号牌子:“洛荷女士,我着急要文件,你到底在念什么咒语呢?”

洛荷抬头看到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将身子往后拉远一尺,然后抿着嘴说:“我试试念咒语管用不,可是现在看起来,还是苦干比较合适。”

众人哗然,今天的最最强悍的洛大小姐,怎么会同意加班?

唐政一走,所有的人蜂拥过来,围着愁眉苦脸的洛荷说:“小样,不是嘴比鸭子嘴硬吗?今天怎么就服软了,只因为我们光源最难缠的唐老总来了,你就服输了?”

洛荷抬起眼睛来,狡黠地眨了眨说:“谁说本姑娘服输了?这里是两百元大钞,谁替我整理这个文件,这钱归谁,下次还补一杯拿铁咖啡。”

那百元大钞就在洛荷的手指间晃来晃去,所有人西安哪里的羊羔疯医院最好的眼睛都亮了。

要知道,在银行加班一小时,最多不过一百元,而这份文件最多一小时可以搞定,那可是钞票啊。

银行工作的人算术都是最好的,在衡量再三的情况下,有四只手同时伸过邓州市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来说:“我愿意!”

刀光剑影中,洛荷好不容易钻了空档出来,看着四五个人围着那二百大出其手,洛荷拍了拍手,说:“搞定。”

洛荷在更衣室里将梳着髻的头发散开,换掉了职业装,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纺衬衫,浅蓝色的裤子包裹着匀称而修长的双腿,一双深蓝色的高跟鞋更显得身材曼妙。

她不过二十三岁,长长的乌黑的头发,光洁的额头下面是一双带着与年龄不相否的深邃眼睛,细腻如玉的肌肤加上小巧挺直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倨傲,有几分妩媚。

她走出光源银行,眼晴里立刻充斥着红绿交替的霓虹。洛荷望了望被高楼挤的狭小的天空,自言自语说:“现在的人,都为钱奔命了!”

这时候,一辆黑色路虎从身边擦身而过,洛荷一躲,扫了一眼,却看到那车的车牌竟然是9473,这不是唐老总的车吗?

“资本家,自己走了,竟然叫我加班,没人性的家伙。”洛荷看着绝尘而去的车,眼前又浮现那张阴冷的脸,她嘟囔一句,一抬手腕,已经是六点三十分了。“糟糕……”

七点,洛荷要穿过半个城市,到达市中心一个叫梦幻林的酒吧里作侍应。滨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天的紧张过后,所有的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放松方式,迷醉的、清醒的、疯狂的,这就是所有人的生活。

可是她,洛荷,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利,只有被动的接受生活给她的一切喜怒哀乐,悲恐忧思。

洛荷的眼睛透过出租车微微带雾的玻璃向外望去,眼神有些涣散,淡淡的伤感笼罩,让她有一种出尘的忧郁之美,出租车在车流之中缓缓蠕动着。

“师傅,您能再快一点吗?我赶时间。”洛荷轻轻叩了叩椅背。

“小姐,车流高峰期,就算这车有翅膀也没地儿起飞。”司机幽默地玩笑。

洛荷跌回椅背,这下好了,二百元加上出租车费一百元,再加上迟到扣除五十元,今天的辛苦又白搭了。

都怪那个唐扒皮,雇秘书的钱都要省,洛荷一阵愤愤。路面的汽车几乎是一个交响乐团,各种喇叭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车依然是龟速往前行驶,让人心烦意乱。

滨海市中心。

梦幻林酒吧的标志别出心裁,用钢丝将这几个红色大字吊在半空中,海风浮过,那几个字随风轻轻摆着,霓虹闪烁,有如梦幻。

酒吧更衣室里,洛荷换了一件低领摸胸式的黑色紧身裙,将长发松松绕了一个发髻,浓妆艳抹后,她从一个倨傲的银行柜员,变成了一个妩媚性感的卖酒女郎。

“洛荷,你迟到了。”值班经理倚在门框上看着弯腰换鞋的洛何,用手指着腕上的手表点了点,兴灾乐祸地说。

洛荷不抬头,也知道经理的那副令人厌恶的表情,将高达十分公的鞋穿上,脸堆了假笑。“经理,我知道了,月底的时候我批准您可以扣我五十元的工资。”

值班经理哼了一声,冷冷说:“今天你负责203包间和207包间的客人,态度好一点,别总是堆着一脸假笑,蜡捏的一样”。

洛荷踩着高跟鞋,长长嘘了一口气,心中充满了无力感,但一想到弟弟妹妹可爱的笑脸,她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心中渐渐升起一种力量,随即她伸手推开那扇彩色玻璃门,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随即闯进了耳朵,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已经是爆满。

洛荷端着酒盘,穿梭在各种各样的人中间,不时地有人冲自己吹一个刺耳的口哨,洛荷充耳不闻。

到了一个包间门前,洛荷抬头看了看门牌203,深吸一口气为自己打气。

洛荷一手扶着托盘,一只手轻轻将门推开,里面坐着一群男人,身边还陪着几个妖艳的小姐,他们不知因为什么,正哄笑着。

一个短发圆脸的男子看到洛荷进来,斜睨了一眼她裸露在外的嫩白双肩膀,耸耸肩膀对另一个男子诡笑。

“大哥,这些个货色你都看不上,你看这个怎么样?是不是否合你的审美标准?”说着,向洛荷挤了挤眼睛。

一旁的大哥抬眼懒懒地看了洛荷一眼,见她俯身放酒,动作优雅,全然不像一个陪酒小妹,嘴角挑起一抹轻笑。

洛荷不为所动,静静放下酒就要走。

“别走啊妞,这里又没有老虎,你过来敬我大哥一杯酒,我给你小费。”那圆脸男子看到大哥喜欢,斜身侧过旁边的女子一把拽住了洛荷的手腕。

“先生,请您放开,我不是陪酒小姐。”洛荷脸色冷然,直视那圆脸男子的眼睛,如果知趣的人,自然会看到洛荷已经竖起来的尖刺。

“大哥,是个倔妞,真还是你喜欢的那种,怎么样,今天不会失望而归了吧。”众人一同哄笑着,圆脸男子更是使了一把劲,重庆癫痫病哪里治得好将洛荷一扯带到了大哥的面前,并将出去的路堵死了。

洛荷抬眼,见一个身穿红衬衫的男子盯着自己打量,又随即低下了头。

一旁的女子见了洛荷,知道她的脾气,俯身在大哥耳旁低语。“大哥,这个女孩子性子烈的很,还是不要招她。”

“性子烈?我喜欢,这样才好玩嘛……她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说着冲着洛荷扬了扬手中一沓钱币,从鼻子里哼着。“一个钱字,来,过来陪我一杯,这些就是你的了。”

洛荷看了一眼那钱,迅速的计算出那样的厚度大概有两千元,也就是说自己喝一杯就可以给弟弟妹妹赚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心里动了动。

那红衣男大概看出了洛荷的心动,拿起一个杯子将啤酒与白酒“咕咕”地倒满了一杯,胳膊一推将杯子甩到了茶几边上,食指摩擦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洛荷的表情。

一粒白色的药片在啤酒的泡沫之中渐渐溶解于酒中,红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歪着头看着对面犹疑的女子,似乎在想她会不会是自己手心中的猎物。

想了想,洛荷走过去,端起杯子气也不换地将一杯酒灌了进去,走过去,一把扯过那人手中的钱就要走。

“诶?我大哥说让你走了吗?”圆脸男子睁大眼睛,挡住去路,俯身看着低一头的洛荷。

“是他说,喝了酒这些钱就是我的,不会说话不算话吧。”这样的场面洛荷见多了,多数的时候只要自己一脸冰霜,那些人自然识趣地让开了。

可是今天……

不会又遇到没良心,没道德的人了吧,洛荷心里嘀咕。

红衣男往后一仰,整个身体舒服地陷进了白色皮质沙发的靠背里,吸了吸鼻子看着洛荷。“还真有点个性,喝一杯酒气都不换一下,我这还有四千,再喝一杯,这些也是你的。”

洛荷听到这话却没有转身,好朋友叶子常说,钱是人家的命是自己的,你有命拿还得有命花。“对不起先生,我酒量不好,再喝多了会撒酒疯,样子不太好,还是不扫大家的兴了。”

说着,躲开圆脸往出迈去,门没有关。这是自己当侍应的经验,只要门开着,这些人总会顾忌外面人的眼光,不会纠缠太久。

圆脸看到洛荷要走,一把扳住了洛荷的肩膀,黑色抹胸短裙上唯一的一条吊带,被他扯断了。

“我还要工作,请你放开我。”洛荷觉得肩膀吃痛,转脸见四根手指紧紧扣在肩膀,高声说了一声。

阅读全文请搜索头条号: 微蓝悦读 关注后,查看最新动态。本书编号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