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比纤纤柔荑更美的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修真小说

(摘自意林)只要你与我的握过一次手,便会理解我十分敬重她的原因了。

二十四年前的少女,我爱慕她的一切,唯独忽略了这双笨拙的手。这双总工程师女儿的小手,纤细得很,会写欧体蝇头小楷,会拉手风琴,会开处方单,还学会了极灵巧的无痛注射法。既然如此多才多艺,为何还要说它笨拙呢?原来手有手心和手背之分,任何事情都有两个方面,这双手也确实有着笨得惊人的地方。它绝对不会缝衣、烧饭、持家、理财。

我初次认识这双手,是它给我打针的时候。手无言而敏捷地拿起镊子,夹起碘酊棉球,涂抹在我肩臂的三角肌上,再用酒精棉球擦去黄褐色的碘渍,皮肤刚感觉到一些凉丝丝的快意,那注射器的银针已像光一般快速地扎进了皮下十毫米处;继而是极耐心、极缓慢地推进药液,还用一支消毒牙签在针头四周的皮肤上轻轻移动,痒丝丝儿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果然一点儿也不痛;就在这痒丝丝的搔挠之际,又极快速地将针拔走了。于是,这双手使我相信了世上真有无痛注射法。

我喜欢这双手,始于那娟娟小字。委婉之中藏着笔锋,一字不错,一笔不苟,连标点符号也一个不缺,满纸珠玑,这样的书信,还没读,就可爱。

我欣赏这双手,由于那悦耳的琴韵,明快的节奏。我听得懂每一个由衷而发的句子,看得见琴键上力度均匀的手指跳动。

这一切,都发生在可爱的1956年,在我开始熟悉这双手的那个美好年度里。

随着岁月推移,这双手逐渐暴露了它自身的重大缺陷:不会送礼,不会“炒买炒卖”,更不会写坑害别人的文章。这几件技能,手都不会。于是,这双手就去插秧、割草、撸锄头把儿了。在严峻的生活中,手也学会了许多新技能,取得了脱胎换骨般的巨大进步,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多面手:劈柴,捏煤球儿,补衣裳,粗粮细做瓜菜代,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

这双手也有许多同胞,或云兄弟姐妹们,名字是眼、耳、口、鼻、心、肝、发、肤。我最先爱过明媚的眼睛,后来眼睛失去了光彩,没有了。我也爱过乌黑油亮的秀发,后来它花白了,染也无光泽,没有了。总之我爱恋过的一切,都变了样儿,都没有了。岁月留给我的,唯有这双手。

手也变了。它已写不出秀丽的蝇头小楷,因为它的姐姐——眼睛已无光彩,它自己又患了一种顽症,经常处在微微的颤抖之中,就只能写几行扭曲的蝌蚪文了。它已忘却了无痛注射法,因为它的哥哥——心儿已经迟钝,体察不到打针那种小小的痛苦,就只能刺得病人龇牙咧嘴了。

我可怜这双皮肤粗糙、形同干姜的手。我赞美这双任劳任怨、为全家操劳的手。其实,我也有一双手,为何不替干姜手分担一部分家务哩?我刚要动手淘米洗菜,就被干姜手拦住了。手是有思想的。干姜手长年累月地操劳,好像对握笔杆的手说:“牺牲一双手,才能保住一双手!”()

孟州市哪里治癫痫病南京癫痫治疗医院吉林市癫痫哪里能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