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马大哈”趣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重生小说
(一)
   陈大蒙,本名陈新邦。因为说话办事有一点连唬带蒙的,所以人送外号“陈大蒙”,他也不在意,自己也自称“陈大蒙”。久而久之,“陈大蒙”就叫开了,人们反而忘记了他的本名。陈大蒙可是四平市城乡结合部响当当的名人。
   陈大蒙出名的原因有三:其一,陈大蒙从小家里出名的穷。因为爹妈生了10娃,还有爷爷奶奶,一共14口人,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其二,陈大蒙在外地骗了个漂亮媳妇。他托人在区建材厂干上了临时工,开始只是车间的普通工人,但是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获得了领导的重用,干上销售员这个不用干活坐办公室的美差。由于家里穷,28岁了也没有人给介绍对象,他也主动追求同厂的姑娘,被追的姑娘,吓得连班都不干上。但是令全厂上下意外的是,他居然在经常公出的外县,领回了一个比自己小6岁且十分漂亮的姑娘李彩玲做媳妇。到底是怎么获得姑娘芳心的?他闭口不谈。有人问李彩玲,李彩玲说:”到老陈家,我才知道我被骗了!”;其三,97年的时候,建材厂倒闭了,他没有像大多数工友们一样出去打工,而是东挪西借凑钱以废铁的价格,买了厂子里陈旧的设备,在四平市的城乡结合部租了场地,自己开起了建材厂。原来厂子里生产什么还生产什么,卖到那里还卖到那里,刚起步的几年效益一般,这几年到处搞房地产建设,建材产品效益非常好,他成了远近有名的私企老板,养了一百多号人。
   陈大蒙已经48岁了,岁月的风霜,虽然染白了他的双鬓,但是看上去依然精神抖擞。42岁的李彩玲,谁看都说不像,给人个感觉也就30多岁的样子,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词汇,用在她的身上还早得很。
   早晨,建材厂经理办公室里弥漫着严肃的气氛。陈大蒙和妻子李彩玲在办公桌前相视而坐。
   好几天了,陈大蒙都是愁眉不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彩玲知道老公为什么事犯难,就小声地问:“大蒙,后院厂区门卫更夫的岗位不能老空着,老刘不干了,得马上找一个呀?”
   陈大蒙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老刘不就拿了厂里几块废铁郑州癫痫病好的方法吗,你干嘛不依不饶的,这回好,人家不干了。你倒是找一个象老刘那么负责的更夫来呀。”
   李彩玲不服气地加重语气反驳道:“咋地?老刘看别人是看的挺紧的,那也不能监守自盗呀?”
   陈大蒙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见老婆有一些生气就不言语了。
   过了好长的时间,突然陈大蒙一拍脑袋站起来喊道:“有了!”,
   一惊一乍的,吓了李彩玲一跳:“怎么了?精神病犯了?”
   “更夫有人选啦!”陈大蒙的脸色已经转怒为喜了,
   “谁呀?”李彩玲好奇大蒙怎么突然来了灵感?
   “咱们老建材厂原来保卫科的马本正啊!”,陈大蒙也佩服自己的脑袋有一些沾沾自喜。
   “谁?马本正?不就是外号‘马大哈’的马本正吗?他不退休了吗?整天喝大酒,云里雾里的,让马大哈给咱们看厂子,好几百万的财产交给他?你不是吃错药了吧!?”李彩玲将信将疑。
   “是的,就是马大哈,我记得老厂长亲口说过他是当保卫科长的料。”陈大蒙斩钉截铁地说。
   “你想好了?”李彩玲知道自己老公想好的事情,怎么劝都没有用,老公提出开建材厂的时候,自己就坚决反对过,磨破了嘴皮也没劝了老公这头倔驴,所以语气和缓了许多。
   “是的,我现在就去找他。”陈大蒙丢下这句话,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李彩玲想起身拦他,又坐了下来,耳边响起了陈大蒙发动轿车的马达声......
  
   (二)
   下午二点多了,从午睡中醒过来的李彩玲,又听到陈大蒙轿车的马达声。
   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陈大蒙站在门口伸着左手做出请进的动作,一个六十二三的岁、身高一米六十左右看上去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头,一瘸一拐地走进办公室来。
   陈大蒙为李彩玲介绍道:“彩玲,这就是马大哥,我是好说歹说才把大哥请了来。”。
   “快请坐,请坐!”李彩玲急忙起身迎接道。
   “我只是答应先来看看的,看完了才能定。”马大哈一脸严肃,也不正眼看李彩玲。
   李彩玲为马大哈倒了一杯茶水,就拉着陈大蒙的衣服往办公室外面走。
   在办公室门外。
   陈大蒙笑嘻嘻地问:“怎么了?”
   李彩玲有些生气地反问:“还问我怎么了,原来马大哈也不瘸呀,这咋还瘸了呢?”
   “我也不知道马大哈瘸了,我上他家的时候,他在炕上坐着呢,好不容易商量好了,下地了我才看出他脚瘸了,我问他怎么搞的,他说是去年交通事故留下的,现在不碍事了。”陈大蒙解释道。
   “啥不碍事呀?不碍事不也是腿脚不利索了吗?这也能当更夫!要是来个小偷他是能打过呀还能撵上呀?”李彩玲的话中明显带有嘲讽的味道。
   “我一个大男人说话得算数,吐口唾液也得成丁呀,这个事情先这样,让他先干几天,他自己觉得不胜任就自然蔫退了,你说呢?”陈大蒙虽然使用了“你说呢?”好似商量的词语,但是其口气和坚定的态度是不容质疑的。
   知夫莫过妻。李彩玲深知老公的脾气,也就不说什么,点了点头。
   见陈大蒙夫妻在外面嘀嘀咕咕了半天,才回到办公室。马大哈哈哈大笑,说:“你们是不是担心我腿脚不利索不胜任呀?”
   “不是,不是。”陈大蒙夫妻涨红着脸连忙解释。
   “不是就好,我身体就是这么个情况,信着我,我就好好干,信不着我我现在转身就走。”马大哈并不领情,还拽起来了。
   “马大哥,这话就唠远了,信不着,能去请你吗,我历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陈大蒙一脸坚定。
   “好吧,既然你陈大蒙信着我了,那就试试吧,我老伴也走好几年了,自己也怪孤单的,有个事干也省的一天到晚没黑没白的喝大酒,不过你陈大蒙可是鬼子六,不管你有多少心眼,别在我这耍啊!”马大哈丑话说到了前头。
   “谁敢和你耍心眼呀,谁不知道你‘马大哈’眼睛里不揉沙子呀,我们去看看你工作的更房吧!”陈大蒙一不小心脱口说出了马本正的外号“马大哈”。
   “你这么叫我,我才高兴呀!说明你虽然发达了还和过去一样,把我当哥们看呢。”马大哈“哈哈哈......”跟着陈大蒙去看更房。
   所谓的更房,就是建材厂的门卫室。整个建材厂是租赁一个倒闭的国有企业的厂房和院落,四四方方的院子,四周是用红转砌的两米左右的高墙,院里几排高大的厂房是生产车间和仓库,进出建材厂的车辆和人员,都必须经过门卫室旁的大门才能通过。马大哈在陈大蒙的陪同下看一遍了厂区,看完门卫室他说:“还可以,很严实嘛。但是这个门卫室得改一下。”
   “改什么?怎么改?”陈大蒙一脸不解。
   “你看看,这更房大山有窗户,前脸有窗户也有门,后墙却是死的,这不行呀,影响通风呀?冬天在屋子烧炕呛死我怎么办?后墙得开窗户啊!”马大哈说得阵阵有词,嘴角冒着白沫子。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陈大蒙一口应承着。
   李彩玲听说马大哈要求在门卫室后墙扒建一个窗户的事情,气得直咬牙,愤愤地说“你个马大哈,你是来享受的?还是来打工的?”
   李彩玲这一点做的最好,就是只要是老公在外面决定的事情,她从来都是照办不误,必须维护老公的威信和尊严。
  
   (三)
   一晃,马大哈在建材厂当更夫一个多月了。陈大蒙夫妻也没有觉得他与老刘有什么不同,也是晚上在固定的时间,拿着手电在厂区巡视二次,完了回屋睡觉。
   倒是陈大蒙的远方亲戚车间主任冯德林观察得细,向陈大蒙夫妻反映了三个重要情况:一是原来老刘当更夫的时候,门卫室屋里的灯永远亮着,即使老刘睡觉了,人们一看就知道有更夫在值班。马大哈可不一样,他晚上巡视完了,就把门卫室屋里的灯关了,只保留门口雨搭下那个小灯;二是车间设备维修淘汰下来的小的废铁,都让他直接拿到门卫室了,不知道要做什么;三是马大哈没事特别愿意和车间工人们闲聊,个个称兄道弟的,才来一个多月没有他不认识的。
   陈大蒙听了车间主任冯德林的汇报,沉思了半天,只是淡淡对冯主任说了一句:“知道了。”
   李彩玲面露不悦,见老公没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一天下午,李彩玲陪客户吃完饭从饭店回到厂子,看见一个收废品的三轮车停在门卫室的门口,马大哈正和收废品的人说着什么,她也没有在意就回到经理办公室。冯主任立即跟进来,说:“老板娘看到了吧,马大哈把他积攒的小废铁都卖给收废品的了,钱装进自己腰包了。”李彩玲从办公室的后窗望出去,可不马大哈正往腰包装钱呢。
   李彩玲火冒三丈,抄起电话就给公出在外的陈大蒙拨了过去:“你找的什么更夫?比老刘还甚,大白天就敢把厂里的铁卖喽,中饱私囊。”不等陈大蒙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你知道我曾爱着你/你知道我还想着你/离别时说好的不哭泣/为什么眼泪迷离/分手时含泪看着我/到现在你是否记得我爱情的故事分分合合/痛苦的人不止我……”陈大蒙把电话又打回来,李彩玲的手机“红尘情歌”的彩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就是不接。
   三天后,陈大蒙回来了,听李彩玲把马大哈的罪过诉说了一遍后,又沉思了一会,还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
   ……
   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是马大哈当更夫三个多月的时候,厂子里出了一件失盗案件。一台需要维修的四级17KV异步电动机,半夜23点的时候,工人刚从设备上拆下来,放到维修班两三个小时就丢失了,价值5000多元。
   厂子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失窃案件。冯主任清晨5点多一上班就发现了电机丢失了,一个电话,惊醒了陈大蒙的美梦。
   陈大蒙夫妻连脸都没有顾得洗,就风风火火地从家里赶到厂里,见马大成年人得了癫痫要怎么治疗?哈和冯主任都在厂门口站着,没好气地说:“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到经理办公室,没等陈大蒙发脾气,马大哈抢先说:“你先别发脾气,这个事情我单独和你说说,让其他人都出去。”
   陈大蒙见马大哈若有其事的样子,就挥挥手。李彩玲和冯主任知趣地出去了。
   马大哈凑到陈大蒙耳边小声地说:“我怀疑是三班班长李和干的。”
   “是吗?有啥根据?”陈大蒙不信,因为李和是厂里的骨干,技术相当过硬,在厂里干七、八年了,自己待他不薄呀!
   “我也是猜……”这个事情这么、这么、这么地……马大哈一顿耳语,陈大蒙频频点头。
   李彩玲和冯主任把耳朵使劲贴在办公室的门缝上,也没有听出子午卯酉来。
   陈大蒙在前面走,马大哈一瘸一拐在后面跟着,一直走到郑州好的医院是哪个呢轿车前,开车门上了车,李彩玲和冯主任这才如梦初醒,冯主任跑到车门处问:“你们去公安局报案呀?”
   “别管了,一会就知道了。”陈大蒙说完,拉着马大哈一溜烟没影了。
   还不到六点,陈大蒙和马大哈就到了离建材厂也就三四百米的李和家。进了院里,马大哈直奔仓房和柴草垛,陈大蒙推开了李和家正房的屋门。李和睡得正香被媳妇叫醒,李和看到老板出现在眼前十分惊愕,不知所措地说:“老板找我有事呀?”
   “啊,我听说你家孩子病了,治疗需要很多钱,所以来看看……”陈大蒙淡定得很,坐在炕沿上和李和聊了起来。
   马大哈从外面进来,李和见了故作镇定地:“马大哥也来了。”
   “是呀,我也来看看你,咱们厂子昨天晚上丢失了一台电机,我一喊那个贼跑了,听说你捡着了,暂时在你家保管着吧。”马大哈一字一句,好像编故事。
   李和一下怔住了,突然一拍脑袋好像回忆起什么:“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怕在你家丢了埋在柴草垛地下了吗?”马大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是呀,是呀,我捡到厂子里的东西可不敢在弄丢了”李和整个脸都是红得发紫。
   李和与马大哈从柴草垛地下一米多深的土里挖出那台丢失的电机,一起抬着装到轿车上,一同回到厂子里。
   李彩玲和冯主任见电机找到了,急忙说:“怎么找到的?”
   “别问了,被小偷丢在半道了。”陈大蒙轻描淡写地说,也不作过多解释。
   见李和与马大哈把电机送到维修班,从车间里出来,就对李和说:“到我办公室来趟。”
   办公室里,李和浑身颤抖地站着。
   陈大蒙一眼也不看他,拉开抽屉,查了一打钱,递给李和说:“家里有困难就找我,可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呀,这1000元,你先拿着,以后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
   李和流出了眼泪,不敢接钱。
   “让你拿,你就拿着,还是老爷们吗?”陈大蒙把钱塞到李和的手里。
   李和攥着钱,已经泣不成声......
  
   (四)
   又过了三四个月,厂子里又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件。一件价值2000多元的空气开关,眼看着被人偷走了。这回整个失窃过程,被值班的冯主任看了一清二楚,于是他狠狠地奏了马大哈一本。

共 6685 字 2 页 首页12
沈阳的癫痫病医院nput type="hid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