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恰逢】当时只道是寻常_26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重生小说
题记: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   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薛涛《笔离手》      一、独背残阳上小楼   冰封的旭日在春雨的迷蒙中黯然退场,阴霾的记忆,随着三番两次的欺骗被滚滚泪水埋葬。低沉的暮色在忧伤里被心中的怒火焚烧殆尽,风在嘶叫,雨在骤打。心在风雨飘洒中摇摇欲坠,我的心飘啊飘,摇啊摇,不知道何处才是自己能够安全停泊的港湾。   无力的东风在漫卷着凄怆的心事,那些心如蝶舞的浪漫史自伤切的音乐里远远传来,心再一次无端被宣判死刑,那些惨不忍睹的梦境自清醒的心碎中跌成片片花落。   独背残阳上小楼,伫立在冰冷的风雨中,任那无情的风雨一阵阵地摧打着自己瘦弱的双肩。孤苦伶仃的树梢上开满了一丛丛的新绿,那些还未来得及等到花开的小叶片就在风雨交加的动乱里慢慢地失去了生机,成为春天里的第一场祭祀的祭品。   往事悠悠,被紫薇花打扮的妩媚恋曲,在不离不弃的光阴里打捞那浮光奕彩的屐痕。那时全身心焕发着无知的激情,从大脑到血液里,无不融进你那飘过云彩的动人话语。   流年飞逝,闪烁如蝶的睫毛上始终不能挽留住你那颗飘浮不定的心。当一切激情燃烧尽,那剩下的灰炽至今还在炙烤着滚烫的心。      二、真成晴度可怜宵   你在天之涯,独自承受茫然四顾的纷扰,慢慢地咀嚼着人生反复无常的忧伤。   我在海之角,默默回味宁静夏天的诱惑,细细地回味着爱情如蜜如甜的歌吟。   真爱无价的旋律在潮声的来来往往里渐行渐远,那支缠绵悱恻的追妻进行曲终于在人去楼空里失了尾声,而那份独醉一生的余音,却并未走远,它还响彻云霄,响彻心底。   来到昔日离别的渡口,那如梦如幻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个曾经一怒为红颜的人已经成为历史洪流里的一个代名词,属于我的独特情感体验,却在重拾芳菲中重新萌生。   倘若月下老人肯垂悯,那么我情愿折尽自己的阳寿,只为了再次与你共弹一曲《梁祝》,让那滔滔不绝的爱恋奔流在心海依然醇香,依然浓烈,依然甜醉。   真成晴度可怜宵。如果我的真只能换来你的假,如果我的真情实意只能换来你的虚情假意,那么我只能埋怨自己识人不清,我只能埋怨自己过于相信别人。   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吗?泪水依然如昨那般咸涩,心痛依然如昨那般纠缠,再也不见那个细心呵护的人,再也不见那张心疼极至的脸,再也触摸不到那颗温热滚烫的心。   星光带着玫瑰的笑靥从窗外飞过,那是属于你的独特的味道,真爱一生,真爱久久。原来,你送我的玫瑰也会凋谢,原来那飘逸的花香只能在微笑里停留片刻。      三、别绪如丝睡不成   迷人的夜色在愁容满面的心事里掀起了阵阵离情别绪,星光变暗了,月色变淡了,在下定决心要离开你后,所有的风景在眼前变得不堪一击。那些亲昵的耳鬓厮语自曲径通幽处徜徉,自梦海情园里踯蹰不前,而送来阵阵微风的你,已经不在身边。   真想化身成为蝶,躲进诗国里成眠。真想一觉醒来,爱的真谛就在身边鸣响,真想一觉醒来,亲爱的你还守在我身边,真想一觉醒来,所有的误会都在雾里看花中拉清距离。如果可以,我宁愿就这么了无牵挂地睡去,再也不会因为你的风吹草动而变得喜怒无常。   把离别的愁绪一缕一丝地从作茧自缚里抽出来,慢慢地回味幸福洪流中的点滴甘甜,那光滑如丝嫩如油的爱莫能助经常在手足无措的我耳边潜移默化地产生神奇的作用,爱情的滋味就像你最钟爱的咖啡,带着滚烫的甜蜜的滋味迅速地抚平我内心的伤楚。   带着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万般无奈,你把自己的所有关爱化为了雨巷里那把精致古雅的油纸伞,不远千里地从北之涯寄到了南之边,你说希望它能为我挡住生命里的所有风雨,你不知道,我为了这番话激动得睡不着,心里像打了兴奋剂一般,怎么也不能安眠。      四、一片伤心欲画难   那把别出心裁的小伞现在还崭新的放在我内心最宝贵的一角,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我才会悄悄地把它打开,即使是在万里无云的晴空,我也期盼有朝一日,我能够与你相逢在那江南烟雨的悠长悠长的雨巷里。   曾经为了见到我一面而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的你,此时此刻,是不是又重施故技,在哄骗另一个无知的女孩子了?我很想相信你的真,你的诚,可是,残酷的现实常常让我从头冷到角,善意的欺骗是必须的,可行的,恶劣的哄骗则是让人痛不欲生的。   也许,我本多情,我本善良,也许,我不舍得伤害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所以,我相信别人也舍不得这样无情地对待自己,无论网里网外,我遇到的朋友都是值得信任,值得交心的。我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你身上,期盼我能度过这最后一场劫,谁知道,我还是渡不过去。   一片伤心欲画难。我该怎样才能让你相信我对你的心有多真,有多重,也许,看惯了人间无常的你,早就习惯了离别无常的悲剧,因此,你可以轻易地把再见放在嘴边,你不知道的是,我经常在一个人的街头默默地流着眼泪,我总是祈求上苍能再赐给我一个重聚的机会,但我总是在失望与无助中变得冷漠,变得无情。   “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也许,我就是你手中那根已经用秃的笔,现在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把它轻易丢弃,但我不是那可怜又自作聪明的薛涛,没有了你,我一样可以过得很自在,我的眼泪只有懂得真情的人而流,我的心只为懂得真爱的人而开。真诚地祝愿你以后的日子过得越来越风流快活!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可靠吗沈阳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