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心里泛开了“花儿”(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重生小说

家是避风的港湾,累了、苦了、痛了你都可以在这里停歇;家是温暖的卧室,你的失意、你的伤心、你的喜悦这里都可以收纳;家是人生旅途开始的地方,你的路、你的性格、你的一切都从这里起航。

——题记

一、我在痛,你痛了吗?

“妈妈,我这次没有考好”,“啪”一巴掌已经甩到嫩嫩的脸蛋上,随着风吹起了那张每科都是80、90的成绩单。泪早已忘记流下了,心却早就犹如刀割般痛起来,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捂着红了的脸,用那口水滋润滋润发麻的脸颊,倔强的转过脸。回过头看着那并不怎么亲的舅妈劝解着我那亲爱的妈妈,我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的心在滴血,我想逃离这个所谓的家,这些所谓的亲人。

当小伙伴们在未上学前,在家门外嬉戏玩闹,那欢快的声音刺激着趴在地上默写汉字的我,我渴望逃出这个“牢笼”、我渴望可以释放天性、我渴望真正快乐的童年。然并卵,我没有如意,只有不知疲倦的学习,我像个机器一样沉浸在书海里,幸好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天性调皮,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像男孩一样“上墙扒瓦”玩到天黑,等待我的不是温暖的炕,而是肆意的谩骂和进不去家门的恐慌和害怕,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蜷缩着单薄的身躯,冷风无情的袭击着贪玩的我,我冷的快没有知觉了,于是,脑袋突然一亮,我爬上了家里最矮的墙(青海的农村是四合院式的院子),我拖着麻木了得身体走进房门,我看见了我的家人凶残的指责者我,我的母亲甚至拿了把刀过来,她说我就是贼,是家贼,我这样的祸害,即便拿把刀架在脖子上也没用。我跪在冰冷的地上,颤抖着的身体丝毫感觉不到炉火的暖意。我的奶奶抱着我,我的身体暖了,但是心更冷了,因为她也骂我,说我是祸害,是畜生。我犹如没有灵魂的躯体,躺在了有点烫的热炕上,到第二天,我的身体依然是冰凉的。那时候,我才8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家人不爱我,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于是,我拼命的做好每一件事情,8岁,我学会了做饭,9岁,我带刚出生的妹妹,12岁,我开始挑水,13岁,我跟着爸爸去地里拔油菜。我越来越懂事,但是也越来越孤独;我越来越想做好每一件事情,但是好像永远达不到我家人的要求。我想离开了,可是小小的我又能去哪里呢?

可能天生是个祸害,家人不爱、同学不亲,同学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真正爱我、关心我的朋友。我孤单的上了初中,我天生是个好强的人,我用自信、勤奋、努力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而这份骄傲却只在于学习上。为了家人要求的第一,我成了一个只知道学习的人。所以,你总能看见:白雪地里、灯光下的那抹身影;你总能看见:大雨倾盆、不知闪躲的那个人。也许你会说:你傻呀。那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那种在三个夹缝中求生存的无奈和迫切。因为学习,我忽略了交际,也可能是我本身就是找黑体质的,我用心去指导那些问我题的同学,我跟他们很讲义气,但是很多人都不喜欢我,都开始排斥我,我被孤立了。我开始害怕这个世界,我想到了自杀,然而命不该绝,当我吃了半瓶安明药时,轻合上双眼,做好了准备去过奈何桥、见孟婆。当次日清晨的阳光射进我的被窝,当母亲的谩骂渐渐入了耳膜时,我睁开眼,绝望的狠捶了几下床单。愿望即灭,生活仍得继续,可是面对那些痛苦,我怕了,而心底有份恨意慢慢滋生,在每一次的折磨下越见强大。可是生则活、活则生,你只能厚着脸皮去继续承受上天安排好的路。

二、妈妈、对不起

“你语文分数:120;数学:57;英语:69;是大专,总分……”大专,大专,我在嘴里默念着大专,身体早已经僵住,我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我只知道完了。我花了30分钟的时间走过3米的路,躺在了30公分的沙发上,用了3分钟的时间来消化。我像个死人一样在那条沙发上沉睡了3个小时,该来的终究会来,逃不掉的,当我告诉我的母亲我考了大专的时候,她愣住了,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谩骂,我其实已经习惯了,只是觉得意外的是她没有打我。她让我说没有考好的原因,我就好像嘴上被涂了502,我想告诉她,她给的压力太大,我在高考前焦虑、紧张、失眠,导致考场上睡着。但是我没有说,我不知道说了以后会怎样,我抗拒着、沉默着。高考后的那段时间我就如同一个易碎的玻璃,稍微一碰,心就会碎;我又如同一夜之间长大的树,微笑着承受着那些曾经把我捧得很高的人们的各种话语。我想我是长大了,我学会了忍耐、我学会了坚强、我学会了隐藏、我学会了自闭、我学会了孤僻。

高考失利就意味着你不能上好大学,而对于我这样一个众人眼中的学习佼佼者来说,考不上好大学就会有很多的流言蜚语,不过幸好,我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帮了大家很多,所以我没有听到过任何对我的诽谤。可能我不在的时候会说吧,但是我并没有听见不是吗?又何必去在意。我是个善于观察的人,我寒暑假回家也没有发现别人对我的异样,只是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我母亲的变化,从前的盛气凌人已然不在,从前的多话变得沉默,从前的骄傲变得唯唯诺诺。看着这些变化,我开始恨我的不争气,我的自信早已被生活毁灭,我拿什么来拯救那个傲娇的女人?来救赎自己?

都说我比同龄人成熟,可谁知道我承受着同龄人不曾经历的一切。人生总是会面临很多挫折、很多磨难、很多迷茫,我用大一俩学期的时间沉沦了失去希望的自己,那时候我一学期只有3000块钱的生活费,包括吃穿住行用,我看着舍友漂亮的衣服、精致的美食,我只想趴在床上沉浸在书海里,冬天的时候,虽然有暖气,但是地处西北的陕西依然很冷,我蜷缩在那张薄薄的床上,用秘密武器来获取热源,我忍受着饥寒交迫、忍受着华美服饰的诱惑、忍受着刺激味蕾的美食的诱惑,看到这,你该说了,你可以向你家人要钱啊,不,我不会,换句话说我不敢,还记得有一次学习要交书费,我用颤抖的声音向家里要钱,我爸发短信说:你就是吸血鬼,不停的像家里要钱,你就像拿把刀往我身上割。我哭了一夜,喝了4瓶啤酒,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要过钱,不过从此以后开始了一段坠入深渊的生活:上课睡觉、晚上通宵看小说、周末吃一顿饭、偶尔去打篮球,我的生活就这样,没有目标、没有梦想、没有生气、没有活力。唯独让我花了精力的是写作,每天都在写,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在笔墨之间,白纸之上,我从小就喜欢写,我用文字来抒发痛苦,用文字来记录心情,我爱着他,因为我知道,不管世界怎么变,他都不会离我而去。我写了大概60多篇文章,而真正上报的只有20多篇,还是我不认为是精品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都是自己的“孩子”,怎能厚此薄彼呢?

我终究是个不安分的孩子,我坚定的报了成人自考,我用自己的毅力坚持着别人认为很难做到的路,可是再难再苦都没有关系,只要你的信念够坚定,你有梦想,你就能走的很远,就能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我始终相信,只要心里的光不灭,你就有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

三、 欠债——还债

有人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有人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

我说:父母是来为孩子铺路的,儿女今生是来还债的。

每个人的出生都可以有很多种理由来讲述,脱胎转世也好、男女爱情的结晶也罢,受苦的还是即将做母亲的女人,身体的撕裂、疼痛换来一条血脉消融的生命,到底是快乐的还是不幸的呢?

从孩子出生以后,含辛茹苦的抚养长大,既要跟上现代高速增长的物价,还要满足孩子的精神需求,父母其实也不容易不是吗?特别是农村的父母,收入远远支付不了高额的支出,还要与时俱进,盖新房、买汽车等等,要是有男孩还要娶媳妇,高额的彩礼、房子、车子等一系列的问题都牵扯到钱。有时候看见父亲日渐消瘦的身躯心里酸酸的,于是我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为家里置办了几件家具,给家里办年货、买衣服,很多人都说我懂事,我是觉得我其实就是来还债的。前20年他们为我们付出了很多,不管他们如何待我们,我们都应该用余下的时间来偿还他们曾经的付出。

自从毕业开始挣钱以后,我选择了一条不顺的路,我毅然辞去稳定的化工厂的工作,开始了记者之行,我花了1年的时间说服了父母,终于可以安心工作了。而就是这毕业的不到2年的时间里,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份我一直想要的温暖和和睦,我用自己的行动感动了他们,他们用关切的话语消融了我对他们的恨意。我想我成功了,上帝看到了我的努力,终于为我打开了那扇渴望已久的门。

20年以来习惯了他们的高要求、低评价、不满意,突然之间的关心、心疼让我感觉不适应。而我就是那种心软的人,为了还债,每次回家不管什么情况我都会拿出300左右的钱为他们买很多他们爱吃的东西,每次回家晚上都会陪他们很久,虽然我知道比起他们给我的,我做的远远不够,但我会用行动去告诉他们我爱他们。

血缘这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只要你用心呵护,所有的痛苦都将随风消散。亲情就是这么美妙,只要你不放弃,总有一天你将收获幸福。家人是这世界上最会疼你、也是最会伤你的人,他们为你铺好了三分之一的路,你就得拿下半生的时间来偿还欠他们的债。

南宁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是哪个癫痫与平时生活习惯有关吗安徽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